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体育是进步的阶梯——访体教部钱俊伟老师(二)

guo  2017.02.04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76

二、训练,贯注的是向上的精神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您的定向与徒步课和攀岩课吧。

钱老师:我每周四节课,周一是两节定向与徒步,周二是两节攀岩。每堂课28个人,因为体育课都是小班教学。我的课不太好选,一般是最终选上人数和预选人数是1:4。从选课情况来看,同学们还是有运动积极性的,但我们的硬件资源不够,体育课也明显偏少。我的课上有不少蹭课的学生,他们说“老师,我不为了学分,就想跟着您练一练。”我说行,跟其他学生一样地教。

定向与徒步这门课每一堂课要跑八九公里,有时去圆明园,因为新的环境会有新的感受,也提升了运动的兴趣,学生们很开心。我崇尚自然主义教育,学生们一定要接触大自然,这样更能体现全身心锻炼的作用。

这门课还采用了移动互联技术,手机安装运动app,一堂课跑了多少米,轨迹在哪里就一目了然了。根据记录的运动过程可以帮助他们分析,跑的是不是科学,应该怎样优化。

记者:户外运动应该受天气的影响比较大,教学内容是否有相应变化?

钱老师:肯定得灵活调整。像定向与徒步课,如果是天气比较好的情况下,一般就要出去运动,有定向跑、有野外生存,有搭帐篷、露营等技能。如果是雾霾天或者雨雪天,我就会调整成室内的课,讲解一些相关知识,环保、安全、急救等。还会发给他们一些材料,让他们分组进行讨论,最后留30分钟时间,每一小组派一个人做presentation(展示)。或者有时候带他们走进专业的户外设备店,让他们认识户外运动的穿着和使用装备。一件户外运动衣价格为什么是上万,和我们平时穿的衣服有什么不同等等。

攀岩课还会根据季节变化进行调整。秋季课程,先让学生在户外爬,天冷了,再转到室内做技术练习,或者团队素质提升;如果是春季的话,我就会先在室内做团队素质的熔炼,然后进行一些基本技术的学习,最后再出去在攀岩墙上攀爬。

当然,我们也要学习北欧国家的先进户外教育理念:没有坏天气,只是你没有穿对衣服!

 

记者:攀岩这门课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应该是很高的,对选课学生有额外的要求或限制吗?

钱老师:没有限制,而且绝大部分都能坚持下来。在课程过程中,学生的每次进步我都会记录下来。他们爬了几次,每次爬了几块,到达了东西南北中的哪一个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进步。他们在攀岩过程中,旁边给别人打了多少次保护,我都会关注。

期末的时候我会详细分析数据,选出最优秀的前60%,给85分以上。最终分数中还有体测,我的体育课能拿高分的一定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同学。

客观来说,攀岩课还是很困难的,经常会有中途想退出的学生。我给那些想退课的学生说,遇到困难就要转向吗?你可能会失去成长的机会。北大学生都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把他们的进取精神激发出来,克服困难和挫折不成问题。

不只是攀岩技能和身体素质的训练,学生都可以通过这门课学到攀岩精神,知道顺利登顶一次之前其实已经失败了几十次。还有团队精神、责任心,勇于攀爬,主动攀爬,被动脱落,这也是人生的精神与生活的动力。这些孩子,我相信他们在以后的道路中,会比别人更理解奋斗的含义,更理性地看待成功与失败,更明白什么是尊重与尊严。

记者:这种“攀岩精神”如何体现在日常教学中呢?

