Back to Top

一个人的征程——我的转系经历(qingdi)

guo  2016.05.13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094

我的转系经历比较曲折,尝试过两次,一次失败一次成功。这两年经历了被误解、被排挤、被嘲笑,当自己真正转系成功的那一刻,反倒有种说不出的平静。

对北大中文系的执念贯穿了我的中学时代,但由于高考数学发挥失常,纵然语文成绩全省第一名,我以总分两分之差与期待已久的专业擦肩而过。还记得高考出分后,父母带着我去招生组住的宾馆咨询,父亲将我从小学到高中发表的所有文章一一摆在宾馆的床上,展示给招生老师看,却还是没有得到中文系的承诺。当时我已经18岁了,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在一瞬间哭得不能自已,一向坚强的母亲也掉了眼泪。

后来,我依然将第一志愿填为中文系,剩下填的几个专业已经不记得了。录取结果公布后,被调剂到艺术学院艺术学专业。师兄师姐说,虽然学院人少,但非常温暖。初入大学的我很不适应新的生活方式,我带着高中时的价值观,因此很不理解身边的同学熬夜刷美剧、翘课、泡吧,他们不专心读书。我很难相信,想象中的北大竟是这般模样。宿舍的其他三个同学都外向活泼,只有我显得拘谨老套而格格不入,久而久之,隔阂自然在所难免。我害怕自己会“堕落”,转系的“贼心”又不死,于是我每天尽可能在教室和图书馆自习,很少呆在宿舍。加上我平时习惯晚上12点之前睡觉,而室友们常常后半夜23点才睡,作息时间的不一致又产生了一些摩擦,我很自然地被孤立了。大一那年,尴尬的宿舍境遇确实成为我转系的重要原因之一,个中滋味,难以为外人道也。最痛苦的那段日子,我最渴望的其实不是转系,而是换宿舍,避开那些嘲讽和白眼,还有背后的议论。每天夜里,我一个人走回宿舍,忍不住想抱住宿舍楼前的大树痛哭一场,因为自己实在不想走进那个让我压抑、难过的房间。我不敢告诉别人,只能自己默默忍受。

大一上学期有一次转系的机会,我顺利地通过了初审,却因为笔试成绩不理想而没有被中文系录取。我至今记得知道结果的那天,是周四下午,阳光很明媚,我去静园五院问教务老师,教务面露难色,遗憾地通知我没有成功。我当时那么有自信,根本没做失败的心理准备,甚至在一瞬间根本不相信这样的结果,我愣了许久。走出五院的那一刻我还很平静,却在踏入静园草坪时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难过,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哭了很久,一直到天色渐暗,周围响起窸窣的虫鸣声和吉他声。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结果,我要怎么面对身边人更尖刻的嘲讽?怎么面对向往的幻灭?怎么面对我的父母和老师?

无论如何,我熬过来了,不得不说,父母的理解和包容让我有勇气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他们安慰我说,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以后来日方长。就这样,我装作很坚强的样子继续我的生活,将失败的阴影巧妙地包裹、隐藏。接下来的日子,我学着尽量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努力地学着专业课,并且选修了中文双学位。其实我的“贼心”一直没死,只不过有时宁愿暂时忘记,害怕又一次会失败。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我的院长,他是一位和蔼又博学的教授,我一直很感激他欣赏我的才华,并且在大一上学期推荐我在报刊发表文章,他的恩情我毕生难忘。我曾和他通过邮件交流过进入大学以来的迷茫,他耐心地一一回复,为我指点迷津。这样的邮件交流,经常是在凌晨或者半夜,让我非常感动。他对我的好,让我一度犹豫要不要第二次尝试转系:到底是留下来,还是进入一个新环境?

大一结束时我终于向父母坦白自己一年来在宿舍的遭遇,他们很心疼,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父亲立刻买了火车站票,连夜赶到北京,帮我联系宿管中心的老师商量换宿舍,那时我真的觉得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像父亲对我这么好。换宿舍的风险也很大,我一度很担心会再次被排斥。幸运的是,我的新室友们很快接纳了我,她们理解我的处境,让我大学第二年的宿舍生活过得十分愉快。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把她们视作恩人,她们也许不会理解。新室友规律的作息和学习习惯与我很契合,没有了宿舍的烦恼,我平静地度过了许多个幸福的夜晚。

大二下学期,我又面临着转系的选择,这时候转系是要降一级的。当填写报名表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一年间的犹疑与退却渐渐消散,我想,就算是失败我也要再尝试一次,如果放弃,将成为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中文系是我的执念,我愿意为了它赌上一次。或许是被我的真诚所打动,我经历了熟悉的笔试、面试之后成功地降转到中文系。当我看到转系网站上“第三方审核状态”显示为“通过”时,那种感觉就像是遇见了一位多年未见的故人,不说一句,却尽知彼此多年间的苦辣辛酸。老实说,我的内心没有大喜过望,取而代之的是充实和平静。

每个转系的人都拥有一份独一无二的记忆,这两年的经历让我学会了直面生活,懂得了“坚持”二字背后的辛酸。转系这条路注定是一条窄路,也许我是一个过分的理想主义者,为了当初的执念放弃了轻松自在的生活、同一屋檐下的“友谊”,并成了别人眼里的怪人,但那又如何呢?至少我没有让我的人生留下更多遗憾。我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但可以努力改变。从不敢说转系让我的前程更加光明,其实转系后的烦恼依然不少,比如我正挣扎于混乱的选课和繁重的作业中,但无论如何这份难忘的经历让我更加坚强。我现在的室友都是从不同院系转到中文系的女生,她们从前主修哲学、经济、日语,缘分让我们相聚在一起。 

从来没有什么完美的人生,惟愿尽我所能,认认真真地成全我的执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