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篮球为伴,永不止步——记北大最帅篮球特长生赵柏清

guo  2017.01.23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376

刚刚又有个小姑娘跟在我屁股后面打听这哥们儿,这小姑娘瞳孔放大,两眼闪着金光,小脸幸福成了花儿。小编知道他长得帅,但小编羞羞地觉得自己也蛮好看呀,也没见谁打听我的?蓝瘦,睡不着。得了,我心胸如此之宽广的人,今天就给各位小粉丝们发点儿福利,讲讲泥萌的“流川枫”赵柏清的故事,好不好?

 

不“打”不相识

话说柏清儿这小子小时候长得还蛮肉乎,肉肉把眼睛都快挤没了,这么可爱无公害的小肉墩儿自然是很萌萌哒很温和不激动不干仗不糙不喜欢篮球的啦。可是他热爱篮球的老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虎父无犬子啊,想了想感觉还是不能饶了这小子。于是他的篮球生涯就在和父亲的拉锯间开始了。

“你这么高的个子,怎么能不打篮球呢!还是说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父亲捡了这句话当紧箍咒,揣在怀里没事儿就跟唐僧大师傅似的天天在他耳边念叨念叨。

烦不烦呐?爹,俺亲爹呀,饶了我吧,孩儿这就去打两下球。

就这样,或许是不想被老爹瞧不起,或许是为了自我证明?反正他来真的了。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柏清没事儿就到篮球场上打两下,不知不觉间,竟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这项运动。从相杀到相识到相爱到不离不弃,篮球已是他的全世界。

他一路把篮球打进了清华附中,又一鼓作气,打进了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在这场和父亲的较量中,他赢了老爸,更涅槃重生。

 

名师出高徒

古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柏清大概被老天相中了,必要的磨砺肯定是不得少的,他这篮球之路可不是一帆风顺呐。

小学时的柏清虽凭借身高的优势和对篮球运动的兴趣而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然而,当来到高手如云的清华附中后,他发现自己离成为“篮球之王”的目标竟是那样的遥远。开什么玩笑,武林高手的宝座,岂是你一个刚小学毕业的嫩头小子所能坐住的?毕竟,清华附中又不是一所随随便便的高中,也是卧虎藏龙的江湖好吗?还是初中生的柏清由于缺乏参加篮球联赛的经验,篮球技术水平同很多高中队友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由于和队友差距较大,风光不再的他也是很脆弱的,有些自卑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这小子竟然经常生出退队的想法。

好苗子可不能白白就断送在风雨里。张教练,柏清的篮球启蒙教练,对这个初中时身高就有一米九七的男孩儿可是寄予了厚望。他要让这颗小苗破石而出,立悬崖之巅,接受风雨洗礼,长成一颗顶天立地的松柏树。教练认为他的身高高,跑跳能力强,心理素质好,就让他练习四五号位,中锋和大前锋,对他进行系统的训练。渐渐地,赵柏清的篮球水平稳步提升,而每当遇到困难时,他会跟队里的朋友倾诉,队友们也都会想尽办法安慰他。篮球队和谐温暖的良好氛围给他带来了很多慰藉,也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而在赵柏清心里,对他用心良苦的教练,给他无条件支持的父母无不是鞭策着他在篮球之路上持之以恒的源泉与动力。

如果你们觉得张教练很温和很nice,你们就错了。从来相信“严师出高徒”的张教练对柏清的要求可是十分严格的。在柏清的记忆里,教练对他的严厉批评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跟大暴雨似的噼里啪啦往身上砸。挫败是有的,但更多的是鞭策着他不断前进。毕竟,他早已不是那个父亲眼底下的脆弱小孩。

曾经他对于三线快攻这一个动作掌握极不熟练,常练常忘,开始忘记时,教练还是能笑着对他说:“没事儿,再试一次。”然而,随着赵柏清的屡屡失败,张教练这个山东老爷们儿可不干了,这脾气一上来,毫不客气地指出徒弟的不用心。在不断的反思自己能力的欠缺与注意力的不集中的过程中,柏清也是着急,暗暗捏着拳头:“赵柏清,你要给力啊!”。

随着篮球水平的不断提升,初三时赵柏清渐渐成为了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并有机会跟随球队出国参加世界中学生篮球比赛。在那次比赛中,一天两场,八节之中他要上场七节,身体很累,而且不时会感到紧张,不敢进攻,因为怕扣篮失败而连累全队,被教练责怪,令团队失望。然而,张教练和队友却一直在给他打气,让赵柏清渐渐放开自己,信心倍增,渐入佳境。赵柏清说,他们的每一声“加油”对自己来说都像是一剂强心剂,让他有了奔跑跳跃的勇气。那个赛季结束后,赵柏清的球技大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进入高中后,不断取得篮球联赛的佳绩,最终凭借篮球接住了自己的梦想学府——北京大学抛来的橄榄枝。

柏清现在提到张教练也是相当感激:“如果没有张教练,就没有我的今天。他是迄今为止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没有之一。”我就被他拉住过一次,非得给我讲他和张教练的各种“爱恨情仇”。你们有空,去找他聊,我先跑,他可乐意说了,根本停不下来,对了,记得给他准备手帕,煽情处他自是会落泪的。

 

偏要上北大

高考前,隔壁清华也是惦记着柏清的,但柏清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大柏清说,北大像慈父,给你自由开放的氛围,而清华像严厉的母亲,理念更为传统。清华大学为了方便管理,成立了专门的体育班,上午上课,下午训练,晚上查寝是体育生的基本日常生活,同时,体育生跟普通生的接触比较少,也不在一起上课。而在北大,个人的作息安排更自由,且体育生和非体育生都在一起学习生活。那多愉快呀,学习上有不懂的抱各路大神的大腿;学习累了,趴桌上还可以偷看看邻桌的美女学霸们。

在北大,柏清选择法学作为自己的专业,这既符合父母的期待,又与他对法律问题的兴趣不谋而合。白天他像普通生一样上课、吃饭、看书,兴致浓厚的时候也讨论问题,愉快地沉浸在探讨法律问题的学术氛围中。而一到晚上五点,他摇身一变,哇,泥萌帅炸天的运动健将回来啦。训练是必须玩儿命坚持的事情,一周五次,风雨无阻。训练之余,他也是法学院篮球队的指导,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他说:在放松身心,促进友谊之余,觉得自己有责任为法学院篮球队实力的提升做出自己的贡献。

 

永不止步

对于未来,有的人憧憬有的人更多的是迷茫。他则想得很清楚,我很佩服这一点,他说自己跌理想是走职业化的篮球道路,他说自己深爱篮球,不知道离开体育后还能够做什么,如果无缘职业球队,他也可能去体育公司从事与篮球相关的工作。在他心里,篮球早已成为了他需要坚守一生的事业。

曾经有人问赵柏清:“你篮球生涯的巅峰在什么时候?”赵柏清头一昂,嗓门儿一开,高声说道:“哪里就巅峰了呢,我每天都在进步,只要我还能打篮球,就永远都处在上升期!”

冲锋的号角早已吹响,愿他能不惧风雨,寒暑不移,岁月不败,永远坚守在篮球的阵地。

祝他好运,加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