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再回首……(陈雨萱)

guo  2017.01.18   保研专题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49

就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长得我都醒不来,无力睁开眼来追忆的梦,在这个梦里,有太多的场景让我此刻再回首,再忆起……

暂且以大三作为起点吧,于我而言,这个时刻是我学业生涯中又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理实到材科,有那么多的不舍,可是却必须舍弃:从这一天起,我不能再和最好的朋友陈宁宁一起出入同一个教室,同一所餐厅,不能无论快乐还是忧伤都有她在身旁;我不能再如大二一样,和纬肜姐,然然,小叮铛一起学习同一门课程到11点,甚至是考前通宵上考场,最热的夏天有绿豆沙冰伴着我们一片清爽,最烦的时候还有水果忍者供彼此连刷纪录;我不能再有任何小事,都可以去麻烦最最负责、最最贴心的高导,因为从此刻起,我不得不承认我从一个理实人变成了半个材科人……

幸好,室友还在身边;幸好, 丽莎还在身边;幸好,新的班级同学、新的班长很照顾如我这般寄人篱下的孩子,幸好,材料的任课老师都超级负责,也从不排斥转专业的学生……正因如此,我才能一点点适应分专业后的学习生活,在此谢谢你们的热情与友善!

一般而言,生活上的如鱼得水往往超前于学业上的游刃有余,我亦如此!转入材科专业后,一门天书材科基让我手足无措,知识点之繁琐、课本之沉重、术语之艰涩几度让我望而却步,再加上每次考试前上帝都会恩赐我一场空前严重的感冒,所以考前“预习兼复习“进度停滞不前,更是让我一翻开天书就头痛欲裂,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中文比英文更让我无奈!实在没有办法,就一次次去答疑,感觉什么都不懂的人去答疑实在是不知从何问起,实在是浪费老师的精力。不过仿佛我在岂今为止每一个最艰难无助的时刻,都会有贵人相助,陈冷老师的耐心和细心,让我不时有豁然开朗之感,也逐渐发现天书也能入得了拙眼,并非我之前所想像得那么无法企及。困了,喝满满一杯咖啡;想不清楚,继续去答疑;不会做题了,对着不全的答案逆推解题思路……在熬夜、试卷和习题的陪伴下,我终于结束了第一学期的材科基学习。有了上学期的经验,大三下,我意识到材科基对于材科专业的基础性和重要性,从一开学,我就去旁听不同老师讲课,大三下的课表相对宽松,为我的这种自由选择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后来发现,我更适合这个老师的课堂、那个老师的答疑,于是便开始了东奔西走的课程学习,同时也认识了更多的老师,他们对我大三之后的学习生活给予了相当多的指点,这也是我此段时间的额外收获之一。

大三下,一个严肃的话题便是毕业后的归宿,假若有一天,离开北科的庇护,我又当何去何从?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十字路口。一开学,我便陷入了漫长的迷茫之中,用了两个周的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绪,第一个想到的依旧是高考时未圆的北师梦,其次便是进入中科院的在京研究所,这两个选择仿佛背道而驰,可是事实上,从我开始咨询导员,联系学长学姐,一直到坚持给可能的未来导师发邮件,答复除了未果就是不太可能,倒可谓殊途同归了。我一个材科专业的本科生,想要从事基础教育,保送北师的数学专业,不论是保送成功的前辈,还是该领域的导师,都给了我这个无情的答复:希望渺茫;而中科院的联系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各种推脱,抑或让我先填报资料,名额待定。庆幸的是,此时又一位贵人及时为我指点迷津——陈章华老师是我大二材料力学的任课老师,也是数理学院的副院长,任课期间交流颇多。更重要的是他极其热心负责,那时我因家庭原因请了长假,返校后他曾多次主动让我找他补习落下的课程,直到他确定我掌握了知识点为止。和他的一次次交谈,让我对未来的迷茫逐渐转变为憧憬,也正是因为他的理性分析,才让“北大”这座于我遥不可及的学府出现在我的学业规划之中。他鼓励我尽早联系北大的杨槐老师(杨老师曾任教于北科大,当时担任北大材料科学与工程系系主任),争取请材化的姜勇老师(姜老师曾与杨老师共事多年, 且那时是我的创新项目第一指导老师,我曾选修过他的课程,故他对我算是稍有印象)写一封分量足够的推荐信,申报北大的夏令营,继续从事材料研究。当时的我,其实觉得这一想法十分不切实际,毕竟我的成绩尚未入专业前十,所以我决定,同时申报北师(即便仅有一线希望,这也是我梦想启航的所在,所以我还想再争取一下),中科院半导体所(有直系师姐兼老乡倾力推荐,且中科院待遇丰厚),北大(知名学府,毕竟有北科人的情分在,相信会有一线生机)三所院校的夏令营。此后,我开始频繁联系校内权威老师撰写推荐信,联系三所学府的导师争取他们的录取意向。

