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北大中文系“老司机”的养成手册——访古典文献学13级本科生岳子衡

guo  2017.02.04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124

编者按: 他手抄《十三经注疏》,热爱摇滚乐与精酿啤酒,也痴迷于乐高和摄影。他是中文系古文献专业公认的“老司机”,也是北大历史系艺术史专业推免“第一人”。2016年暑假,他在敦煌收获了羡煞旁人的爱情,也经历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意大利之行。戴好头盔,系好安全带,带你认识一个与众不同的岳子衡。

 

一、从嗜书如命弃文从史

记者:子衡你好,久仰大名,感谢你接受北大《教学促进通讯》的专访,我们想先从你大学前的经历谈起,请问你高考时为何选择中文系?高中时对哪方面的知识比较感兴趣?

上中学的时候我看的书很杂,如果不算金庸的小说,那么最早看的就是《史记》了。我爸爸是高中时候历史老师,家文史方面比较多,所以小时候常拿来看。当时有中华书局的《史记》三家注;还有《汉书》也看了一些;之后自己还买了《论语译注》和陈鼓应注的《老子》、《庄子》。主要是看内容大意,有不懂的字词就查查字典,再弄不懂也就只能囫囵着读过去,积累了不少感性经验,我对中国古代的兴趣大约就是通过读这些书慢慢培养起来的。

除此之外,西方的书也看过不少。动机也很简单,就是高中历史书上讲了很多人和他们的思想、作品,但我总觉得有点笼统,于是就打算看看他们的作品。我记得第一本是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后来就慢慢看了像洛克的《政府论》、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这些,大部分都是商务印书馆出的汉译名著那一套。读这些书的时候觉得还应该配合着历史专著看一看,因为当时刚出了威尔·杜兰特的《世界文明史》,我也买了好几册,从罗马看到宗教改革。但中学看这些书看的都很浅,倒是逐渐锻炼出看大部头书的耐心。

到高考选专业的时候对学科划分的认识还比较模糊,所以只有个大致的印象,没有很准确的认识。我对文学只能算是有兴趣,选择中文系主要是想学习一点古汉语和文献知识,读点古书。

记者:你选择中文系,父母有反对吗?

也许有一点,高三时我拿到了人大校长直推的名额,因为人大社科专业比较好,父母当时想让我去学经济、法律之类的专业,但我兴趣不在此,一心想文史类专业。后来选专业、跨专业保研,都是我自己的决定。父母对于专业的划分也不是特别了解,但经过传递一些这方面的信息他们也支持我的决定

记者:高三大家学习都比较紧张,你竟然能抽出时间看卢梭、马基雅维利的著作,是如何做到的?

岳:我高中的学习比较随意,当时老师们觉得我学习不错,但还没到稳上北大的地步考完差不多觉得就是去人大了,不料我后来考上了北大,所以还是有点运气能看这么多书,跟我高中太原五中自由散漫的氛围也有关,学校的限制不严所以我基本都是在课上看这些闲书老师们还是会有点意见,但我当时没太在意,直到四月临近高考还在读《论法的精神》。

记:这么多年来,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一本书是什么?

可能是《史记》了,我对文史方面的兴趣基本是从读《史记》开始的。初中时候每天午休的时候看《史记》。《史记》的内容经典,当故事来读很有趣

记者:这几年的古文献专业学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在你看来古文献学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岳:最大的收获就是掌握了文献学这一套方法,读起书来能更深入,也更有效率。做古代不论是文学还是历史,即使不专门做文献学,也要多少有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从小学到版本、目录、校勘,如果在文献层面的问题解决不好,更进一步的研究也很难做。能够学到这一套东西,找到门路,就是最大的收获了。做文献最有魅力的地方,可能就是能够钻进文本里去考索,解决各种问题了。虽然自己功力和经验都不够,但通过写学年论文这样的训练,慢慢能体会到这种乐趣。

记者:当初选修历史双学位是怎样的考虑?史双是否与文献学产生化学反应

岳:常言文史不分家,选历史双学位的主要考虑就是学知识和方法,像中学看历史书只是看故事,和研究的差距还很大。史双的过程中能让我接触到更多的史料,积累一些处理史料的经验。化学反应当然是有的,我觉得在文献和历史(特别是中国古代)两个专业之间隔阂并不大,两边的内容能很好地贯通起来。

记:你觉得历史系和中文系的氛围和学风有什么不同吗?

