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男神之名(Bergson)

guo  2016.09.29   燕园师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01

一、

定哥这学期开海德格尔的课,大家提前好久就奔走相告弹冠相庆。

我拉基友去选,基友一开始还有些犹豫,怕海德格尔太难。我开导说:就是因为海德格尔难,好不容易是定哥来讲,此时不选,更待何时?

哲学系多男神。猛大博实,飞哥深厚,杨子飘逸,定哥清晰。定哥上课的风格,深入浅出,条理清楚,硬是不用PPT,一是一,二是二,多么复杂的东西都能给你捋得明白。他写的文章更是如此,从不会像某些学者一样给你绕得云里雾里,还没搞明白的。

定哥有时也忏悔说:哎呀呀,我说要学做PPT的,还是忘了哈。

大家就哈哈地笑。

然而这学期开的毕竟是原著选读的课,要用到文本。定哥就做了word,上面放着《存在与时间》的德文原文和英文译文,讲课的时候,就一段一段地撸过来,大家也看得清楚明白。

定哥说他跟一个德国教授聊天,那个教授听到他要用一个学期讲完《存在与时间》,几乎是不敢相信的……因为他们一个学期也只读一两个章节。

定哥就跟我们感慨:我是看透了人性啊……我知道你们在座的绝大多数人,估计这门课过后,是永远不可能再去翻《存在与时间》这本书的。

台下众人:老师你真相了꒰๑´•.̫ •

 

二、

定哥最初就说:读存在与时间呀,能读德文,一定要读原文。英译有两个本子,老本子翻译得虽然文字流畅些,可是很多译法都是有问题的;新本子倒是翻译出了些意思,然而文字反而比原来的德文还要难懂……

于是上课的时候,经常听到这样的吐槽:这个翻译,是有问题的呀!然后定哥就停下来,给我们细细地讲为啥有问题,并且按照他的想法,翻译成哪个英文单词更好些。

偶尔也有好玩的时候。对于英译本把海德格尔用的Vorlaufen译成 anticipation,定哥皱了下眉评价说:也不能说完全错,但基本上就不能说它是对的……

台下众人:……

定哥对自己的课,要求是很严格的。他一开始就说:你如果想混学分,北大有那么多水课,拜托,请别到我的课堂来。

期中的读书报告,老师很用心地给都看了一遍。他觉得整体质量没有以前好。他就叹气说:可能海德格尔确实相比以前的理想国、笛卡尔,是比较难进入一些……不过有些同学,把海德格尔的原文删删改改就给我交上来,你给我站出来说说是啥个意思 (¬、¬)

 

三、

定哥有个女儿,极端疼爱。上课的时候,也经常拿小姑娘来举例子。

海德格尔的Entfernung(消除距离),说这个概念是生存意义上的,而绝不能理解为空间上的远近。定哥就笑:比如说,我把东西放在我闺女后背,她怎么拿都拿不到,这虽然离她这么近,但绝对不是Entfernung…..

定哥平时在家怎么和他闺女玩,简直如在眼前……

再比如讲Zeitlichkeit(时间性),类比罗马书里的保罗:“时机到了,你可悔改吧!”

忍不住又讲:你看我闺女,和北大生于同一天,五月四号,然后就把这日子记得特别特别牢,在这之前很长时间就天天盼着,还有几天还有几天……这就是一种生存论的时间性……

 

一直很好奇,小姑娘如果知道,自己的故事长时间被老爸用作讲哲学的素材,会是怎样的表情(ฅ• . •ฅ)ﻌﻌﻌ

 

四、

哲学系男神联盟里的关系也很铁,上课的时候常常互相点名。

定哥在课上讲海德格尔对谢林的态度,谢林后期有浓厚的浪漫主义倾向,然后就开始调戏先刚老师:浪漫主义对先刚老师来说是最大的否定词,他最最痛恨浪漫主义,或许根本的原因(低头笑),他自己就是最大的浪漫主义……

还提到前几年开海德格尔的课,飞哥有一次也来听。定哥回忆:吴飞老师不耻下问地过来旁听,课后还跟我说,海德格尔的时间观,听上去就像是个翻版的奥古斯丁呀。(飞哥研究奥古斯丁很厉害)

然后定哥笑说:我猜他是想说盗版的奥古斯丁……

还有一次,课后几个同学去问问题,说到海德格尔有些地方不太好懂。这时定哥兴致勃勃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崭新崭新的英译本《存在与时间》,说:这是李猛老师几年前送我的,我前后都翻了七八遍了,还是有地方没搞懂……

大家:猛大送的哎……๑乛◡乛๑

 

五、

转眼这门课也要结束了。想想也是神奇。对海德格尔从最初的什么也不懂,到现在随手拿出《存在与时间》的一个段落,不至于是一脸茫然,走出去至少也能啊啊海德格尔和胡塞尔就是在这个地方撕逼的,或者,啊啊阿伦特肯定不会同意这个说法。

一个师兄总结:哲学课的最初目的,熟悉哲学家的术语和概念;哲学课的最终效果,玩转哲学家身上的每一个八卦梗……

just a joke.

不过一个学期背了这么多德语单词,不去学一门德语简直都对不起自己(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