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梅花香自苦寒来:访北大乒乓球特长生贺群

guo  2017.01.23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055

编者按:奥运会赛场上,乒乓球项目一直是中国队的夺金保障。走在大街小巷,时常能看到绕着球案打得不亦乐乎的小朋友。当校园里的迷妹们在微博上为喜欢的球星疯狂转发和点赞,可别忘了咱们北大的乒乓球队也是风光无限。今天就请队员贺群来谈谈他和乒乓球的故事,看他是如何克服重重挑战、成长为一名北大乒坛“老司机”。

一、       初出茅庐,一鸣惊人

记:你什么时候开始练习乒乓球的呢?

贺:六岁。我爸之前学过羽毛球,所以从我四岁开始就亲自教我,但过了两年他觉得该给我找个教练,因为我已经不听他的了,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在这期间我突然有灵感想学乒乓球,有一次我去看教练教别的小朋友打球,在旁边安安静静地观摩了一个小时,教练就奖励了我一个球拍,鼓励我学乒乓球。

记:你的父亲最初想让你成为专业运动员,还是仅仅作为健身?

贺:每个家长最初可能并没有给孩子确定要当运动员的道路,大多数家长还是更注重孩子的兴趣培养、锻炼身体、强身健体等等。

记:那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出成绩的呢?

贺:是在2002年,我10岁,我当时在廊坊训练,有一个东亚希望杯的国际比赛,我参加了选拔赛(前五名可以参加这个比赛)。当时自己水平有限,是凭借主场优势参加的,我的父母也没有报什么希望,就当锻炼锻炼,没有想到最后超水平发挥,意外进入了前五名,由此入选中国队代表中国去日本参加比赛。这可能是我乒乓球生涯中重要的一笔,也坚定了我打乒乓球的想法。可能父母对我个人关于乒乓球的规划也更加坚定了。

记:当时你才十岁,在强手如林的环境下,是如何克服心理障碍的?

贺:其实我之前也参加过大型比赛,成绩确实一年比一年好,但一直没有实质性的飞跃,这是第一次突然出效果。当时我年龄比其他选手都小,我作为一个“持外卡”参加比赛的人,期待的就是锻炼自己、积攒比赛经验,对于成绩并没有很高期待,父母和教练也是。所以我心里并没有什么包袱,完全是放开去拼,没有任何想法,感觉输了就算了。可能正是这种心态帮助了我超常发挥。

其实比赛到关键时刻双方都是有压力的。运动员经过长期运动比赛积累,每个人都有抗压能力,但层次、程度不同。对于我而言,如果到关键时刻特别紧张的话,我会想对方可能比我还要紧张。还有一个就是到比赛关键时刻,可能每个人在运动上的风格是不同的,有的可能偏保守型,有的可能是比较放得开的。球员类型不同,我认为重要的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每个人通过自己的方式使自己的压力降到最低,想法尽量减少,出手更加果断。重要的还是通过不同方法减少自己的压力,不要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太多,不要影响自己在关键球上的处理。

记:乒乓球让你舍弃过哪些、获得过什么

贺:比如同学们在聊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而我只能可怜巴巴地聊自己仅知道或看过的一点,那时会觉得很尴尬,为了训练放弃了童年的很多乐趣。至于收获,更多是精神层面的东西,运动员在多年训练以后都养成了不服输、遇到困难不退缩、克服困难勇往直前,承受压力的能力可能比一般人强一些。因为他在自己的体育生涯中可能会遇到很多坎坷,就会养成战胜、克服的习惯。

记:你自己受到过伤病的困扰吗?

贺:受到过,在退队上中学之后膝盖异常疼痛,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根。然后去中医院拍片子医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医生推荐去北医三院,医生说髌骨碎了一块,就是髌骨游离了,需要做手术取出来。本来手术定在下个月,我私自给医生打电话问手术成功率,大夫说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我就私自把手术取消了。

其实乒乓球的伤病更多是劳损性的,比如手腕、腰、肩。不像足球、篮球这种身体对抗比较强的运动都是硬伤,恢复起来更困难。

记:打乒乓球开销大吗?

