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雪夜随感(徐韫琪)

guo  2016.05.13   教育大家谈,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306

    我总是想起冬日的夜。家乡的冬夜,裹着厚厚的棉衣,一个人艰难地穿行于昏黄的路灯下,满世界的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偶尔抬起头,漆黑的夜里,一些灯亮着,一些灯熄灭。

    就这样走了很多个冬天。我总觉得,只有独自走过大段雪夜的路,才懂得什么叫寂寞。在这样的寒夜里,思绪也冻结了,一切甜蜜与忧伤都定格在某个隐秘的瞬间;白日里语言和图像的碎片孤零零地显现,不发一言。那种莫名的与周遭隔膜的疏离感让人麻木,让人清醒,让人想仰天大笑,让人想嚎啕大哭。但最终的最终,所有粘稠的情感都被风雪打湿,所有的困顿劳碌都溶进无边的沉默的夜色。

而这是北方的雪夜。

很多年前我读初中,还很幼稚,然而每当我一个人穿过夜色下的漫天风雪,都固执地认为自己懂了很多。我确实懂了很多。茫茫雪夜,让人不自觉变得沉默寡言,让人学会了隐忍与接受。在无数个归家的夜里,我于身后渐渐延伸的两列鞋印间隐约窥见了所谓的成长。这其中的奥秘,也许只有拥有过相同经历的人才会懂得。

身在异乡,我愈加怀念那些因寒冷而疼痛的经历,怀念与我一同走过厚厚积雪的人。有一年的圣诞节,工农大路上堵车很厉害,我和友人就索性在夜色下走回家。那天整条马路上的汽车都泛着陆离的灯光,显得格外温柔。然而积雪将嘈杂的汽笛声掩盖,只留给我们一个灯火辉煌的世界。我们一路聊着天,喉间的声音隔着围巾和羽绒绵软地传进对方的耳朵,偶然抬头望着前方闪烁的随地势高低起伏的路灯,胸口涌起不知名的感动。

直至今日,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夜温情的灯光和模糊的言语,和那时还比我矮上一头的姑娘。很多夜路,注定要一个人走,一个人咀嚼所有的寂寞,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但倘若能在雪夜无意间遇见一个愿意陪你走完一段路途的人,那是何等的运气和福分!我感谢上苍让我出生在北方,使我得以体味冬夜里那刻骨铭心的孤独,我更珍重那些陪伴自己走过大段时光的人。路那样长,并且前途未卜,若有一人肯与你携手穿过茫茫雪夜,哪怕最终落脚的不是同一间客栈,那都是今生莫大的幸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