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不负初心,“跑”进北大——访田径特长生史超文

guo  2017.01.23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112

编者按:史超文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一名新生,同时也是一名体育特长生。作为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一路奋斗考上北大的历程:从小刻苦训练,中学来到北京,换过体育项目,经历将帅失和,拿过冠军,考过高考,看似幸运女神频频青睐,却处处体现着执着与努力。成功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多少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问少年心事,眼底未名水,胸中黄河月。”

 

一、英雄出少年

记者:从小学开始,你就练习体育,你与家长在当时做这个选择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史超文:当时我还小,但是比较喜欢体育运动,后来又得到了老师的认可,就跟着开始锻炼,又能够在升学方面走个捷径,家人才支持我,最初时候只是一个试一试、玩一玩的心态。

记者:你是如何得到老师认可的?

史超文:小学时候有个运动会,项目多而参赛人少,最后剩下一个跨栏项目没人报名,老师介绍说这项目就是有个杆冲过去,我听了就报名了,然后在校运动会上拿了第一名,就这样老师认识我了,也鼓励我进行训练。

记者:跟着这个老师训练的学生多吗?

史超文:学生是一批批地换,能够坚持下来的很少。当时我只是觉得训练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记者:小学时候训练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史超文:下午少上一节课,3点开始训练。虽然教学老师觉得这样会耽误时间,但后来经过学校与家长的沟通,最终还是坚持参加训练。

记者:在你的自传里提到,你是通过学习成绩考上了哈尔滨最好的初中,而不是通过体育加分?

史超文:我第一年参加比赛得了十一名,也没有考上初中,因前三名才有加分。家人觉得我年龄小,让我去复读。第二年还是练跨栏,得了第四名,仍然没能加分,但是学习成绩提升了,考上了一个好初中。

 

二、逐梦北京城

记者:后来怎么不练跨栏项目了?

史超文:这也是机缘巧合,小升初考完以后,当时觉得不会再练体育了。但我本身喜欢体育,某天就拿出钉鞋去一个家附近的大学操场练习跑步,遇到一个业余体校的教练,因我性格比较开朗,就与他聊了起来,聊得比较投缘,我说以后跟他练,他答应了。这个老师大概带了我一年,后来我家搬走,老师又帮我联系了北京学校的老师,也跟学校说明了我的成绩,老师就让我试试,我一个人就背了一双鞋到北京,去北京的学校进行测试,我顺利通过了测试。那个时候也很巧,刚好遇上清华附中参加全国比赛,有个4*100米接力项目,他们只有三个人,缺一个人,而我成绩符合那个标准,也就顺理成章上了他们学校。北京教练的水平要比一些地方教练的水平高得多,所以成绩进步比较快。

记者:这时一个教练大概带多少学生?

史超文:一个教练带十多个学生,带我的教练是清华大学的教授,但是项目和并不我对口,他是主要负责全能的,包括跑跳投,一共十项,从头到脚基本都要练,而我主要练习短跑。但我的成绩也还行,他手下有很多厉害的师兄。以前训练时候,我是出类拔萃的,教练都以我为中心来准备训练计划,但到北京之后这就变了(笑)。

记者:那你如何应对这种环境变化的?

史超文:教练手下有很多成绩比我好的人,并且教练人也挺好,但是那个教练工作很忙。每天三点半训练,教练可能会忙到很晚才来,所以那时候训练多半是靠自觉,所以我觉得那个教练培养了我的自主性。有次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比赛,距离开赛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我问教练今天要练习什么,教练说今天跑强度,我说还有一个礼拜就比赛了,现在强度太大可能恢复不过来,结果教练说:这么快就要比赛了!我当时特别伤心,觉得教练连我训练计划心里都没底,那次比赛也是一塌糊涂。后来到了快冬训时,我受伤了,我告诉教练自己腿不舒服,比赛可能参加不了。因为他是教练,所以我需要先向他反映,教练却让我向学校的老师反映,由于我是代表高中,当时也感觉特别心寒,因为我也跟这个教练好几年了,我是他的学生,身体有反应无法比赛,先跟他说是想让他帮我出出主意,结果他让我去问学校老师,结果高中的学校老师说:没事的,你就跑吧。那次比赛的时候天特别冷,跑到一半腿就拉伤了,我一瘸一拐走下来的时候,就想不跟这个教练了。

 

三、骏马逢伯乐

记者:那你如何寻找新教练的?