贺:还是挺大的,主要是器材上,比如拍子换胶皮。小时候大概两个月换一次胶皮,但现在开销比较大,因为力量大了,所以胶皮两三天、三四天就要换了,两面不一样,一面两百多,另外一面四百多。

我现在用的拍子还不是最贵的,主要是每个人根据自己不同的特点找到适合自己的拍子,我用的基本是一套两千块钱。从小训练经费是家长承担,退专业队之后基本自己负担。

记:你参加的比赛中哪一场印象最深刻?

贺:一个是我之前提到的小时候那场。还有就是到大学之后,2012天津大学生运动会,在团体八进四比赛中,我们当时是2:2对河南,我是第五场出场,在0:2的前提下3:2逆转,帮助北京把男团金牌拿回来了。

 

二、风雨兼程,逐梦燕园

记:当时为什么选择来北大而没有去隔壁呢?

贺:清华的乒乓球特长生已经取消了,不大可能上清华。其实我来北大和家庭有关:我当时因为是一级运动员,可以保送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所以也没有注重文化课的学习,但家里还是希望我可以来北大尝试一下,也可能是为我着想,希望人生不要留下遗憾。我来北大测试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当做一场普通的比赛来打,结果非常有幸被录取了。

来北大测试都是年底或者隔年的年初。高考是六月份,所以只有半年的时间,从北大录取后就开始疯狂的文化课补习,那段时间基本上就是不打乒乓球了,每次下课都会去补课,所以基本上就是上课、补课、做题。

记:你是从多少分补上来的,是零基础吗?

贺:通过北大测试后,高中老师拿了一份卷子给我测试了一下,大概是280左右,没有够二本65%的线。所以这半年就开始请老师补课,一模是380分,但是二模到了360分。三模是我们学校自己出的题目,考了340分。当时觉得瞬间不美好了,其实心里非常慌张。

记:当时加入你没考上北大的话,是不是就没有学上了呢?

贺:那我可能就出国了,美国那边有学校可以接收,比如去加州理工先读语言班、再念大学。但是老人不太支持,所以就先考北大,如果失败的话再出国。他们也是像NBA模式一样,从高校往上走。

记:在体育生里面,走出国这条的路的人多吗?

贺:现在不是很多。因为国外的经济、局势不是很稳定,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国外经济好的时候,从国家队出来的很多人都会选择出国,类似于淘金,像NBA球员来中国打CBA。以及国外很注重本土球员的培养,所以去了更多的是陪练或者打比赛,而且转国籍的条件也比较苛刻。

记:你到大学之后有想过放弃体育专心学习吗?

贺:其实我曾经考虑过,因为从小练球,学习乒乓球,最大的梦想就是代表祖国在世界赛场上为国增光。像我退了专业队回学校,再想回到原来的道路是很难的。之前的目标没有了,动力也少了很多。但既然学校给我们机会来到北大学习,训练和比赛就更多是一种责任与担当。

记:来北大之后,在乒乓球训练方面有哪些新的体会?

贺:之前在乒乓球专业队训练的模式是靠时间、靠汗水、靠积累来提高,来到大学后,通过和不同同学、老师的交流,我发现这种更高层次的交流让我对乒乓球有更多不同于之前的认识。现在更多的是用脑子而不是用体力去训练,这可能是最大的收获。

记:你平时学习和训练是如何兼顾的呢?

贺:其实这个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学校要求每天训练,特长生选课时间也是有限制。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的时间还是很紧张的,基本上是上课、训练,然后来不及吃饭就要接着去上课。

记:可否谈一下体育特长生的保研呢?

贺:我们特长生保研是每一级、各个院系、所有特长生在一起根据运动成绩去排名。排名是根据运动等级、世界大学生比赛、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全国大学生锦标赛、北京市高校,基本是这五个来作为评判指标和排名依据,学习成绩可能也看,但最主要的还是运动成绩。

记:你现在读的是体教部的研究生,具体有哪些培养方向呢?