不过人生,事与愿违的时候毕竟占多数,一封封精心修改过的邮件得到的是三言两语的冰冷回复,抑或干脆杳无音讯。记得最郁闷的时候是:北师的导师回复:我们的夏令营只招收数学专业的优秀本科生,这是硬性条件,所以你的情况,基本没有希望;半导体所的导师回复:你先填报资料吧,不过建议你多联系几所学校,我本人也是科大出身,深觉男生都很难在这一领域坚持下去,一个女生更是难上加难;北大杨老师回复:你的资料我看过了,你很优秀,不过很抱歉,在你之前已经有学生联系过我,我也同意了。由于名额原因,我只能把你推荐给我梯队的其他老师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边继续通过杨老师联系于海峰导师(杨老师梯队的另一名年轻老师,接触后深觉于老师平易近人,做学问更是踏实肯干,是一名难得的好导师),一边整理申报三所学府夏令营的繁琐资料,每天奔波于办公楼、教学楼、主楼、实验楼之间,终于盖完了数不清的章,也拿到了姜勇老师、陈冷老师和陈章华老师的推荐信,然后把资料一一寄了出去,等候最终的答复。北师梦就此夭折,我深受打击;半导体所迟迟不见回音,招生办的电话永远无人接听;于是我开始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北大工学院夏令营的申请上——亲自去拜访于老师,去旁听他梯队的组会,去参观他的实验室……这样一个夏天,疲惫而充实。终于等来了这个令我期待而又抗拒的夏令营。期末考试之后,我和闺蜜一起,强迫自己呆在逸夫楼里为面试做准备,在6天时间里简单回顾了我感觉此次面试会考察的重点学科——材科基与物理化学,而后花了一天半时间写中、英文的自我介绍,一遍一遍地改,自己改了之后请北大医学部的师兄修改,最终成功地将12分钟的自述压缩到了5分钟(在此,真诚感谢纬肜姐和林圣荣师兄的给力);最后半天,简单了解了液晶的入门知识,比如定义、分类等,然后整理心情挥师北大(8天中,有很多插曲,比如丢失了钱包,现金不提,单是钱包里的8张卡,其中含身份证和6张银行卡,就让我郁闷到家了,面试后花了1个多月的时间,才总算全部补齐)。