因为我是文献学专业,可能感觉两者相似的东西更多。都很注重原始材料、文献考据。历史系会涉及到对历史的阐释,不仅考证好,作出对事实的阐释。文献就会偏重考据多一些文献理论方面相对薄弱一些更多的还是要看考据功夫。

记者:你本科学的是古典文献学,研究生阶段将攻读艺术史,为何弃文从史了呢?

我之前并没有任何艺术史基础,对艺术史这个专业的了解就是从大二上朱青生老师的《艺术史概论》开始的。朱老师的课讲得很好,很吸引人;但另一方面,对我这种初学者来说信息量很大,要跟上朱老师的思路也就很吃力。过了一个学期以后,我开始看《艺术的故事》和《詹森艺术史》,慢慢有了一些基础知识以后,感觉就好得多。回头再去看大二时上课的笔记,就经常有一点恍然大悟的感觉了。关于保研,从大三开始就考虑了不少,一开始的想法是要保本专业或者历史系的历史文献学,但有一次想起来两件事,一个是在课上朱老师说过在现今的时代,做研究只掌握文献的办法是不够的,还要了解研究图像的办法,这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到了后来在暑假去敦煌实习的时候,让我对这句话有了更切身的体验。

另外就是当时《艺术史概论》结课的时候,朱老师请我们到燕南园52号参观,当时他知道我在中文系而且打算学古文献,就和我说以前也有文献的同学转到他这里读艺术史。想起这两个事以后,我就开始考虑艺术史专业。大约也是在大三的时候看了朱老师的《将军门神起源研究》,将文献、考古、图像这些不同学科的办法都利用起来做研究,让我特别佩服;到敦煌实习也是很重要的,包括之前上敦煌文献的课,让我意识到围绕着敦煌壁画或者绢画等图像,可以展开很多研究,不仅非常有趣,而且重要性也不亚于对敦煌写本的研究。所以通过这些事情,逐渐就决定了要学习艺术史。

记者:你之前接触的都是偏向于中国古代的知识,学习西方艺术史是否感到困难?古典文献的研究方法与艺术史的研究方法之间有哪些异同?

确实有很多困难,比如西方艺术史所面对的材料和方法,以及积累的一套学术传统,对我来说都是比较陌生的。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研究中国和研究西方,还有一个大的文化背景的差异在。还有就是语言,这也是一个大问题,所以算起来困难还是不小的。文献的研究方法最主要就是考据,考据在中西基本上相同,都是最基本的方法。但西方学术界对理论方法的探讨有很多成果,有很多不同的派别,而古文献还是比较看重考据功夫,虽然随着近代新材料的发现和学习西方的经验,在传统学术的基础上有了很大发展,但在理论方面可能还是薄弱一点。

 

二、游历西方国家:一个人的意大利之行

记者:今年暑假你在结束了文献学敦煌实习之后马不停蹄地前往意大利,在那边游学了近一个月,当初为何想到要去意大利游学呢?

出国游历主要的目的就是实地看看作品。为什么选择意大利,而不是英国或者法国或者其他国家,我也给不出一个很确切的理由,可能也是凭一时的眼缘吧。像英法德荷这些国家的艺术品都是很丰富的,如果有机会肯定会去看看。意大利是一直从古典时期到文艺复兴,各个时期都存在比较丰富的艺术资源。虽然文艺复兴后艺术的中心向法国转移,但意大利在很长的时期里地位还是重要的。

记者:西方那么多国家,你只去了一个,会不会很遗憾?

岳:没有啊,我去了两个呢,还有梵蒂冈。而且我去拉文纳的时候,距离圣马力诺也是很近的,如果当时我再往前走一百公里就能去了。罗马还有马耳他骑士团的领地,这些都算上就有三个国家认真说来,外出游学肯定是贵精不贵多,这次到意大利虽然近一个月,但看过的始终还是有限。

记者:意大利的英语使用环境不是很友好,与当地人交流是否有困难?你是如何解决语言这一问题的呢?

