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家都来学社会学——访社会学系刘能教授(一)

guo  2016.09.29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720

编者按:生活幸福、事业有成是每个人的追求目标。人生活在社会中,每天都要直接或间接地跟其他人打交道,生活与工作是否顺利实际上取决于你的社会角色和对社会的理解。如何能把握社会现象的本质并做出正确的判断?社会学的认识方式与政治、哲学、经济、法律等领域有何不同?在本文中,刘能老师详细介绍了社会学的学科魅力与“社会学概论”的教学特色,并用社会学视角分析了当下中国社会的现状与未来发展形势,包括“禁电”、延迟退休、土地财政等社会热点问题,令人耳目一新。

一、什么是社会学的眼光

记者:刘老师好,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您从本科到博士,都是社会学专业,毕业后又一直多年从事社会学的教学与研究,能否请您先给我们介绍一下社会学的基本情况?

刘老师:我大概是国内社会学第一个从本科连续读到博士的人,我是非常喜欢这个学科。进入大学之前,我对社会学也不太了解,第一志愿并不是这个专业,后来服从调剂到了社会学系。但通过学习,我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人生活在社会之中,几乎每天都要面临对各种社会现象的理解、判断,乃至决策。政治、经济、法律、哲学、历史、文学其实都是从某个不同的角度研究人类社会的,而社会学有自己独特的理论和方法,能帮助我们全面透彻地理解社会现象。我个人认为,这个学科吸引我的地方,在于社会学及人类学的见解,往往与其它学科的主流见解会有所不同,表现出很强的批判精神,我们可以称之为反思性知识。其次,社会学所持的整体论的立场,有助于我们在一个更完整的理论框架中来探讨社会现象。对于尚未真正进入社会的学生来说,我认为不应过早地陷入某种特定的观察角度,因此,我觉得北大未来的本科教学改革中,应特别加强社会学方面的课程建设。

记者:社会学家对于社会现象有独特的理解与反思,您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刘老师:我开了一门课,叫《越轨与犯罪社会学》。以“越轨”为例,这个问题有法律角度的解释,也有经济学角度的解释,比如通常认为“越轨”是一种理性选择,当惩罚不够的时候,人就会选择越轨行为。但社会学家认为这样的解释相对简单了一点,在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动机来解释越轨行为。比如一个最常见的案例:一个人为什么要花费金钱去获得性服务,也就是俗称“找小姐”,原因其实很复杂。比如有人的目的只在于和小姐聊天,其关注点在于建立一个日常生活中所缺乏的和明艳异性的一种想象的关系。如果知道一种社会现象有复杂的起因,就会明白“加大惩罚力度”未必能解决所有问题,有时甚至会引起更大的混乱。

社会学还非常关注个体与整个社会的相互影响,比如个人就业受到全球化的影响等等。社会学这样全局的视野、反思的角度,对于年轻人形成完整的思维方式是非常重要的。培养整体性思维,使人关注到未预期到的后果,这些都是社会学学科的根本目的。

记者:如果外系同学想学一些社会学基础,您有什么建议吗?

刘老师:那我的建议首先就是多学一点类似《社会学概论》的入门课。从我自己个人的经验来看,开设《社会学概论》课程的经历,对我的其他教学和科研活动,都有所裨益,至少它让我直接保持和社会现象的接触、直接和学生们的认知兴奋点相碰撞。其次,我认为要对社会学的整个体系有一个相对完整的把握,最好还能去了解一点学科史。安东尼.吉登斯的《社会学概论》(英文第三版,Polity)是一本非常好的教材,我会建议我的学生把它作为第一本社会学方面的阅读读物。这个版本的《社会学概论》有足够的深度,可以用来掌握一般社会学的思考逻辑。第三,要争取能够吃透理论概念,对理论和现实经验之间的关系有一定的把握。如果概念水平较差,或者对理论和经验之间的关系理解不深,那么视野也会受到限制。当然这一点非常难,有时候即使本专业的学生,也都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才能逐步做到。

记者:经济学中有一个问题是该学科体系是西方建立的,一些理论直接用于中国的现象会遇到一些困难,社会学有没有类似问题呢?