钱老师:课程开始,我就会讲攀岩的基本姿态安全、礼节,见老师怎么打招呼等基本内容,并督促大家在以后的技术练习中形成习惯。良好的运动习惯比身体训练本身可能更为重要。我上课就是在搭造平台,让学生去思考,去发现,去感悟。我不会空洞地说:在大家攀爬遇到困难的时候要鼓励加油支持,登顶要欢呼之类,但当学生真正有体验的时候,他会发自内心地遵守攀岩的规范和礼仪。

这门的人数不够学校安排助教的条件,但我每学期都会自费请几个过去的学生来做助教,每人每学期800元。因为课上需要随时关注每个学生的情况,及时点评和纠正,而且当助教其实是更好的学习与培养方式,好多助教后来都成了山鹰社的队长、副队长。定向课也是这样,助教后来往往成了定向队的队长或定向协会的会长。我认为这个钱花得非常值得,课上助教都很认真负责,帮助了别人,也提高了自己。

我教学上特别注重学生“软实力”的培养。我认为,在学校里,体育课是培养学生协作习惯、团队精神、规则意识最好的载体。体育运动注重相互支持与鼓励,握手、加油、感谢,这些东西看似很微小,但对一个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体育课上大家不是虚伪的礼貌,而是真正体验到礼仪的内在含义,会形成一颗真诚博爱之心。

体育讲究规则、尊重规则。韩国、日本的体育尤其是户外项目比我们发达,他们的规则、礼仪意识也更强。有时户外运动碰到韩日来的同行,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感受到他们良好的素养和团队强大的凝聚力。这些年我们总说要培养领军人才,领军人才最重要的是什么?恐怕并不是个人的专业技术,而是能够带领大家朝着一个目标前进的领导能力。

 

记者:您的攀岩课和定向与徒步课,与山鹰社和定向协会的活动有关吗?

钱老师: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但有一种互相促进的作用。不少攀岩课的同学,对户外运动产生兴趣,又掌握了一定理论与技能,于是加入了山鹰社。也有可能先加入山鹰社以后,发现攀岩好玩,又去选了攀岩课。定向课和定向协会的关系也是这样,课程和社团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因为我同时也是山鹰社和定向协会的指导老师,攀岩和定向课的助教我都会从山鹰社和定向协会中有经验的同学中找,通过当助教,他们带团队的能力都有进一步提升。

记者:这些年学校体育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倾向,但北大一直顶住压力,山鹰社及其它户外项目开展得有声有色。

钱老师:其实户外项目肯定是存在风险的,不可能百分之百安全,尤其山鹰社这种达到专业水准的攀登活动。我来北大之前,2002年的时候出过一次山难,死了五个人,那次是反季节攀登,太鲁莽了,教训深刻。前两年我带冬训时也遇到过小型雪崩,有一位同学韧带撕裂。今年十月份有一个学生在野外攀爬的时候,突然滑坠六米,多处擦伤。

其实我也有压力。很多朋友都跟我说,你没事老带这帮人,爬什么山呀,多危险啊等。但我觉得年轻人需要攀登精神,在探索自然中,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才是最好的历练。训练、准备、观察、判断、坚持,经历失败与成功,这不正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吗?“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只是看一看体会有限,亲密接触山水,才能成为仁智之士。

 

另外,我对我们的技术,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有我们现场的把握能力有信心,风险是可控的。同学们也知道风险,以专业精神对待,风险可以降到一般运动项目的水平,比如足球也会受伤,跑步也可能崴脚。我和同学们信心都很足,这几年我带他们出去活动很多,2009年登玉珠峰,2010年西藏那曲科学考察,去年阿尼玛卿雪山,今年卓木拉日康峰,以及明年的珠峰北坳、卓奥友和后年的珠峰攀爬。

 

2018年我要带同学们站到世界最高峰上,这也是我们为北大精神的一种贡献,在整个高校、当代青年中,发出一种高昂的声音。北大有十多个户外社团,这在全国的高校中是最多的,很多地方也会来向我们学习。户外探险,这种挑战能够在北大生根发芽并非偶然,北大孕育了这样的文化、这样的精神。其它项目也不错,我们现在已经组建了三十六支代表队,代表北大参加定向、跆拳道、武术、高尔夫、滑雪等比赛,都能拿到赛事的前三名的名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