我不会意大利语,所以出发前也有这个担忧,不过室友刘周岩说了一句话后来我发现很有道理,他告诉我你在那边和别人其实也没那么多可说的。到了以后发现,游客比较多的地方用英语基本上是可以的,如果英语不行,再加点手语肯定能懂,所以基本能对付得来。

记者:近一个月的游学期间,你是怎么解决衣食住行的?

岳:解决衣食住行,主要依靠信用卡。简要说,衣服带几套轮着穿就可以了,很多教堂里面有着装要求,所以为了方便,我基本上全程都穿着长裤,一个月下来练就了特别好的耐热功夫。在意大利国内交通主要是火车,和住宿在出发前基本都可以预定好。吃饭大概就是买帕尼尼或者披萨。因为意大利人生活很悠闲,节奏也很慢,正经吃要花很多时间,但我对意大利的食物也没很大兴趣(毕竟再怎么好吃都比不上中国菜……),所以不如省下时间去教堂和博物馆。另外参观的时间和预计常有出入,经常错过午饭的点。住宿方面,因为计划一起去的同伴拒签了,所以房费是贵了一些,另外我也不善交际,所以也没选择民宿。关于出国的衣食住行这方面,家人比较担心,但我自己压力倒不大

记者:你第一次出国就一个人去了这么久,是否明显感到异乡人的漂泊感与孤独感?

白天可以发微信、给家里人打电话,晚上还可以跟女朋友视频,我几乎每晚都视频五个小时,倒没有感到非常孤独。

记者:据说淘宝可以买意大利美术馆的门票,真的有这么便捷吗?

岳:是的。举个例子,比如看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必须预定,官方网站会公布每个月的票的开票时间,一般提前几个月,但开票几天之内就会卖光,当时我在网站上已经不到票了,网上有的攻略说可以去淘宝,我就在淘宝上找了一家店,店主真的帮我刷到了票。我粗略观察了一下淘宝上的店家欧洲各国大部分主要景点的票都可以买到

记者:意大利整体的艺术氛围怎样?与故宫、国博、中国美术馆相比,意大利博物馆的游览体验有何不同之处?

艺术氛围当然很好,在城市里面随便找一个教堂、美术馆或者博物馆,里面都收藏了很丰富而且高质量的作品。如果有什么不足,就是意大利有不少博物馆都是前人生活建筑改造过来,房间小而多,展品陈列和参观路线的设计相对繁复,而中国的博物馆相对宽敞一点和国内比,意大利的博物馆显著的优势在于人少除了游客最集中的一些地方,大部分教堂和博物馆人都不多,有时候甚至就几个或者只有我一个人,比国内博物馆人山人海的感觉好多了。

记者:你在意大利去了这么多博物馆,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个?

印象最深的是乌菲齐美术馆。除了梵蒂冈,其他美术馆一般只收藏幅拉斐尔的画,但是乌菲齐收藏的拉斐尔作品能放一个房间,我顿时折服于这家美术馆的收藏数目。拉文纳印象也很深,虽然是个小城,游客少、占地面积小,但是拥有相当多的文化资源。罗马帝国后期到中世纪早期,拉文纳都是一个重要的城市,所以拥有很多拜占庭风格的遗迹。拉文纳各处的镶嵌画成就相当高,像圣维塔莱教堂、普拉西迪亚墓庙里面镶嵌画,制作都很精美

记者:之前都是看画册,真正观赏到原作时,感受如何?

岳:这个要从两方面说。好的方面有很多,首先,对于建筑或者雕塑,看照片和实物不可同日而语;对于绘画来说,画册中对原作的尺寸都要有变形,但尺寸对观众观看作品的影响是很大的,经常是看到原始尺寸的作品以后才真正对这个作品有了概念,比如像委罗内塞的《利未家的宴会》,在书上虽然标着尺寸,但毕竟在书上就只有半页,实际看到这幅画有一面墙那么大,感觉肯定就不一样,而且一般来说原始作品尺寸比较大,能看到的细节也更多。其次是考虑到作品和环境的关系,一般在教堂里看是这样的,在博物馆可能还是差了一点。

体验差的方面也是有的,有时候人很多;有时候隔得很远或者角度是偏的;而且很多画会有反光,要不停的前后上下移动才能看到全貌这些问题在画册上是可以避免的。另外就是博物馆或者美术馆的作品会轮流维护,看不到原件,比如提香在威尼斯弗拉里教堂的祭坛画《圣母子》,这次就在维护。

记者:意大利的艺术氛围,除了博物馆、美术馆之外,有没有其他城市空间让你感觉有艺术特色的地方?