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很没出息,看到夏令营开幕式上人山人海的场景,我瞬时有一种晕厥的感觉。与清华的,北大校本部的,哈工大的,复旦的,北航的学子们同台竞技,我才意识到我一直高估了自己。简单的开幕式过后,第二天便是面试的日子,由于提前并不知道面试的顺序,所以一大早大家就齐聚工学院1号楼,开完系内的见面会,赤裸裸的面试安排就出来了,我被安排在下午第二个,还好,是第二个,我这样告诉自己。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紧张,紧张到一个上午都持续性地胃疼,三分钟去一次洗手间。如果说尚有一点点自信,那肯定源于此前共计8天的面试准备,源于我身边陈曦同学(我们因此次面试认识)的鼓励和关心。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保持着高度的镇定,回忆着我的铁碳相图,回忆着我的自我介绍,回忆着我的液晶定义,一个劲地告诉自己和周围的同学:不就是一场面试吗?有什么好紧张的……所以,陈曦对我的评价是:势压全场,可能是因为我表现得很淡定吧。就在这种紧张中,我走向了8名面试官,最庆幸的一点是:我申报的导师于老师,座位在正中间,我对面的位置上,看到他熟悉的面容,我的心瞬时平静了下来,征求他的同意后,我坐下来,深呼吸之后,开始了英文自我介绍,从头至尾,流畅得胜过任何一次练习。之后,就老师提出的北科理科实验班和材料国际班的比较问题,我给的回答是:理科实验班是北科培养全面发展的科研型人才的一种教学实践,重视基础知识的掌握与应用;而国际班顾名思义是北科培养国际人才的教学措施,关注学生的专业知识和外语水平。然后,于老师又问了液晶的定义,这个我在面试前已经熟记于心,因为于老师主要从事的就是该领域的研究,所以我的回答自然流畅精准;最最幸运的是,在坐的竟然有北大的材科基老师,而北大所用教材竟然是我们北科大编撰的,我之前为了期末考试也曾认真地啃过,所以关于缺陷的问题,我也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精准的答复。最惨的就是于老师针对我低得可怜的六级成绩究其缘由,还有那段英文的阅读和翻译了,一直以来我就很抵触英语,六级更是低空飘过,不过总算是解释得情有可原,也翻译得差强人意吧。就这样,15分钟的面试终于在我的如释重负中结束了。北大的老师真的很和善,不太难为学生,遇到面试中你不明白的问题,他们会适时地提醒你而非让你当众尴尬。事实上,面试结束后很久,我感觉自己胃还在疼,手还在抖……

接下来,便是无尽的等待,周围其他专业同去面试的同学都已经收到了面试结果,同专业的孩子有的也已经收到了未被录取的回复,我那个时候做梦都在想会不会下一个收到这种短信的就是我,都在想如果被录取了,天空肯定都会变得更蓝……北大的面试结果通知政策的确是很不人性化,让我在焦灼与不安中度过了2个月,没有官方邮件,没有短信通知,也没有名单公示。9月中旬,我终于等来了导师的一条短信:你被录取的可能性比较大,有时间可以来实验室做做实验。看到这条短信,我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继续紧绷心弦;此后半个月里,我继续我的惶惶不可终日,半个月后,于老师竟然来电祝贺我通过面试,那时的我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记得挂断电话后泪水已经溢满眼眶,为了这一天,我准备了一学期,不安了2个多月。同一时间,半导体所竟然通知我去面试。我多想告诉半导体所的招生老师:4个月了,就是龟速也早该通知我去面试了吧,不过因为北大那边终于给了答复,于是我果断放弃了面试的机会。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不过终究是我以为!在我深信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教育部的一纸文书又让我的一切努力瞬间付诸东流。由于之前直博北大都是由北大提供名额,而今年教育部突然下发新的文件,要求本校提供名额。而我由于得到了北大的承诺,早已放弃了本校名额,将其让给了本专业其他同学。教育部的白纸黑字让我和一大批清北中科院的直博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接下来便是20天的挣扎,每天频繁地联系北大招生办,从各种渠道获取其他直博生的情况,其他学校其他学院的直博政策,电话、QQ群让我的生活一片混乱,连十一假期都没法安然度过,有时候真的很想大哭一场,为什么偏偏轮到我这一届直博,教育部如此针对?为什么我付出了这么多,北科教务处还处处为难?为什么理实孩子不能保外?其他专业学生只要有保内资格,就可无限换取保外资格?……不过,在清北和教育部的这场艰难协商中,清北最终与教育部达成一致意见——出示具备保外资格,但已放弃的证明,经本校教务处盖章后,仍可直博。在一次次的奔波交涉中,终于冒着失去保内资格的风险,拿到了教务处的盖章,拿到了那份沉甸甸的拟录取通知书。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几近崩溃,一路走来,脚边尽是泥泞!

而今的我,在键盘上敲击出这样一串琐碎的文字,写在博三之初,写给大三以来的自己,愿我常记起此去经年曾给予我支持与指点的你们,愿我常忆起曾几何时那个永不服输的丫头,愿我常念起人生彼时那个斗志昂扬的自己;忆起那些最初的梦想,忆起那些最美的绽放!
梦醒时,再回首,一切已成风!往日不可追忆,今时愿君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