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全太明:打靶归来

guo  2017.01.23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97

编者按:201692日,当太明离开军营即将到达郑州火车站转车的时候,我发信息问:你现在什么感受,是不是挺高兴呀?太明很快回复说:其实没有太激动,这个场景已经在我脑海里重复过几千遍了。捧着一颗火热的心去,带着一颗平淡的心归。战士,燕园再出发。

 

太明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朝鲜族聚居的村落里,人们都是按照民族的习惯生活着,春节也不会贴对联,交流也都是朝鲜语,因此,直到上了小学,他才接触到汉语,才认识到还有一个更大的且不同的世界。虽然汉语文化博大精深,但是太明并没有觉得学习汉语是个困难的事情,在我被告知太明是朝鲜族人之前,我一直没有丝毫觉察到太明是个少数民族同学!

太明的姥爷是在朝鲜半岛出生的(如今属于韩国),在十多岁的时候,姥爷的父母都去世了,因此后来就离开家乡到中国参加革命,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隶属于第四野战军。太明的姥爷曾经追随部队参加解放战争,到中国南方地区扫除国民党残余势力,后来朝鲜战争爆发后,又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姥爷曾经跟年幼的太明讲起当时内心的痛苦与纠结,但军队中就是要服从命令,个中甘苦终究要随着历史的车轮前行,留给后人去评点是非功过。幸运的是,在大部分战友都命丧朝鲜半岛的情况下,姥爷却平安归来,退伍后的补贴很少,因此生活仍然拮据,但是姥爷特别重视教育,并且由于长年和姥爷生活在一起,所以太明也是耳濡目染,为后来自己从军埋下了种子。

进入大学后,太明很快融入了周围都是汉族学生的大学生活,做上了宿舍长,加入了校团委,参加了散打社,学习上也没有落下,还每天早起帮同学们去占座,成为了一名积极向上的普通大学生。但是从军之梦却在不断涌起,所以到了大一暑假时候就特意关注了征兵通知,但是因为视力问题,武装部的老师告诉太明这样很难在验兵时候通过,因而从军的火苗刚刚燃起就被现实泼灭了,这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怀着沉重的心情,太明参加了军训,转眼就又是开学,香山的叶子红了,燕园里银杏黄了,北京的秋,美得让人发狂,太明又畅想起了怀柔的烈日如火、雁栖镇的明月如钩,似乎只有军营的红霞才配得上年少的轻狂与无畏。复习,考试,论文,放假,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太平淡,缺少了激情与热血,只有在不一样的生活中才能收获更大的成长与进步。春节,东北的北国风光依旧是银装素裹的时候,北京的春已经偷偷上了枝头,学一食堂东门外的桃树也冒出了一个个小骨朵,太明参军梦的种子也被春风唤醒了,进而长出枝丫,通向每个神经末梢。吸取去年的教训,太明这次决定在春季学期初就去武装部沟通,争取能够在夏天报上名,三番五次的沟通终于打动了管理征兵工作的老师,虽然之前许多同学是做了激光手术去入伍的,但是老师并不建议太明做这个手术,通过老师向上级部门的争取,太明终于在2014年的夏天得到了参军入伍的机会。

2014912日,太明办妥了所有休学手续,收拾好了行李,和各位师友一一作别,与北京的战友一起搭乘火车去了某部训练基地,同行的还有前来接兵的干部。那天,北京的天气很好,太明发了这两年来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在临行前,太明写过一篇入伍感言,开头是这样子:

依稀想起,曾在小学时,老师问我们以后想做什么样的人?懵懂的我,坚定的说要当一名军人。那时,这就是我的梦想、我的目标。虽然,现在的我有了更不一样的梦想,但儿时的梦想变成现实的感受是那么的兴奋。