岳:城市的中心城区一般的建筑都是近代的时候遗留下来的。卢浮宫的东立面所用的一些元素,在普通的民居上也能看出一些,而且在老城区里随处可见历史遗迹。还有罗马、米兰的地铁和火车上,整个车厢外侧都会涂满涂鸦,成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在罗马广场的遗址中,帕拉迪诺山上有一位帝国时期皇帝住的一所宫殿,他当时在里面留下一个跑马场,这个地方以及它周围的房间,现在用于陈列一个现代艺术展的展品,房间里用来放一些当代的影像作品,跑马场上放置着大幅的装置或雕塑而且很多内容是批判罗马帝国的。意大利的现代艺术成就可能不是那么顶尖,给人一种自从文艺复兴之后就一直走下坡路的感觉,但在意大利本土的创作还是很兴盛的

记者:你上个暑假去完敦煌之后再去意大利,有没有觉得二者有什么相似或者可以对比的地方?

我去意大利的拉文纳,它的建筑风格拜占庭色彩比较浓,拜占庭的风格又很像中亚的风格。敦煌当时和中亚的关系也比较紧密。所以它的早期艺术就特别地带有中亚地区的艺术色彩。他们在表现的手法上也有近似的地方。由此我们可知在古代的丝绸之路上,国与国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交流。

记者:听说意大利治安不太好,你在意大利有碰到过骗子吗?

岳:意大利的骗子中文说得都非常好,人均能够掌握十句话以上的中文,比如“中国菜非常好吃”之类的搭讪用语,跟他们交谈也非常愉快,但我最终会拒绝他们。他会跟你假装攀谈一番,然后向你推销他的商品,还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往你身上绑一些东西然后向你勒索。或者在广场上假装送礼品,饮料点心之类的,然后在你吃喝以后要钱。不过我看来也不是很有钱,身上也没有电脑、单反之类的值钱的东西,所以不太容易成为小偷的目标。根据过来人的攻略,小偷们一般会找上了年纪的东亚游客,特别是背着土豪包包的“中国大妈,因为她们会随身携带大量现金。不过当时恐怖袭击比较多,我去的那周连发四起,除了巡逻的警察,会有士兵驻守在重要景点附近,整个治安状况还可以。

记者:你在意大利吃没吃正宗的意大利面?什么感受?

岳:我是一个山西人,在吃面方面比较有心得,但是我吃完意大利面时候觉得它有几个明显的缺点。首先,面条本身一般,主要靠配的酱。像我们山西光是面就能玩出很多花样,比如面的种类、面和水的比例,但是意大利不行。其次,酱料也很一般,比如你在威尼斯会吃到带一股咸盐味的酱,他们的酱料选择比较单一,不如我们山西。而且他们不懂得把食材融合在一起,比如意大利的饺子竟然是一个面皮里包了点芝士,他们做饭的思路没有打开,不像我们中国人包饺子,里面的馅料千奇百怪,我觉得意大利人在做饭方面还是需要学习一个。所以我对意大利面的评价一般。意大利的帕尼尼还不错,就是当地对三明治的一种叫法,做法比较特别,有专门的面包和火腿,用一种特别的煎锅,在加热的过程中压平,味道也不错,比一般意义上的三明治好吃很多。有时我还会尝试吃生的帕尼尼,还别有一番风味,除了咬起来比较麻烦。

 

三、一点微小的保研经验

记者:接下来想请你谈谈有关保研的问题,首先恭喜你取得了北大历史系艺术史专业的推免资格,不过据说你面试之后有点遗憾,能透露一下老师面试时问了哪些让你你招架不住的问题吗?

老师会问看过哪些相关著作、对这个学科有什么了解之类的问题。因为我上《艺术史概论》的时候读过潘诺夫斯基的《视觉艺术的含义》的序言所以当时我提到了这本书以后,彭小瑜老师就联系到20世纪初新史学潮流中沃尔夫林等人追问了有关他们的史学理论,但我对西方史学史只是有些了解,还不足以在老师面前侃侃而谈。彭老师当时针对这个问题追问了好几问,所以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记者:你觉得朱青生老师最让你钦佩你的地方是什么?