史超文:由于我在清华附中读书,对口的是清华大学,所以我最初的梦想是上清华大学,但是因为不跟清华的教练了,家里人问我想上什么大学,我说除了清华上哪里都行,家里人说那就考虑去北大?那个时候每年都有全国高校运动会,清华北大每年都会杠上,我就说我要上北大。因此,家里人就帮我找到了北大曹老师,曹老师也是专业队的教练,手下的学生也会为上海队打比赛,曹老师是个非常负责任的教练,特意为我量身定制了训练计划,并且这些都是无偿的。所以我很坚定跟着曹老师训练。

记者:在新教练下,你的成绩是不是取得了进步?

史超文:是的。当时曹老师当了上海队的教练,有一个挺大比赛——青年运动会,21岁以下都可以参加,但是老师手下很少有符合年龄要求的运动员,唯一符合年龄的男孩就我一个,但我还不是北大的。有一天他就找我聊,问我能不能打职业,想通过职业比赛的强度让我成长。我当时思考了一下,参加职业赛事会更加提升自身的竞技水平,可以在更高的平台比赛,所以我说可以啊。他就让我去挂上海队,参加第二年的青年运动会,上海队跑接力的少一个人,我就去了。参加了职业比赛,成绩还行。在曹老师那里练到第二年,磨合期也差不多过了,教练也知道了我的训练习惯、作息习惯、身体情况,所以到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我成绩就又涨了很多,等到五月份开始比赛,一下跑到了10秒65,教练和我都着实吃了一惊,而在中学生比赛中很少有人能跑到10秒70以内。上北大的标准是跑进10秒80,到五月份我已经两次达到北大的要求了。

到了八月是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很多学校的老师都会留意这个比赛的成绩和名次,选择成绩好的来自己学校测试,这个比赛有很多边上高中边挂在职业队的人参加。每个项目人都特别多,我参加的项目有两百多人报名,复赛取24人,所以比赛强度特别大。第一天我参加100米,跑了第四名,前三名都是专业队的,比赛的时候因为不适应内蒙古的天气,注意力不太集中,反应有点问题。休息一天之后,参加两百米的比赛,先是预赛,参加200米的和参加100米的选手有很大的重叠,200米决赛时的八个人和100米决赛的八个人几乎是一样的。决赛时候七个人都说前几天比赛太累了,最后走下来、不跑了,唯一没这么说的就是我,获得100米第一名的人在检录的时候也一直在说自己不想跑了,决赛的时候他在3道,我在6道,枪一响,前五十米他跑太快了,按理说在下弯道的时候才能分出名次,但他在起跑的弯道就把我超过了。我当时没有慌,因为比赛经验还是比较多了,在最后五十米的时候我一点点追上了他,后20米的时候基本相差无几,而这个选手是一个力量型的,耐力相对没有那么充足,在压线的时候只差一点点,我21秒47,他21秒55,而在压线的时候我头是低下的,就看到后面的人没有一个是走下来的,这个比赛我就拿了冠军。

记者:拿了冠军,你应该受到很多名校的关注吧?