这种最初的梦想得以实现的喜悦并没有带来一路的好运,就像北京明净的秋色并未传染到南国,刚到湖北之后,太明就因为水土不服而低烧兼咳嗽,很快随身携带的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都被收走,“消失”身份的太明迎来了军队的复检,由于体检时仍然没有病愈,所以复检不合格的结果更是让太明的心境雪上加霜,初步诊断是有肺结核,因此被隔离了起来。身处异地他乡,尚未能安顿下来,就遇到接二连三的问题,而又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加上对自己因为体检不合格被退回北京的担忧,顿时让太明陷入到了从未遇到过的困境。忧虑的心情并不影响正常的流程,很快太明就被送到了解放军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庆幸的是,只是患了肺炎,然后就是难熬的治疗过程。虽然治疗过程只是无聊的挂挂点滴吃吃药,但是无人了解的忧虑却让时光走得慢了下来,未来就像悬在天上的云,不知道下一秒被吹到哪里去了呢!被退回北大也会错过选课截止期,更何况退回去更是给北大丢脸,自己会不会被退回去呢?身上没有钱,也没有人来探望和照顾,每天只好借医生的钱自己去买饭,窗外的树叶一片片掉落,每天都能够数得清是掉了几片、哪颗树掉的更多,只是用以排解的计数总会被偶尔涌起的焦虑与回忆打断,远方除了遥远似乎也一无所有,康中的鸡腿饭还是要更好吃些。十几天的治疗就这样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身体也逐渐康复了,这时候排长来医院探望太明,让太明很激动,又过了几天,终于可以出院归队了。当时战友们已经了训练了一段时间了,太明先是在卫生队又观察了三天,这个时候班长以及战友们天天来给他送饭、打水,让太明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也让太明更加坚定了好好训练的决心,一种集体的归属感不唤自来。太明曾这样记录这段难忘的岁月:

在住院的这几天,我很怀念六班,因为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地方时,有一个关心我们、教育我们的班长,有一起摸爬滚打奋斗成长的战友。很欣慰的是,当我给家里报平安时,可以说我找到了一个“家”,不要担心儿子。

20149月末于教导大队卫生队

回归正式训练后,连长也鼓励太明,争取跟上进度。相比于学生军训,军队中训练的强度更大、要求更高,所以每天训练结束后都是非常劳累,食量也增加了不少,但是经常会有紧急集合,结果就是刚填饱肚子就又要去跑步,非常不舒服,但是不吃饱又会特别饿、扛不下来。新兵训练营中,每天都会集体观看新闻联播,也有政治教育课,进行条令、条例学习,偶尔也有文体活动,丰富一下单调的训练生活。新兵训练总共持续了三个月,这个时间段内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只有每周到周末时候能打十分钟电话,班里有一个电话,战友们轮着打,我以为太明终于可以和家里人诉诉苦了,但是太明告诉我,大家都是报喜不报忧,讲自己在部队里训练得好、生活得满意,没有人抱怨和诉苦的。但是这个期间可以通书信的,信封和信纸部队都会提供,也不用贴邮票,写完之后交给班长就可以寄出去了。当时的心情随着歪歪扭扭的字迹在纸上流泻,浸满了无法为外人道出的滋味:

XX

我的兄弟们,过得好吗?有没有想我啊,我想你们了!所以就给你们写信,想知道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一天的生活就是早晨五点半起床整理内务,出早操,打扫卫生,吃早饭,上午队列训练,下午队列、体能训练,晚上一般会看新闻,再学点体操或格斗什么的,九点半熄灯,然后再做点体能训练,大概十点就睡了。前一个月不算累,现在体能训练越来越重,到后期可能更累,搞得我一坐下就想睡,有时候站军姿还晃来晃去。现在变化最大的是晒黑了,饭量增大了。……馒头变成我的最爱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爱吃馒头,还有人偷偷装兜里带回来……馒头都不够,紧缺货……这里生活节奏太快,几乎没有自由空间,这一点让我有点难受,但你们应该知道,我这性格能坚持住。但是这几天心情起伏特别大。刚来的时候,觉得要好好干,再苦再累也要忍住,但这几天队列训练的是正步,让我有点坚持不住,动摇了,每天都想着时间早点过去。……在这里感触最大的是,没有前两年在北大生活的压力了,真的是与世隔绝,只有肉体的痛苦,这让我感觉轻松多了,但也有了新的烦恼,我是一个北大人,做不出成绩是不是会给学校丢脸呢?北大这个光环给我的压力也挺大,上一次参加了演讲比赛,但没有得到名次,让我心情低落了一会儿,但后来一想,自己尽力了就行呗,来这儿就是为了锻炼嘛。

太明

2014113

新兵训练营结束之后,已经是元旦左右了,然后就是下连,这是随机分配,太明按照要求去到了太行山某部队。刚到连队就是复训一个月,主要是为了适应新环境,因为连队属于后勤部队,因此在那里对内务的要求变得更高了。复训后要继续分配具体岗位,这次分配是根据个人意愿,太明选择了留在基层连队,这时候刚好有个老战士来问太明要不要接任文书工作,考虑到曾经在学校团委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太明就同意了。接下来的一年就是在部队中从事文书工作,这个工作干久了也让太明感到苦恼,别的战友天天都在训练,而自己却在从事文书。所以在参军第二年,太明选择成为连队普通战士。