对朱老师的印象主要是来自课堂。朱老师讲课是很风趣的,而且不论古今中外,信手拈来。讲课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不用说也知道是要有很深厚的积累和准备的。其次是看朱老师的书,主要有两本,《十九札》指导治学方法,《将军门神起源研究》是研究专著,从不同的方面展示出了朱老师在学术上的造诣。

记者:参加保研考试前做了哪些准备?比如读了什么书、写了哪些文章?

倒没写什么文章,主要是在看书,西方的比较多。在保研之前还看了一些中国美术史的书,内容就偏重于基础知识,比如央美编的《中国美术简史》和洪再新老师的《中国美术史》这样的。因为面试在世界史,所以马克垚老师主编的《世界文明史》、以及史学史的教材也看了看。

记者:历史系保研只有面试,能否给学弟学妹们介绍一些面试经(jiao)(xun)

岳:和老师提前联系还是很重要的,就我的专业来说,因为艺术史在面试的时候在世界史之下,但我比较熟悉的还是中国(像学年论文也是写中国古代目录学的题目)对于世界史还是有点弱,所以面对世界史老师的提问,还是感觉有点对接不上。所以如果再来一次,还是要更早准备,至少要把世界史这方面的内容再看一看,更扎实一些。

 

四、老司机的丰富课余生活

记者:其实我一直比较好奇,老司机这个名号怎么得来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敦煌实习的时候,他们觉得我懂的“套路”特别多,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名号。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

记:中文系文献学专业人数比较少,彼此之间的联系应该更紧密,平时是否会经常讨论学术问题、交流学习心得?或者谈谈你与同专业同学之间的温馨小故事。

互相交流学术问题或者学术心得也是有的,但交流的比较多的还是学术段子。在保研之前,我和陈俊旭、周昕晖同学都互相看过论文比如周昕晖比较喜欢清代的思想史,我有时候会看一些比如方技、术数之类的古代科技史方面的内容。平常大家在宿舍走廊碰见了会聊一聊平常看书看到的学术八卦。

记者:你读方技、术数这类书,有没有特别有趣的发现?

敦煌文献中有很多关于医学、算卦的内容,其中一个出土的写卷上记载了美容药膏的调配,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在课上做了展示。还有一张唐代写卷上画有全天星图(S.3326)汇集了古代甘、石、申三家星图,比较写实地反映了恒星在天空中的位置,精确度很高,收录恒星的数量也很多,可以看出古人在这方面获得了非常高的成就,但我们今天还认识得不够。有时候看一些这些内容,和平时看的经学之类的内容相比,别有趣味

记者:能谈谈你微信公众号的创办经历吗?为什么叫子横曰

岳:横曰是一次和同学喝酒之后想到的,一方面是谐音,另一方面一种随口乱说意思,表示只是自己随便写的一些文字,不足为外人道也。之前我空闲的时候就想写写东西,但是写完之后不知道在哪里发表,于是终于有一天开了公众号,然后就杂七杂八地发表了一些文章。每年一般暑假我会断更六个月,这一点对读者非常不友好,所以我非常感谢我仅有的不到一百个粉丝,他们经常能历经一个暑假而依然保持对我公众号的热爱。我在写文章之前一般会跟身边同学探讨一番,写好了先请他们看一看,也算是与读者群的互动交流。

记者: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文章的内容吗?

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定位,我会写近期的读书感想或生活感想,或者看到了感兴趣的内容探究一下。比如这次去意大利,我最近在写次旅行。我想将公众号作为一个学术演练的场所,自己发现一个小问题,然后找材料组织材料,写成小文章,也算一种练习。有些内容是一时感兴趣,比如写地铁的那一篇,学到了很多知识;内容和自己专业很近的,比如最近射箭的一篇,写完后会有一些反思,想想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现在阅读量怎么样?)每篇大概一二百吧,倒没想到之前写祝由的那篇文章成我阅读量最的一篇。12级中文系师兄们的公众号文章都办得很好,像吴比胡珉瑞师兄的我都有关注,显然比我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记者:你刚才提到你平时会喝酒,喝酒也是你的兴趣爱好之一吗?

