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家都来学社会学——访社会学系刘能教授(三)

guo  2016.09.29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637

三、社会学的眼光如何培养

记者:下面想请教您一些教学方面的问题。《社会学概论》这门课您已经讲了很多年,您能介绍一下这门课程的发展和设计吗?

刘老师:这是一门我比较喜欢上的课。选一本好的教材非常关键,现在我选的是美国社会学家理查德·谢弗(Richard T. Schaefer)的《社会学与生活》,而且这本书图文并茂,我觉得比满篇单纯是文字的要好。这门课是三个学分,有一个学时是小班课,学生们在助教的指导下阅读社会学的经典文献,然后写阅读报告。我还会让学生们写研究备忘录,这需要他们自己去做一个现场的研究,很多同学是第一次和完全陌生的人做访谈,迈出这一步是革命性的。我希望同学们通过这门课能得到社会科学最基本研究方法的训练,培养出更强的逻辑思维能力。

记者:国外的教材应该是发达国家的案例偏多,同学们会感到陌生吗?

刘老师:的确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会有意识地在课堂上讲很多中国的例子。每堂课的前半个小时由学生来自由提问,他们的提问往往从当下新闻的热点中来,也不需要和课堂内容有关。我会直接回答,从社会学的角度和思维去解读他们的问题。这样一个学期积累下来,同学们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以社会学的眼光看待各种社会问题的习惯。这个环节我坚持了很多年,效果非常好。教材中的美国案例我也会保留,那些案例都是通用的、经典的,但我一般会举出中国的类似案例进一步讨论,通过比较也会加深对社会问题的理解。

记者:这门课学生好像挺多的,每个学生都做现场调查,写调查报告,老师指导起来是否有比较大的压力?

刘老师:这是一门大课,一般有两百多人,最多的一次将近四百个学生,这些学生来自不同的院系,教学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肯定是很多的。比如研究备忘录这一项,每个人选择题目之后都需要和我进行讨论、沟通后再去实际操作,所以我很多的时间都花在与同学们讨论他个人的选题上,用我的经验帮助他们判断,哪些题目比另一些题目更靠谱,更适合他做,以及具体实施的思路等。我觉得讲一些社会学的一般知识和概念意义不大,要让同学们学到社会科学的方法,具有社会学的眼光,这才达到了通识教育的目的。研究备忘录是我打分,A-F,期末试卷也是我自己批阅,光阅卷就会花一周多的时间。

我也很重视Office Hour,不光是解答具体的问题,因为我的学生大都是大一大二,对他们来说能得到老师的关注,通过老师的经验来理解大学学习的本质,这都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每次备课也有很多工作要做。虽然课已经讲过好多遍了,但我觉得每次上课不能讲同样的话,所以要考虑上课怎么讲会更清楚明白合理,尤其是事例,一定要选新的,这样才能抓住大家的注意力。我每天看手机时候也在想,哪个案例可以用到哪门课上,用于解释什么问题,怎么给出解决办法。

记者:您觉得教学上投入的时间太多,会影响科研工作吗?

刘老师:我个人的经验不是这样,讲课对研究其实有促进作用,从备课、教学、与同学的交流中我也得到了很多启发,指导别人其实也是梳理自己思路的过程。这可能也跟社会学科的特点有关,基础与前沿没那么大的差别。如果一个老师讲不好课,我觉得他研究也很可能做不好,因为这两者的逻辑其实是一样的。我通过阅读和消化这些研究备忘录,和学生们教学相长,获得了很多新的信息。当然这里也有一个合理安排时间的问题,包括助教的使用和同学们的自我教育。

记者:研究备忘录的格式是怎样的?有什么样的要求?

刘老师:不需要写成论文的格式,需要写的内容就是实际如何操作的,比如和老师如何讨论的,第一次去现场时情况是怎样的,回来以后和老师讨论又怎样转变的方向,接下来是怎样访谈的,访谈资料的整理,最后得到什么样的结论等。我希望同学先学会“言之有物”,过于强调学术规范可能会出现很多“垃圾”文章。同学们写下来的作业篇幅往往很长,几万字的很常见。这样的作业也基本上可以完全避免抄袭的问题,至今我还没发现一例抄袭现象。

记者:这样的作业的确是非常好的训练。相信很多同学以前都没有接触过这种工作的方法,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具体的指导过程您能简要介绍一下吗?

刘老师:学术的基础是建构科学逻辑,科学逻辑首先要提出正确的问题。我们很多的学生提不出问题,只是笼统地说自己对某个领域感兴趣,这是不够的。所以建议大家不要和老师讲对什么感兴趣,而是应该告诉老师自己思考的困惑在哪里。我觉得这是科学训练的第一步。教材上很少有问号,几乎所有的话都是句号,否则不成其为教材。但学校存在的目的,就是给老师和同学提供交流的空间,如果一位学生总是不和老师接触,就无法在与老师的对话中产生问号。对于提不出问题的同学,我会先提出问题作为引导,他看到我提的问题,就开始模仿,并举一反三。

有了问题要通过研究去解决,这涉及到研究进入的问题。比如怎样找到一个愿意接受你访问的人呢?这就是人际工程,有一些基本的原则与方法。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社会学的毕业生出路怎么样?

刘老师:出路很好,受过比较严格社会学训练的人往往能看到现象的本质,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在工作上是很有竞争力的。当然也有一些问题,是整个教育界都普遍存在的。我们是按照学术的方式来培养学生,但雇主要求的是应用型的人才,这个差距会一直存在。以前很少看到某个雇主提出要社会学的人才,现在这个趋势慢慢在发生变化,通过社会对社会学这个学科的特点的了解,通过我们毕业生在劳动力市场的优秀表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雇主提出对社会学专业人才的需求。通过良好的训练,社会学人才是“洞察力”和“见解”的高效率生产者;而文化相对主义的基本学科特点,也使得他们能够更好地进行跨文化交流。

因此,社会学毕业生做经济、法务、营销、策划类的工作都没问题,因为他理解社会机制和人类动机的能力很强。我看好社会学的通用性,社会学人才是真正的通用型人才,我也相信社会和用人单位对通用型人才会越来越重视。

记者:好的,谢谢刘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徐韫琪,王钰琳,房雷

采访时间:2016年4月20日,下午6:00-8:30

录音整理:陈曦,李苏晖

文字编辑:王钰琳,吴泽民,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6年 5月 28日,经刘能老师审定。

 

名师简介


刘能,男,1970年生,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导、副主任,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西南政法大学中国社会稳定与危机管理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1992年南开大学社会学本科毕业,1995年南开大学社会学硕士研究生毕业,1998年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博士研究生毕业。研究方向包括:社会运动和集体行动/群体性事件、越轨、犯罪和社会控制、都市社会问题/都市空间利用、生活方式和消费行为/青少年研究、社会学定量研究/问卷调查和指数设计、公共政策和绩效评估等。著有《等级制和社会网络视野下的乡镇行政:北镇的个案研究》(社科文献出版社,2008)、《公益项目评估:希望工程教师培训项目暨朗讯班总体绩效评估》(文汇出版社,2004),译有《社会运动理论的前沿领域》(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在中英文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