史超文:是的,但是我心无旁骛,一心想考北大。人和动物一样,身体机能都会在冬天下降,到了10月份,我身体状况就不是那么好了,感觉身体也比较疲惫,再加上和相恋4年的女友分手,还是很受打击,饮食不规律,身体状况真正出现了问题,得了肠胃炎。有一次去训练场,弯着腰去,做跳跃练习,结果练到一半实在痛到不行,差点晕倒,就只能回家休养。训练这个东西,一天不练就有很大影响,要休息一个礼拜简直就要完蛋了。正常情况下,肠胃炎要调理10多天,我休息了三天就来训练了。那个时候距离测试还有一个月,再不抓紧,考北大就真的没有希望了。我慢慢开始恢复,测试的前一天我极其紧张,晚上10点半上床但是几乎一晚上没有睡着。早上6点我就醒了,八点测试,结果一塌糊涂,测试成绩是10秒97,而我前一段时间成绩基本在10秒70以内,这个成绩相当于一个平时能考640分的考生,高考只考了550,测试完我就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上北大了,和教练打招呼准备要走了,教练说你先上楼尿检去吧(兴奋剂检测),我一听好像有戏,当时就觉得挺感动的,虽然我没有在测试中达到北大的要求,但教练还是给我争取了一个机会。北大会对所有项目运动员进行总的排名,选择录取的人,在测试之前我是第一,但是测试完之后我的排名就一落千丈,但是教练还是为我极力争取,力保我,就给了我考到二本65%分数就能上北大的机会。

 

四、绝地又重生

记者:对于体育特长生而言,这既是机会也是挑战吧?

史超文:因为我本来学习成绩不好,要考试完全都是从零开始,在我和家人商量后,家人也极力反对,觉得要考北大是相当冒险的。我妈就问我要是没考上怎么办,我说那就再来一年。妈妈让我去试试其他学校,当时也可以去清华测试,但因为我太执着,想着北大上不了,清华我也不去,而人大今年不招体育生,所以我就去上海了解了一下。复旦没有保送名额,上交也不收田径。我就去同济测试,获得了保送名额,但是如果要选择同济就不能再选择其他学校了,回家给家里人说,他们还是觉得我参加考试风险太大,但他们尊重我的选择,让我做最终的决定,我还是想上北大,所以和同济老师说明了情况之后还是拒绝了同济的保送名额,我就想现在真是孤注一掷了。

3月份,学校有个大型测试,六科我考了180多分,数学我只考了5分,因为我从来没有学过。那个时候很多老师也特别关心我,鼓励我好好学习,我在课外1对1补习,老师问我对数学成绩有什么要求吗?我说只求40分。我定的目标是语文90分,英语80分,历史、地理、政治、数学每课40分,总共就能有330了,差不多也能达到线。老师说你放心,肯定没问题。我当时也沉下气来,觉得这老师水平挺高的,结果上了两次课,老师就给我发短信说咱们的课先暂停一个礼拜,我问怎么了,老师说你上次给我气的心肌炎犯了(笑),老师后来给我说:给你上课我这手直嘚瑟,自从下课之后另一节课我都没接。我给老师说:老师,你保重身体,我先学别的科目(笑)。那个老师经常看着我做题,我写很长一串,他也不说话,等我快写完的时候,他来了一句:你都写的什么玩意儿(笑)。

当时考北大的时候,学校很多老师和学弟学妹都很诧异,觉得我选择考北大基本上就是一种自我放弃,不想上大学了,但这也挺激励我的,我是一个较真的人,别人越是不认可、我越是努力。每天刷夜,看书,刷题,几乎都是凌晨三四点才睡,早上七点起床去上八点的课,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高中三点半放学,老师四点给我补习功课。我们是体育班,负责的老师都对我特别好,没有嘲笑我,且很鼓励我。我的正课数学老师是副校长,只要一有时间就让我留下来,给我补习到七点半,我也很感动。语文老师给我补习作文,历史地理政治等老师都是轮流补。每天特别忙,特别充实,从三月份开始,我买了12罐咖啡,什么也不加,有点卧薪尝胆的意思,等到高考的时候全都喝完了,因为上课实在是太困了。

