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歌一青春(杨开来)

guo  2016.09.29   我的大学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87

时光荏苒,青春行走在时间的河岸,渐行渐远。初夏,七月,转眼十年。                                      一

2006年,我接到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第一次听到”红楼飞雪,一时英杰,先哲曾书写,爱国进步民主科学”。那时全校近千人坐在百讲,合唱团的老师在上面演唱,指挥带着唱一句我们学一句,专业的歌者业余的学生,听得懂的搞不明的记得调的忘了词的各种大合唱,现在想来是相当珍贵和美好的回忆,后来至今将近10年,也再未曾能于百年讲堂里聆听如此美妙又有趣的《燕园情》大合唱。“我们来自江南塞北,情系着城镇乡野;

我们走向海角天涯,指点着三山五岳”,每每唱起这句歌词心情便无比激荡,仿佛北大人的傲气和霸气澎湃与胸膛,这也是我至今最喜欢的一句歌词。若干年后才知道这一直被我们当做的校歌的深入每一个北大人心中的《燕园情》,竟不是官方的校歌,而官方竟没有明确的校歌,不禁蔚为震惊,不久就释然了,原来这才是未名之意最好的存在。

如果问一个北大同学在学校这么多年最喜欢的一首关于北大的歌曲是什么,得到的最多的答案应该就是《转身之间》了。“翩翩白衣少年,你在我身边,却在转身之间,消逝不见”,单曲循环,一遍一遍,有时候听着听着就会有泪水,想到我们肆意的青春,想到那些阴差阳错,想到那个人那些人那段岁月那些梦。离去,倍觉依依,然终是要走的。后来才知道此间的少年这电影才是主菜,于是又一个人一宿舍的人全班的人看啊看啊,不知道看了多少个版本多少遍,好像写得全是我们的青春全是我们的歌。于是我们相信自己就是此间的少年,书桌上多了此间的杂志,连抱枕都有此间两个大字,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北大的孩子才有这种小情怀。不久前,此间在百讲重映,拼命抢了票去看,感怀时光飞逝,同样的剧情不同的面孔,只有情永恒不变的。昨日依稀又重现,你站在我面前,记忆里的少年,从未改变。

许校长卸任时演唱了《隐形的翅膀》,院士老爷子一脸慈眉善目永远笑意满盈,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极其认真地唱完了“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明明是治愈系的歌可所有人听完却都更加伤感留恋。许老曾说他选择唱这首歌的原因是因为“歌词很好,隐形的翅膀把学生带向全国带向世界、带向美好的未来,是学生喜闻乐见的、展现向上的精神”,现在每当听到这首歌,都会想起这位北大的亲民的“老小孩”校长,也会回忆那些年的岁月,而所谓的以人为本,大概就是这样吧~

第一次听到《未名湖是个海洋》,好像是在一体的一个校友音乐节上,单曲循环了好久,当时乱哄哄也听不清歌词,并没有太过喜爱。再次有机会听到现场版是许秋汉师兄在校友晚会上完全自己的弹唱,“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一瞬间竟被歌词感触到了,仿佛突然发现我是生活学习在充满各种圣灵的园子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一段故事,每一块青砖都曾有先贤踏过。

2016年6月的最后一天午后,我坐在图书馆阳光大厅二楼凭栏,带着视听区的耳机听着图书馆提供的CD写这些随性的文字,楼下人群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些人在憧憬着未来,有些在缅怀着过去,相互微笑颔首交谈摆手擦肩远离,毕业墙上贴满了留言贴纸五颜六色形态各异心情万千,一缕阳光从大厅玻璃穹顶暗膜的剥脱处慵懒地射入,模模糊糊地打在地面和墙面上,每一个穿过阳光的人都短暂的身披光晕,从灰暗中走入,向着未知走出。这里,好美。而我也在这里,既是风景又是看风景的人,我也被赋予了只有燕园能赋予我们的光环,在离开之际,可以信心满满地走向远方。

我想,明年,没有我的图书馆还是一样的吧,而若干年后说不定也会有一个孩子坐在这里,听歌看人写一些文字思考人生感怀时光,而那时我们这些人已经长大,少了年少轻狂多了老于世故不再相信传奇也磨掉了曾经引以为傲的个性和棱角,但不变的是这个印记这份情怀这段记忆和这些旋律,每一首歌都有一段回忆,引领着我们的心,指点着回家的路,北大的歌声伴着我们,我们亦走亦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