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运动中感受生命的意义——访心理学专家韩菁老师(一,3)

guo  2017.06.13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93

三、极限运动

记者:您有什么特别难忘的运动经历吗?

韩老师:太多了,骑马被马欺负很郁闷,所以当马赏脸配合,与它有交流的时候就非常开心。骑行破风很快乐,滑雪跳包又恐惧又开心。不过改变我最多的是爬四姑娘山的三峰。不自己爬一次雪山,永远无法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是感动,更是成长。

我是学医的,作为非专业登山人士,我给自己设定登山上限是海拔7000m,再往上绝不尝试。到多少海拔,关键还是看个人的身体状态,如果你本来高原反应就比较严重,更不要去逞强。在生命的极限,不是勇敢和毅力就能克服一切的。

海拔5355米的三峰。是个入门级的技术型雪山。

那天早上我们一行15人从成都出发,中午到了海拔3000m的四姑娘镇时,当时就有人高原反应了。我多次进藏都没有严重的高反,队友们说我一上高原就两眼发光,我则有些怀疑自己是投错了胎的藏人。在高原大家的体能下降时,我的下降不多,所以在平原我是弱驴,在高原就伪装成强驴。第二天出发登山,傍晚时分,到了海拔4300的大本营之后,15个人下撤了6个,大家开始被高反煎熬,我却吃饱了躺下就着。

半夜两点钟,闹钟一响,一骨碌爬起来。向导们做饭,我就被派去挨个去敲所有人的帐篷,把那些高反得七荤八素的人们都叫起来,爬山啦!为什么要这么早?因为下午两三点钟,是雪崩的高峰期,要在那之前下到雪线以下,至少走过雪崩的高发段。上雪山是要设计线路,并严格按计划执行的,在规定的时间没到什么位置,你想坚持,领队也不让上了。以上说的都是理论,其实四姑娘的三峰没有那么多的积雪,压根儿就没有雪崩机会,但是也要早出发,是为了留下足够的下山时间。

过了4700米就全部是陡坡了,平均坡度四十五度以上,登山杖就地放下,因为两个手都得腾出来抓石头。而且一路是碎石坡,没有可以当做固定点的岩石,所以也无法修路绳。那时天还全黑,戴着头灯,在雪地里手脚并用地爬着。现在回想起来真挺可怕的,如果是白天敢不敢走?我这个胆小鬼还真难说。

过了5100m的垭口后,就更陡峭了,我们的队伍还剩下5个人,领队刘博挨个给几个队员加油,鼓励我说,你能上去,你一定要坚持。我也信誓旦旦地表决心:好,一定坚持!

到了最后的150多米坡度有85度,这里开始修路绳,用上升器,而且需要一点点攀岩技术。向导扎西把我的上升器挂上之后,因为飘着雪,没过多久就结冰了,结冰之后齿轮变得光滑,卡不住绳子,我一动就往下掉了一米多(好像算不上滑坠?)。当场吓得吱哇乱叫,无论如何,放我下去吧!保命要紧,我不登顶了!天气太冷,扎西摘了手套,除了半天冰也没有搞定齿轮,就把那个冻住的齿轮放到唇边,化开了冰块。让我既感动又惭愧,乖乖地爬山,也不叫唤了。

登顶经历非常难忘。在5100米的垭口,可以看到大峰二峰。当时在下着雪,没有指望看见她们,但是老天爷格外眷顾,在我们上到垭口的时候,天色方亮,大峰从云层中浮现出来,给我们看了几分钟,又悄然隐去。而挂在路绳上攀爬的时候,二峰又出来了一会儿。在山巅的凛冽中看见雪山,激动和壮美,与看图片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而我们上到三峰顶的时候,幺妹峰悄然露出真容,让我们仰慕了我们一下下,太壮观,太美。三峰的山顶就像一个巨大的刀片一样,随时会塌下来的感觉。扎西说他每次从来不带5个以上的人登顶,因为担心山体会垮掉。虽然很美,也很感动,但是我还是基本吓傻了。后来看照片完全是弱智表情。山顶特别冷,那种冷入骨髓的感觉,不仅人在颤抖,是连牙都在磕磕磕,8月,我们穿着羽绒服,冲锋衣,在山顶牙齿打颤、浑身哆嗦。。。

为什么要去登山?乔治.马洛里说:因为山在那里。其实这句话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们会把自己的梦想和想象统统投射进去。而这次登山,我懂了为什么要登山,如贝尔·格里尔斯(编者注:Bear Grylls,英国探险家、主持人、作家、演讲家。2006年,因其在探索频道主持节目《荒野求生》中所食用的东西太过惊人,而被冠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称号,也因此闻名天下)所说,登山是在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理状态都是最佳的时候,把自己推到生死的边缘。登山会改变生活态度和世界观。只要你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登山,对很多事都可以看得更开,不再患得患失,一地鸡毛,活的比原来更简单、更纯粹。你会珍惜活着这种感觉,发现事情更有乐趣,更积极,世界的色彩更浓烈,更美好。而不如意的事情则更容易忘却,放下。而且知道,无论多么艰难的时刻,熬一熬,总能过去。

高海拔地区氧气含量比平地低很多,人的反应速度大为下降。真正登顶之后,人都比较木然,不是宣传和想象中那样激动欢呼什么的。下山后的感受也是觉得这种近乎玩命的经历真是一件蠢事,有一个山鹰社的孩子说,类似“产后抑郁”。但大约一个月过后,你就开始慢慢地怀念那段经历,再以后,你可能就会规划下一次登山。而雪山对自己的改变,才会慢慢地体悟出来。

而且爬雪山会让人真正体悟到谦卑,相比雪山,我们太渺小,没人会觉得自己征服了山峰,而是觉得上天的眷顾让我能够登顶,我们对于雪山,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而已,但是蚂蚁回去之后,会变成一只快乐的蚂蚁。

我觉得,如果身体允许的话,一生之中,一定要登一次雪山,这会成为你以后人生的巨大财富和精神力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四姑娘山上雪地里,在头灯映照下的红景天,然后就熬过来啦!

记者:有没有可以提前判断高原反应的方法?应该跟个人的体质指标有关。

韩老师:大概可以有个判断。我之所以高反不严重,是因为代谢率偏低。强壮的人有可能高反更严重,因为肌肉耗氧量比较高。到目前为止,我前前后后进藏区11次,回来之后也多次与心脏、麻醉科的医生同学们探讨过这个问题。高反的严重程度应该主要取决于代谢率。我的血压、心率、呼吸频率、体温都偏低,而这些指数高的人高反可能就会比较严重,甚至有人会头疼得十几天睡不着,更严重什么肺水肿脑水肿什么什么的。

记者:头疼会对大脑造成损伤吗?

韩老师:头疼是因为血压升高,颅压高,因为在氧含量降低之后,要有更高的心率、更高的血压来保证大脑的供氧。短暂的头疼不会有多大问题,时间过长的缺血就不好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