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认识自我,认识世界——访心理学专家韩菁老师(二,3)

guo  2017.06.10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5

三、心理问题的诊断与治疗

记者:心理学有很多不明确之处,那么心理医生在咨询和诊断的时候,有什么基本的原则和方法吗?

韩老师:临床诊断有一套标准的,具体个人的情况主要靠心理医生的经验和专业训练啦。如果说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找到心理问题的原因也比较重要。不过原因也不那么好找,比如同样的成长经历在一个人身上造成创伤,而其他人有类似的经历依然健康长大。很多东西可能并没有明确的因果关系。

幼年的成长经历对一个人会产生影响是弗洛伊德(编者注:Sigmund Freud,1856—1939,奥地利精神病医师、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的假设,但后来人们发现很多人回忆起来的幼年创伤性经历可能是假的,虽然细节详细、栩栩如生,但纯属虚构。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有的人可能会把听见的东西当成自己的经历,甚至可能会把心理医生有意无意的暗示当成自己真的经历。

我并不反对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新的人际过程,即你和心理医生之间的交往和交流,他让你学会怎么面对这个世界,调整你面对世界的态度。我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学会建设性的人际交往模式,自我认知模式,可能会让你变得更加豁达、更加宽容,会让你过得更幸福快乐一些。所以我认为心理治疗还是有效的。

记者:那么什么是比较好的心理医生,如何选择心理医生呢?

韩老师:找到适合自己的心理医生常常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你要去寻找,我有三点建议:

第一点,应当是一位靠谱的心理医生,现在这个行业鱼龙混杂,当我们没有鉴别能力的时候,首先可以考虑找一个相对靠谱的机构、有口碑的医生。

第二点是要意识到心理疾病有不同的缘由和过程,要解决的问题也在不同的方面,你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虽然说我们心理医生面对的都是整体的人,但是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倾向性,或者感兴趣,或者更擅长,或者更有经验的领域。比如有的人是亲子关系,有的人是婚姻问题,有的人是职场发展。比如在亲子关系方面存在问题的,可能找做家庭治疗的医生更合适。

第三点是个性化,有时医生和患者确实需要个性匹配,或者某些微妙的因素,比如说个性强势的男医生可能更代表了患者童年的父亲。这就是很微妙的东西了,有的时候一个人会找了十几个才能碰到适合自己的医生。

记者:一般人没有专业知识,但也经常会遇到要处理心理问题的时候。比如有人向你倾诉什么的,有没有简单有效的可以安慰和帮助别人的办法?

韩老师:那就是接纳。这个人一般并不是要你帮他/她解决什么具体问题,所以不要轻易出主意,更不要轻易驳斥或排斥他/她。无论他/她说的对或不对,你就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之类就够了。

心理治疗是比较专业的问题,一般人可能会弄巧成拙。我自己也迷惑过,曾经有一位朋友,刚开始交往时非常投缘,但后来作为朋友我感到越来越受不了。因为她一会儿会使劲地赞美我,让我乐得晕头转向;但是转眼就使劲地贬低我,让我的心情非常之不爽。后来我只好调整心态,用专业眼光来分析她的行为,慢慢意识到,其实她和她母亲的关系是有一些问题的,在她心里我代表了她母亲的角色。一方面她需要讨好我,得到母亲的接纳;另一方面她要打击我,考验母亲的耐心。我如果接纳她,她会在和我的交往中重建她的信任关系,但是我究竟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呢?

其实我们心理医生日常生活中也只是普通人,至少我是不带着专业眼光出门的啊。

因为我与她的关系是朋友而不是医患,不能涉入太深,但是她的抑郁和自杀倾向又让我担心,不敢放手。就去请教我的督导,怎么办?督导说,如果没有收费就不要管了,管不好。医生收了费,这样才能产生距离感,才能以职业的态度面对病人,病人也对医生更有信任和尊敬。

所以我认为普通人面对真正精神有问题的人时,应该交给专业医生来处理。对这位朋友呢,我不准备介入太深,不去探究她的童年,她的亲子关系。但对她采取一个接纳和宽容的态度,这也对她也有所帮助。她天天挑衅我的时候,说实话我也觉得厌倦,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自我成长过程。

顺便说个故事,普通人群不太能识别精神病症状,在萨克斯的书中写道,有一位虔诚的信徒得了脑肿瘤,出现了胡言乱语、行为错乱等精神症状,却被认为是“得道”或觉悟的征候,延误了病情。所以当我们有所怀疑的时候,要及早就医。

记者:您对国内心理医生和心理治疗现状有何评价?

韩老师:心理医生的培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我觉得国内真正合格的心理医生不是太多。 这有历史原因,因为经验传承很重要,而以前我们这领域的研究是被政治所压制的,没有好的老师、医生去带,也没有较好的培养路径。这些年很多来考心理医师证的人鱼龙混杂,不乏自己有心理问题的人,想通过学习来解决自己的困惑。他们有时甚至会有优越感,觉得比没有得过病的医生更懂得病人。其实真的如此么?

好的心理医师心理要强大,要会去接纳,并且有相当的专业技巧。我们缺少对心理医生从业资格的一套专门的分析。有些心理医生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相关的教育、理论也比较缺失。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吧,现在已经比以前规范了许多。

关于治疗方式,心理治疗流派众多,通常大多数只停留在聊天、疏导层面,而真正意义上的心理治疗则应重塑一个人的人格,通过清理童年和过去的创伤正视过去、达成自我谅解,重新面对新生活,这是一个非常深入而漫长的过程。心理治疗不是理智层面的思想教育,它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在患者与医生的互动中重新体会自我,而不是单纯的因果关系。

在业内,确实存在个别心理医生,虽然名气很大,经常在媒体上侃侃而谈,但基本都是瞎扯。比如有一位,碰巧对她的个人情况和治疗案例有所了解,知道她根本就没入门,名气完全是炒作起来的。但很多患者相信这种名人效应,有时名人的光环确实会给患者提供心理支持,但是也有病人被耽误了治疗。

一般的治疗,多多少少有点用处,至少是个安慰。但是优质的心理治疗很难,弗洛伊德本人也没治好几个病人,这些病人都长时间跟着他。 在给患者做心理治疗时很难产生成就感,这也是我当初离开精神科的原因之一。

记者:对于一些明确是后天造成的心理创伤,比如战争后遗症之类,在大脑的物理层面上有反映吗?

韩老师:理论上可能有,目前CT、核磁之类的检测手段精度还远远不够。要区分神经链接层面的形态差异,这种精度我觉得需要更高精度,而且更多动态的研究,比如纳米级?的仪器,跟目前仪器的分辨率差了好多个数量级。所以说,心理学很多研究是瞎子摸象,没有可供使用的高精度设备无法真正触及到问题实质。

但是这些年神经心理学的发展突飞猛进,功能核磁,神经染色之类研究特别多,尤其现在AI的发展迅猛,资本的大量投入,基础技术的快速涌现,正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时代,我相信很快会有更多的研究和结果。

记者:在临床层面,比如精神病院有什么好的治疗手段吗?

韩老师:精神病院的治疗主要是对症治疗,控制症状为主,精神类药物都是处方药,因为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一定会同时存在很大范围的副作用。所以没有足够多的专业训练和经验难以驾驭。

大多数类型的精神病目前没有可以根治的方法和药物,所以还是平常多注意心理健康,多运动,保持良好的心态最重要。有轻微症状的时候,及时就诊和服药,效果也还比较好。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7年3月24日,上午9:00-11:00

录音整理:张姣婧,王钰琳

文字编辑:王瑞扬,孙甜甜,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7年6 月 5 日,经韩菁老师审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