基层连队的生活就像沙漠一样单调而无波澜。早上620分起床开始,出操、整理内务、打扫卫生;在720分排队到餐厅去吃早饭,饭前要唱歌,饭后要打扫食堂卫生;8点开始工作或训练,包括站岗、建设、绿化、公差;1150分开午饭,自己打饭、刷碗、打扫食堂卫生;然后就是午休,夏天午休到250分,冬天午休到220分;起床后打扫宿舍和卫生区卫生,整理内务,继续工作;夏天550分吃晚饭,冬天520吃晚饭;一般晚上没有活动,自己可以打篮球或跑步;在周三晚上时候,会集体观看电影,一般都是最新的影片;周四晚上是官兵讲堂。周末时候早上7点起床,8点开饭,内务依然要整洁,但是不用出操,也不用工作,夏天周末的午休能延长到下午4点。即使不吃饭,即使是周末,战士们也必须去食堂,饭前也依旧要唱歌,偶尔可以找部队驻扎所在地附近的村里人送外卖,也可以网购一些日常用品。周末还有个福利,每个班有一个外出名额,可以到附近的县城逛逛街。连队里也有阅览室、卡拉OK、乒乓球室等场所,供广大官兵放松。有时候连队也会进行演讲比赛、体育比赛等文体活动,调节一下平淡却紧张的日常。宿舍里虽然没有空调,但是有六七个亲密的战友,因此绝对是一个好地方,他们年龄上都要比太明更小,但是生活中大家都像哥们一样,经常互相帮忙,一起吹吹牛、聊聊天,让看似乏味的生活增色不少,也让兵营中多了不少欢声笑语。虽然战士们都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但是太明并没有丢掉热情与活力,至今仍清楚地记起部队里的口号:热爱仓库、热爱山沟、热爱本职,能吃苦、能吃亏、能寂寞、能奉献。口号是这么喊的,战友们基本上也是这么做的。太明说,当兵不是请客吃饭,不是来享受生活的,要不然还当什么兵。

每年三月的时候,连队里都要学雷锋,到县医院帮助医生、照顾病人。虽然连队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与当地人民接触,但是偶尔也会参加军民联欢活动,并且当地有些部门等也会来到连队进行参观学习。谈到连队如何共度佳节的时候,太明摇摇头,告诉我说:部队里过节比平日还要苦呢!虽然春节期间不用训练,但是这是个战备期,在过节前要进行很多演练,以应对突发事件,如火灾、暴徒侵犯等,保证全社会的节日安全,军队有个说法:最怕过节。

在参军期间,太明出过两次差,都是执行押运任务。相比于平时,押运时候的作息比较随意,但是由于要时刻保障押运物品的安全,所以也不能掉以轻心。每次都是和押运的物品挤在一起休息,经常是需要自己一个人单独看守一节车厢,吃喝都主要依靠随身携带的干粮,有时候也能在站台买点食物补给一下,如果因为这样而没及时回到列车上,就还要通过其他方式去追车。春秋季节还好,但凡是冬季,往往带四床被子都嫌少,带个饮料也是结成冰完全喝不到水,而到了夏天,车厢里则闷热得要让人中暑,更别提列车里震耳欲聋的噪音,到了每天晚上,还需要及时汇报物资押运情况。因此,押运的生活更让人身心疲惫。

2016年的93日,太明与北大的各位新生一起走进了燕园,相比于两年前的校园,这里变化了不少,有时候甚至让太明摸不着头脑,想念的康中鸡腿饭也挪了地儿了。比起军队里的井然有序,食堂里乱哄哄的场面还让他有点不适应呢!谈起对未来的设想,太明说经过这两年的锻炼,自己心态上更加从容淡定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慌乱了,不过刚刚归来,在学习上肯定还会遇到不少问题,但是这也算不上什么挑战。将两年的青春献给部队,这种选择是对是错呢?太明如此回应:这两年的从军历练,可以让自己大胆的说,我选择了不一样的大学生涯,也更不会后悔去当兵,因为部队给我的坚定、执着、责任、勇敢让我相信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披荆斩棘、勇敢向前。太明在退伍感言中写道

一日当兵,永远是兵。我虽然退伍了,但不会褪色。

采访结束,我放下笔,抬起头,在与太明目光交会的一刹那,我看到了北大人的精神。

 

采访时间:2016年中秋节下午

采访地点:燕园泊星地

采访及撰稿:云梦泽

本稿经全太明本人审阅,并致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