贺:我们研究生的方向有两个,一个是体育人文社会学,一个是体育健康,最后学位拿的都是教育学的学位。体育人文社会学主要研究体育史等等,一般都是学校体育的发展、体育产业的研究等等。体育健康我不是很了解,是一些康复、或者人体有关的内容,还需要学医学方面的知识。

 

三、闲话乒乓

记:中国的水平为什么比国外的水平高呢?是教练教的好还是有天赋呢?

贺:这和人种有关系。要求技术比较细腻的运动中国还是挺厉害的,譬如乒乓球、羽毛球。像足篮排这种强调身体对抗的大项中国就要差一些。国外的乒乓球技术基本就是打大路球,他们喜欢两个站在远台靠力量打球,而中国更强调细腻的台内技术。所以比赛场上欧洲人和中国人打无法使出比赛的劲儿,没有细腻的台内技术的话无法在后面把自己的技术发挥出来,中国球员对外国球员基本上是技术的压制。

记:对于普通的乒乓球爱好者来说,如何科学提高自己的水平?

贺:要保证正确的开始,正确的理论和最基本的方法不能有错,这方面可以找教练、或者在网上找比赛视频。比如最基本的正手攻球,你从抓拍、手握拍就要正确,然后脚的站位是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膝盖稍弯等等。

记:北大乒乓球运动开展得怎么样?

贺:我觉近两年在发展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从乒乓球来看,我之前本科在乒协,经常会帮助学校办一些比赛,这种比赛是以院系为单位、老师和学生结合的一种方式,也是推广学校的乒乓球的有效方式。我们乒协每年招新基本可以保持120人以上,他们也可以是零基础的,一学期会有几次针对零基础的教学,都有专业教练亲自教课,总体来说学校还是很重视体育的开展的。

记:北大乒乓球专业队在全国范围内水平怎么样?

贺:我们这几年保持了每年至少三个冠军。大锦赛、大运会是四年一届,我们上一届是12年,下一年因为奥运会所以错到2017年。清华其实不如我们,他们之前也有乒乓球队,但是在我上大学之前清华就取消了乒乓球队,因为每个学校的特长项目数量是存在限制的,每所高校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保留哪些项目的特长生,其他项目就会被砍掉。

北京地区的北京邮电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等高校的乒乓球水平在全国都算是名列前茅,因为他们招生名额要比北大多得多。北大基本固定一年两个,也就是一男一女,他们学校每年至少十个。所以在基数上北大是比较吃亏的,招的队员数量多、质量也比较好,所以整个团队比我们强大一些。每个学校对每个学校体育项目的重视程度不同,这几个学校乒乓球成绩好可能在于学校的政策和重视程度。

 

记:最近还有一个现象是乒乓球员被娱乐化、明星化,比如现在微博上经常有很多小粉丝给喜欢的球星组cp,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贺: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娱乐圈经常会有粉丝对撕,说明大家认可、关注才可以引发这样的现象。之前体育可能没有这种情况出现是因为体育在中国可能还是比较小众的。国家在发布四十六号文之后,要在中国发展体育产业,将体育运动普及化,这也证明体育在中国人心里的位置在不断上升,大家在更多的关注他们。

记:如果运动员参加过多娱乐节目,会不会影响运动员训练心态?

贺:我认为不会。我这学期上社会保障这门课,也在研究运动员的社会保障。像张继科这样有颜值、有成绩的人,退役之后收入会比较高,和那些重竞技体育比如举重、摔跤、铅球等颜值不是很高、身体也不太好的人,退役后的生活分级是很大的。我这学期社会保障做的课题就是在研究如何建立完整的现役运动员、退役运动员的社会保障,差距太大需要从各个层面去弥补。

记:好的,谢谢贺群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今后一切顺利!

 

====================

采访时间:2016年12月12日

记者:史超文,徐韫琪

录音整理:孙甜甜

编辑:徐韫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