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燕园三年(边旭)

guo  2016.09.29   我的大学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48

每一个年龄段的人都会有自身的局限性,尤其是在人年轻的时候,看不清,摸不透,以为自己懂得很多。就像现在我写下这些文字,若干年后回过头看也许会觉得愚不可及,然而啊,我还是愿意一点一滴地记录,因为活着,需要讲述。

 

此时此刻,我正在瑞士日内瓦开始2年的留学生活,初来这里遭遇了各种不适应:难吃的食物、高昂的物价、听不懂的法语和不熟悉的种种,一边努力适应,一边怀念中国。今天是日内瓦的节日,学校放假,于是我得以敲下这一行行回忆我大学生活的文字。

准确来说,我在燕园的本科生涯只有短短3年,托学院合作项目的福,3年结束后奔赴瑞士日内瓦继续国际政治硕士的学习。燕园三年到底给了我什么?我想就先从我这三年做的具体事情说起,由此生发出一些想法。

在燕园的日子,多半是美好

 

大一在学业上延续着高中时期的勤勉,同时大概是因为信息有限和从众心理参加了一些貌似金光闪闪的组织,一年下来忙前忙后,可能是我付出不够,总感觉收获有限。大二是我内心最迷茫、困顿的一年,一方面因不自信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另一方面好奇心过剩,放任自己的欲望。渴望保持着长久以来的学霸形象,让我能继续得到他人的称赞与尊敬,另一方面内心深处又渴望成为一个特别的人、有趣的人,学化妆、泡酒吧、参加各种沙龙、经常翘课、各种找实习,彰显着自己与其他同学是有多么不同,那时的我经常发朋友圈,明里暗里炫耀自己的生活,本质上是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同。大三时,出国之事基本确定,我希望利用在国内读书的最后一年多去了解世界,我游走于不同人群和多家实习单位之间,心态开放而平和,这一年确实是我收获最大的一年,因为我开始意识到除了校园里,校园外的生活多么丰富多彩,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们是多么的不同。

人脑其实是一个非常懒惰的机器,总想用一个个简单粗暴的标签将不同人分门别类,有些时候这些分类是可取的,有些时候则是无端的偏见,应该对此心怀警惕。

也曾四处看风景,然而终究要回到故土

 

毕业时我的微信好友加到了千人以上,每天各种信息扑面而来,再加上媒体的搅动有时会让人分不清方向,我逐渐发现了一些洞察深刻的人和文章,在这个科技发展的时代,思想传播的成本近乎为零,王旭的王、遗忘之名、KnowYourself、大象公会、布尔费墨等等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公众号,我还约见过其中一位公众号的主人面聊。此人有着一双能看透问题本质的慧眼,善于将看似复杂的事情抽丝剥茧地分析出来,只留下赤裸裸的真实,他多篇关于感情问题的小文也让我得以一窥成人世界的思维方式,无形中影响了我尚在形成的婚恋观。

燕园让我结识了一群有趣的人。有一位非常可爱的朋友,作为医学生的他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敏锐观察力,我们坐在一起可以从容地交流思想、谈论万事万物,他的医学知识也在不知不觉中帮我了解了生活中许多看似复杂的问题。

我的某位实习领导,早年经历曲折,因失业蹬过三轮车,后来辗转到非洲做通讯方面的销售,再后来苦苦思考职业转型,曾拿着简历逐个上门求职,再后来成为了某知名央企的高级管理人员。除了帮助我增长技能,另一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待人谦和、温润如玉,对晚辈坦诚相待、悉心提携。

我的某位朋友,早年从美术学院退学,先是南下做编辑,后来来到北京转行从事品牌策划,对美学有独到的见地,与她的交往确是美的享受。

……

最值得珍惜的,正是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在北京,留下我们的青春记忆

 

未来,是经常出现在我脑海里的一个词汇,二十几岁的人,几乎没人不会为未来焦虑。有些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能够早早确立目标,先于他人起步。还有一些人,要不停地寻找、不停地质疑,一路走来,才能确定自己的方向。我是后一种人,每一段过往都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潜移默化地决定着我的人生、我的方向。

时光流逝,在燕园的日子已成为陈迹,我们,终究还是要向前的。

 

201698

于瑞士日内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