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点感想(徐韫琪)

guo  2016.09.29   文化杂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63

近来在网络上引起激烈争论的南海事件、赵薇事件将爱国这一命题又一次呈现在公众视野中,从淘宝网上吃货们抵制菲律宾芒果干、到小学生被集体组织在肯德基餐厅门前列队喊口号,民众的爱国情怀似乎总能被轻易煽动,而那些单纯的初衷往往最终演变成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什么是爱国?如何爱国?回答这一严肃的基本问题既需要客观理智的态度,也需要时间与阅历的打磨。

我不禁想起七八年前类似的场景,当时我还在上初中,中国民众因为怀疑法国企业家乐福支持藏独运动而强烈抵制家乐福超市,坊间一度流传搞垮家乐福的的若干秘笈,比如捏碎超市的方便面,把冷藏食品扔到常温区等等,我当时一度被这些有趣又政治正确的做法鼓舞,甚至雄心勃勃地计划前往超市亲自履行一番爱国义务。后来民众情绪越来越高昂,私下还有同学组织去家乐福门口静坐抗议,而老师们一再劝阻大家不要被坏人利用,甚至专门派老师去抗议现场抓人,把自己学校的学生一一劝回。彼时的我十分不解老师们的保守,好不容易有一次像五四爱国青年火烧赵家楼那样热血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后来陆续听到其他声音,说去家乐福捣乱浪费的是中国的人力物力,我才恍然意识到,原来经济全球化并不是历史教科书上刻板的概念,它早已与我们的生活血肉相连。近来微博上流传一个视频:一名用手机实时直播的女子进入肯德基餐厅质问正在用餐的顾客为何不爱国,顾客反唇相讥:你如果敢摔苹果手机,我就不吃肯德基,结果直播的女子无言以对。在一笑之余,我不仅要问,当敌我界限越来越暧昧,爱国的边界在哪里,或者说,该如何合理地表达自身的正当诉求?

我的父辈经历过峥嵘的革命年代,至今仍留有鲜明的斗争意识,坚信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们的态度往往坚决直接,甚至比我们还要愤青,我所在的家庭微信群中,更是被长辈各种激进的言论和疯狂转发的阴谋论刷屏。我既为他们关心祖国的拳拳之心感动,也感到一丝隐隐的不安——在冷战(二元对立格局)思维下,民族骄傲情绪的膨胀,是否会成为大国沙文主义思想滋生的温床?华夏独尊的观念,是否应当得到进一步反思?对于父辈来说,更新他们的价值观实属不易,年轻一代的我们,应当对霸权主义有着更加警惕、清醒的认识。中学时代我常常阅读张承志的《敬重与惜别——致日本》,他通过研究日本的兴衰史反思中国,他特别提出,在新的世界格局之下,中国人真正改变了骨子里视其他国家为蛮夷诸狄的观念了吗?我们批判美国的霸权主义,但当中国梦真正实现、中华民族最终实现伟大复兴之时,我们自己能否做到尊重其他民族、不欺凌弱小?百年的屈辱史深深影响着我们,当屈辱洗雪,自卑的情绪是否会变成自大?

共青团中央微博于71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游戏人生的表情包与当代青年被怪蜀黍绑架的爱国一文》,读罢后我甚至怀疑文风如此轻松戏谑的文章是又红又专的团中央微博发表的。文章将90后定义为表情包的一代,认为年轻人在网络时代的爱国方式不是嘶声力竭的抗议和游行示威,而是一种在网络上嬉笑怒骂的模式,比如调侃菲律宾只有水果、讽刺其国经济落后。恕我直言,这种嬉笑怒骂本身就是对爱国命题的解构,当爱国沦为一个个抖机灵的网络段子,爱国观念本身的严肃性已然被无形消解。在我看来,调侃为主的网络段子并不能与爱国划等号,90后也不是表情包的一代,我无法接受官方赋予我的定义,正如我无法接受充斥着自我调侃的、回避矛盾的人生。前段时间大陆网民用各种美食图片、搞笑表情包占据蔡英文的facebook留言,试图用大陆美食诱惑台湾同胞,引起一阵热议,有人赞扬网友的诉求理性新颖,然而每念及此,我总是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我们试图把矛盾戏谑化、表面化,往往会忽视更深入的问题。调侃毕竟只是暂时的,而每个人都不应回避严肃的思考。

轰轰烈烈的讨论过后,我最大的感触是——在各种舆论互相批驳的暗潮汹涌之下,保持老师们常提到的独立思考之精神,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正如作家张承志多年后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时所说——“如今回顾当初,三十年弹指而逝,其间锻炼了的,也许只是立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