我还有个练篮球的同学,之前也不算关系亲近,他保送到了北大。我签了高考录取北大这个协议,他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超文,你好好学,我在北大等你。可能他也是无意间说的,但是他没有像其他的同学那样带着嘲笑的口吻。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因为他是保送生,不用上课,他那天只是来班级拿东西的,但那时候我感觉充满了力量,身边还是有人支持我的。我们班是体育班,二十五个同学里二十个同学都被保送了,其中五个是保送清华北大,剩下的同学中四个是考试,争取二本线65%,还有个考体大,就五个同学上课。老师每天上课一对五,但是那几个同学是打高一起每天都上课的,不用再学就能考四百多分了,所以现在只要坚持上课,考试肯定能过的。但我几乎是从零起步,每天上课都要刷题,并且在高中住校,但有的同学保送了,压力不大,每天晚上可能会聊聊天、玩玩牌,宿舍特别吵,我就跟北大的教练说,学校太吵,学习不了,他说那你就搬到北大来,住你师哥的宿舍,当时好多师哥是大五,都出去实习去了。所以我就搬到北大宿舍去了,每天学习。我们那个宿舍有个光华学院的师哥,我有数学问题经常问他。不过高考的时候也比较危险,仅仅过了录取线十分,但是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现在体重是130斤,那三个月,我体重是115,每天熬夜,经常吃个手抓饼就去背书了。

记者:你多高?

史超文:180cm,瘦了十五斤,跟竹竿似的。最后出成绩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然后开始恢复训练。那时候也遇到好多瓶颈。因为之前学文化课,把体育彻彻底底地放下了。那三个月根本没有训练。我练了十几年体育,从来没有三个月不练。

记者:你不训练怎么还会瘦?

史超文:对,那时候我已经基本不训练了,整天学习。运动员要是六个月不练的话,可能需要一年才能恢复过来。假如你每天都去跑步,中间要是一个礼拜不跑,你可能还是有点气喘吁吁,你要是一个月不跑步,你就跟没跑步之前差不多了。你要是三个月没跑步,你就基本上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你要是半年不跑步,你的肌肉弹性,心理素质,心肺功能都会下降。运动员,心肺功能可能会高一些,因为他每天都会刺激,每天都会跑,那个值就会一直在上面,就固定了。但你要是太久不练,你的肌肉弹性各种机能都会下降,就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那时候考完试了,也算松了一口气。北大教练说6月23号有一个比赛,也是职业比赛,我之前挂的是职业运动员,必须得去,也是接力跑项目少一个人,把我临时顶上去了。我说:教练,我半年没练了,还行吗?教练说:你就去吧,这个比赛对你没什么要求,别受伤。因为太久不练了,我已经忘记之前跑步的那种感觉了,人一旦没有了速度感,对技术的变化和节奏的掌握都会有变化。然后比赛,他们还以为我是当年的我,让我跑第四棒。结果我真是跑不动,跑一百米已经没有之前的速度感了,相当于一个初学者,但是毕竟我练了十年了,有的节奏是永远不会忘的,我的跑法还记着,但是我的身体机能、肌肉弹性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了,离终点还剩二十米的时候,我就已经动作全变形了,眼前一片黑,还有五米的时候摔倒了,摔得特别惨,现在还留着伤口。二十三号早上十点出的成绩,二十三号晚上的火车去内蒙古比赛,我一天都没有歇,那个时候感觉生活好艰难,练了十年体育,又得从零开始。我的同学高考后都出去玩了,就我一个人在田径场天天训练,,但是没办法啊!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我们暑假都会去上海集训,一练练了两个月,我是九月十号开的学,九月九号回的北京。训练的两个月中,其他人是一天练一次,我一天练两次,相当于我两个月练了四个月的量,短跑这个东西,你只要记住节奏,速度的感觉就好,练了两个月,身体机能差不多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教练也挺满意的,我自己也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了。

 

五、更上一层楼

记者:你这些经历都是很宝贵的。

史超文:又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之前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发生了变化,自己也做了些总结。因为我小学复读了两年,初中又复读了一年,身边的队友换了一批又一批。田径这个东西,可能很少有人能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大学。好多人上了大学就不练了。我也换过好多支队伍,项目也换过好多,队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从哈尔滨到这边高中,认识一批朋友。到了大学,又认识一批师哥,好朋友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我还是在坚持我最开始选择的那些东西,所以经过这么多磨砺,还是让我自己成长了不少,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你人生必须要经历的,我觉得,人生一定要经历一次失恋,还好,我失恋的比较早。但是那个时候真的是我特别需要陪伴的一段时间,也是挺心酸的一段时间,再加上考学的压力大,没有人会因为你的情感问题,最后原谅你考学失利,大家关注的都是结果。现在好多人都觉得我考上北大是幸运,但是中间的心酸只有自己才知道。