岳:我一个高中同学特别爱喝酒,我有时会跟他一起喝酒。我酒量一般,白酒肯定不行,但我会经常喝精酿啤酒,精酿啤酒的口味可以千奇百怪,跟平常喝的燕京啤酒、青岛啤酒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品酒也是一种乐趣。(那你会上瘾吗?)鉴于精酿啤酒的价格,我觉得我是不会上瘾的。

记者:听说你的爱好之一是看电影,有什么喜欢的电影吗?

有心看一些电影史上经典的电影(但是经常事与愿违),时下流行的一些电影作为调剂会去看。会看一些有关的书比如后浪那个系列的书我看过不少有些关于对我拍照也有启发。最近在看《巴黎最后的探戈》,和之前看的《戏梦巴黎》类似,那一代人的叙述中体现出当时法国的一个断面当时左派的各种运动对欧美社会的影响也比较大。最近在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写实的反映了垮掉的一代的生活。还有像最近得奖的Bob Dylan音乐从来自不同文化的作品中总能获得不同的体验

记者:看来你爱好确实很广泛,学着古文献,听着摇滚乐。你是怎么喜欢上摇滚乐的?

岳:我对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社会的各种社会运动很感兴趣,摇滚也是当时流行的,于是就了解了一点。得比较多的有林肯公园,年代再往前会听MJ、枪花、披头士等等。因为听歌也会对歌手做一步了解,比如说看《约翰·列侬传》,电影、文学、音乐等都相互影响,了解越多促使你去听、去看更多

记者:你经常会在朋友圈发一些乐高的图片,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玩乐高的呢?

乐高是我小时候作为玩具玩的,后来还一直在玩,父母总觉得长大了还玩这个挺奇怪的现在我会做一些建筑,这个过程非常好玩。用乐高做模型也要不停开脑洞,查很多资料,连带着也能学点知识。比如去年我做了伊势神宫的正宫,这个神社是日本神道教祭祀天照大神的神社,据说里面还供奉着天皇三种信物之一的八咫镜,神社有独特的制度,每隔二十年会重建一次。(A、B:各方向视图;C:原建筑)

岳子衡制作的伊势神宫正宫

 

伊势神宫正宫原图

 

记者:熟悉你的人都知道你摄影技术很高,室友的微信头像都是你拍摄的。你是何时开始玩上摄影的?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岳:高考完买了相机,之后断断续续一直在拍照。因为每天都在室内看书,拍照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能让我经常出去走动,关注到身边的人事(因而不至于呆在寝室里发霉)。技术并没有很高,在学校里拍的几张照片将就能拿出来看看。(燕南园;刚学夜景的时候拍的太原;家里的花)

 

记者:听说你在室友去德国交换期间还占用他的床铺搞了一个摄影,天天钻研微距摄影,能谈谈当时的动机和过程吗?

岳:当时室友去交换把床铺都清空了,我就搭了一个简易的影棚,想学学静物摄影。然而静物对于前期和后期的要求都很高,我投入的时间也不多,经过一个学期并没有钻研出什么来。只能给自己拍微信头像,和高写期末作品集的封面。(A:小女孩背影;B:一只蚊子;C:高写作品集封面)

 

记者:听说你最近在手抄《十三经注疏》,最初动机是什么呢?现在进展如何?

文献学专业与经学关系很近目前再上过的课里除了《孟子》、《论语》,也零散地了解过一些其他经书,但还不是很全面。手抄主要是要避免阅读不细,通过这个过程可以熟悉十三经的基本内容,同时也会参考历史上一些重要的注本用去很多时间可能会持续好几年

记者:能否谈谈你未来的学术生涯规划?将从哪些方面继续充实自己、提高知识水平?

能做学术是最好的,以后可能会考虑出国读书,至少要熟悉西方的理论方法。不过我目前的兴趣点大概还是在中国古代,因为我对艺术史专业目前也只是入门水平,规划也不可能特别详细,现在还是要静下心来多读书。

记者:好的,这次访谈就先到这里,谢谢你的配合,祝你在今后的道路上一路顺风!

岳:不客气。

 

=================

记者:徐韫琪,王钰琳,刘周岩

采访时间:20161020

编辑:王钰琳,徐韫琪

2016112日,经岳子衡审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