刘老师:有的,并且也很明显。社会行动者生活在其所熟悉的社会环境中,受文化影响很大,所以社会科学中,尤其是社会学,坚持文化相对主义的立场可能是一种必须。

从人类学来讲,知识都是地方性的。每一个部落社会都有自己的逻辑,我们要去理解,而不是用自己的逻辑去替代它。美国社会和欧洲社会不一样,欧洲社会和日本社会又不一样,但他们又有共同的特性,也需要共同的逻辑才能交流。有时候经济学家会忽略个性,不重视文化嵌入(cultural embeddedness),但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会非常强调文化嵌入性。

比如,代际关系在不同的文化里伦理要求是不一样的。在美国,人在十八岁以后就不应该再使用父母的钱了,否则会被认为是不成器。而在中国则不是这样,中国强调代际之间紧密的互动关系,代际之间是一个经济共同体,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潜力。“啃老”这个现象,从美国的文化来看是不好的,但对中国来说,这却是中国社会稳定的一个“软垫子”,不能一概而论。

其他的社会问题也是如此,比如说法律上对于家庭暴力、性骚扰等概念的界定都和社会文化是紧密相关的,全部引入西方的概念去立法,很可能存在不妥之处。例如我们可以当着女同事的面讲无伤大雅的黄色笑话,大家哈哈一笑,觉得气氛很融洽,但是到了美国这可能就是性骚扰。

在《社会学概论》这门课里,会涉及法律、经济、政治、家庭,甚至文化艺术等专门问题。社会学把自己的关注视角洒向每一个角落,这就是其广阔性,也是其魅力所在。社会学和人类学比较巧妙地把握到这种一对多的关系。社会学最大的好处就是对任何一个新兴的现象都不会有陌生感,只不过是在一对多的关系里,许多个“多”之中再增加一个而已,这种能力来源于理论层面的贯彻。

记者:社会学里的法律和法学院里的法律有什么区别吗?

刘老师:社会学会探讨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会促进守法行为的出现,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会促进违法行为的出现,而不仅仅是在讲法律本身。其实法律体系本身就是社会关系的反映,或者是和社会本身的文化和价值偏好相一致的。当然现在的法律研究也借鉴了社会学看问题的思路,比如在法律中非常强调仲裁和调解的作用,原因就在于很多时候它恢复正义的效率和效果,比直接的司法判决可能更高。

记者:社会学和您提到的人类学区别大吗?

刘老师:我个人的看法是,两者之间的区别越来越小,当然可能很多人类学家不同意我的看法。人类学原来是研究和我们本文化不同的异文化,研究“他者”。在殖民化时代,只有我和他,“我”是铁板一块,有共同文化和共同利益,“他”也是一个整体。后来“我”的社会慢慢分化了,有了主文化和亚文化,那么亚文化就变成了在“我”自己里的他者,所以人类学慢慢进入到每一个文明社会里,开始研究自己。有了“亚文化”这个概念后,人类学研究的视野就扩开了。

我个人认为,人类学和社会学的最大区别在于,人类学更加注重反思性知识的生产,更加不愿意和主流的、霸权的文化相协调。因此人类学是反霸权的,批判性更强。社会学主要分为两派,一派是革命解放的、批判的社会学;一派是合作的、改良的社会学。费孝通先生既是人类学家又是社会学家,所以北大的社会学传统更多的带一点人类学的视野和立场。

在当代中国社会学里,我看到的也是生产反思性知识的这一派多一些。当然情况慢慢也在发生变化,随着中国社会科学日益受到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社会科学模式的影响,随着定量社会学的逐渐兴起,实证的、实用性的、非批判的社会学知识传统也更多地进入到中国当代社会学的阵营中,成为成长中的显学。

记者:美国有所谓“政治正确”,中国的社会学研究有没有什么禁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