那个时候我记得,北大有一群特别好的师哥,我考学前我们也总在一块玩,后来有一天师哥说,特别想我,好久没见着我了,说在一起坐一会儿,我说我得学习,师哥说,没事儿,你来坐会儿吧,我说你在哪,他说在北大南门的网吧。我背个书包,在网吧的包间里见到了他,他在里面打游戏,我在里面看书,觉得可好玩了,他也知道我得学习,有时候我瞄一眼游戏,愣神,他就说别看了,你快看书。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选择的路不一样,我选择的是体育这个路。上初中之后,我就给自己定位成一个学渣,我觉得我自己应该跟学习没有缘分了。因为我没有参加过中考,我当时就想高考也别参加了,直接保送上个大学算了。我选择了体育,但是我是用文化课成绩、用高考来考上大学,就觉得我把我人生中从来没经历过的事,经历了一遍,丰富了我自己的人生经历。那个时候,有好多人讽刺你,也有好多人鼓励你,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我从来都不会忘记他们,他们也是我的贵人,我真是挺幸运的,遇到了许多人帮助我,最后我还是完成了心里的目标,我觉得这是我宝贵的人生经历。这事儿我跟很多人都没有聊过,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聊,大家都是关心考哪了,我说考北大了,不会有人关心你中间付出了多少辛苦。大家都是一样的,可能我训练是身体上的劳累,考文化课的同学是精神上的劳累,最后我也体会到了精神上的劳累,学习也是压力很大的。大家都是各有各的难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故事,都有不愿意跟别人提起的地方,这些都是自己的人生经历。

记者:学生运动员与从小上体校的职业运动员有什么区别呢?

史超文:职业运动员就是每个月都会有工资,就跟上班一样,他们把体育当作一种职业,通过比赛来获得报酬。我们学生运动员就是半职业运动员,一边上课一边训练还要去参加职业比赛。学生运动员很少有工资的,但有的特别优秀的也会有工资。我们跟他们最大的不同是,我们会学习一些他们学习不到的文化课,还会接触一些他们接触不到的同学。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不止有体育这一条路,我们还要有身边的同学或者老师,对于职业运动员而言,陪伴他们最多的就是身边的教练员和体育器械。

记者:你师哥已经属于可以参加奥运会级别的运动员,那他属于职业运动员吗?

史超文:其实我们都叫职业运动员,称呼都是一样的。大家一起比赛,比如全国田径大奖赛,一个跑道八个人,没有人会认为你是北大的学生就对你降低要求,大家八个人都要平等竞争,就要比谁先到达终点。但是我们可能没有他们那么多精力投入到训练中,因为我们白天要上课,有时候晚上也要上课,而他们可能是白天训练,晚上训练,他们还有专门的按摩医生,像我们学生运动员就没有这些。

记者:一些世界冠军到清华、北大上学,他们走的是什么途径?

史超文:世界冠军没多少个,国家有特定政策,一般都不公开,但是他们很少会挂清华、北大的,他们也可以叫作学生运动员,但是他们不用上课,他们就是挂了一个学籍,等到退役之后,可以选择拿到毕业证,然后用毕业证去找工作。但我觉得,这样是没什么用的,因为你没有任何技能、只有毕业证,到了工作岗位之后还是什么都不会。但是,还有一些职业运动员,他们觉得自己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了,以后也很难取得什么突破了,就到他挂的那所大学去深造,邓亚萍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觉得体育这条路不可能走一辈子,还是要学点东西。

记者:你们在运动队训练,是自己承担一些花销还是运动队直接负责?

史超文:练田径跟练别的项目还不一样,田径就需要一个运动鞋,一个短袖一个背心,你就可以练了。因为清华附中是一个特别重视体育的中学,学校的教练都是清华大学的老师,像运动装备都是自己买,有的时候是学校发,这些都是小事儿,练田径是最省钱的。

记者:那你是怎么选专业的?

史超文:我们高中有两个同学是保送来的,他们会有八个专业可以选择,但是因为他们之前也没怎么上过课,所以一般会选择一些相对容易的专业。我当时也可以选八个专业,但我不知道这八个专业录取分数分别是多少。总而而言,体育生选的一般是新传、国关、政管。我最初想选新传,因为我对新传有兴趣,后来新传没录我。我第二志愿选了国关,这个对我未来步入社会也很有帮助,如果我能处理好国家之间的关系,那我还愁处理人际关系吗?另外,这个专业也不用学习高数。不用再向高中的时候被数学虐了(笑)

记者:你觉得大学生活怎么样?

史超文:首先,作业特别多。毕竟属于文科,要读的书真是很多。我上大学之后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体育生,我就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生,大学跟高中差别很大,这些专业课高中大家都没学过,现在都是零起点,我不懂的东西你也不一定懂,所以我也从来没跟老师说过我是体育生,让他照顾一下之类的话。

记者:体育生可以读研吗?

史超文:可以。体育生考研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运动等级,达到“健将”运动等级和拿到高校运动会的冠军,当然也可以用文化课去考,但是这比较难。

记者:那你平常在什么时间训练呢?

史超文:大概是下午三点半练到六点。

记者:如何避免和上课时间冲突呢?

史超文:选课的时候尽量选在不训练的时间。但是专业课可能避免不了,那就要自己想办法,你要是不练也行,也没人管你,但你要想在体育方面有更大的突破或者想上研究生的话,还是要坚持训练的,那么学习内容就自己补课,当然,这取决于个人选择。

记者:您参加了什么社团吗?

史超文:我不想参加社团,觉得有些社团活动很难提高我的个人能力,并且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比如,我对钢琴特别感兴趣,但是我没有参加钢琴社,而是在外面报了一个钢琴班,有时间就去,这就可以自己协调时间。

记者:未来是计划保研还是出国?

史超文:首先,体育生保研只能通过体育。但是我不会因为要保研才去练,我最开始选择体育的时候,就是就想代表中国去参加一些比赛。人很少能有什么东西坚持好多年的,除非是你深爱的东西。所以对于保研,就顺其自然,如果将来真的是在体育成绩上突飞猛进,那就有可能会去上研究生。目前而言,我初步设想是,去国外去读研究生,而不是通过体育保研。我觉得这十年在体育上付出太多了,我生活里应该不仅只有体育,还应该去尝试其他的东西,就像我自己去学钢琴一样,之前我没有学过,但是因为我小的时候看过一个钢琴家演奏,他弹的一首曲子把我感动了,那个时候还是偏向于体育,没有选择钢琴。现在到新的环境了,也上了中国最好的学校,就尝试一些新鲜的事,比如学英语,从背单词开始。人总是要一个一个目标去实现,2008年的时候我想将来一定要在鸟巢里参加一次比赛,然后2013年就实现了这个小目标;最初想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后来也实现了;之后我又想着要在职业比赛上进入前八名,于是在青年运动会的时候我得了第七名;后来,要考北大,现在也实现了。现在的梦想是在体育上达到“健将”的运动员的标准,健将就是一百米在10秒50内。如果冲上健将,我可能就选择在国内上研究生。在北大,基本上过了健将就可以了,全国的大学生中能过健将的很少,一个项目就一两个人。另外,我的目标是把专业课学好,这是一个学生的基本要求,还有就是好好学英语,之前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一直在国内混,但是到了一个越来越高的层次的时候,就有了不同的认识,只有丰富自己的文化知识,弥补不足,还能有更大的发展,目标也会逐步提高,因此将来如果有机会,还是希望可以到国外学习的。我之前有个师哥,没有保上研,但是通过自己申请,去了一个很不错的学校。目前,这个梦想离我还很远,但是我会脚踏实地慢慢进步的。只有自己做好了准备,梦想一定要有,说不定有一天就实现了呢?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心想事成!

 

===================

采访记者:张琦楠,刘瑞

文字编辑:吴泽民

文章经史超文审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