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北大学渣的迷茫(匿名)

guo  2017.12.05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27

还记得几个月前高考刚刚结束,朋友圈里又是一派“心寄考生,感慨人生”的煽情图文大观。“想当年啊”,“高考结束两周年纪念”,“一年。”,一群只不过是年轻得参差不齐的人非得要有股沧海桑田的感觉,不知为什么这会让他们上瘾,而“这已经是最后一届90 后高考啦”的惊人发现更是让他们疯狂。“变老”这件事仿佛是一种看似苦涩的谈资,但他们根本就乐在其中,我想或许这仅仅是因为,其实我们还年轻吧。

话说回来,距离我高考结束真的已经过去两年了。不谦虚地讲,考得真是很好,所以根据中国现行高考制度与各地招生规则,我现在在北大。

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我在北大上学,总是会被冠以学霸之名。一开始还有虚荣心泡泡在阳光下五彩缤纷的,但慢慢地就怕了。怕那些假装崇拜的目光,怕那些突然提高了n 个八度的惊叹,怕那句就要脱口而出的“来我们家坐坐吧,我儿子明年高考”。但最怕的还是——“学霸啊!”

骂谁呢。

说实话,类似的感觉我一点都不陌生。因为我个子比较高,目前已经卡在193cm 很久了,每每遭遇惊叹后的盘问,例如“193cm 这么高啊!怎么不去打篮球,多可惜啊”我总会在内心翻上无数个白眼。


所以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北大的一定是学霸,而从我目前绩点来看,算是一个所谓的学渣。大一入学时学长学姐们就早已父爱母爱泛滥地说过,“刚入学的大家呀,绩点不求高只求不要给后面拉后腿,稳在3.5 左右就可以啦,到后面再往上冲一冲,光明的未来就在等着大家了呢。”

然而在各种3.8 学婊们互相膜拜的险恶环境中,两年过去了,我那最初就自卑不爱说话的平均绩点,才小心翼翼地上了3

“—你是不是不努力学习啊?

—可能吧。愿意听故事么?我讲讲吧。”

故事还得从未成年的时候说起。当我还是个矮得很从众的近视的小胖墩的时候,我的成绩是很差的,而一个成绩不好的戴眼镜的又有哮喘的小胖墩,宿命就是被欺负。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一次体育课——多次课跳鞍马不过却直接坐在了鞍马上的我,终于忍受不了其他人的嘲笑,躲在了厕所里。厕所又臭又热,透过满是蜘蛛网的小窗看到老师在点名,点到我没来的时候大家都笑了,老师竟然也无奈地笑了。

后来大家都顺利地飞过了鞍马,而我躲了一整个早上。或许是被熏的吧,或许是前一天同桌把我喜欢的学长是谁告诉了全班,我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既然与众不同,那就与众不同吧,而且我要坚持与众不同下去。我开始疯狂学习,或许是真的有些天分,也或许是因为没人跟我玩,我慢慢就到了班级第一。我做到了——你们瘦,我胖;你们喜欢数码宝贝,我看百变小樱;你们喜欢女生,我喜欢男生;你们成绩不好,我全班第一。

成绩好果然是万能的。在老师的钦点下,我顺利掌握了班长权力,同时我也开始长高了,长高了就变瘦了,哮喘也好了,更欣慰的是,你们也全都近视了。最后直到小学毕业,我还是全班第一,仿佛到了人生巅峰。

故事讲到这里,好像是一个俗得掉渣的学渣逆袭事迹。但现实总归没那么简单,因为小学毕业成绩太好,进了全市最好的中学,理所应当地被自动划进了最为吃香的“理科实验班”,从此走进了风雨飘摇的六年。完全不擅长理科的我硬着头皮在实验班死撑着,直到高二时已是四面楚歌——数理化生全面崩盘。我再一次被逼到了边缘,于是我不顾家里的反对选了文科,不是因为所谓的文科情怀或是家国梦想,而单纯只是,我读不下去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经过了两年的起起伏伏,我在高中的最后一次考试拿了班级第一,同时也是年级第一,而这次成绩让我来到了北大,我仿佛再次来到了人生巅峰。但现实总归没那么简单,因为高考成绩太好,我有了选择热门专业的机会,家里出于本能苦劝我理所应当选了经济,于是从此我又与数学续缘,各种专业课自然不会放过我。


“—也不全是文理科原因吧,没有其他原因?

—有啊,我这两年干了很多事。

—那你活该啊,为什么不好好学经济呢?

—因为我不喜欢啊。”

突然意识到,我好像没有像励志非主流故事里写的那样,在选专业时坚持与家里争吵,为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不惜离家出走来坚持反抗,而是就乖巧地接受了,原因也不复杂,就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坚持有什么意义,对未来的选择更多是迷茫。——“你怎么可以迷茫呢?你可是上了北大啊。”

可是我真的感觉到了些许迷茫。

翻了翻朋友圈,原来我这两年什么都尝试过,当初也都觉得很有意义。参加过学生会、团委、社团、中心,办过活动也参加过活动,原来自己这么看不起绩点啊。于是我试图从所有的经历中总结出点什么,可以让我优雅而做作地挥下若干以“我坚持过”为开头的排比段,但终究无果。我发现我曾坚持过,也曾放弃过,曾当过学霸,也曾当过学渣。它们唯一的共同点只有,我知道那是我经历过的,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懂了。原来我并不是想坚持与众不同,我只不过想坚持活得真实。

爱我所爱,想我所想,迷茫就迷茫,被逼就被逼。生活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的,我唯一能抓住的只有自己了。是学渣还是学霸,是坚持还是放弃,其实都只是人们共同想象中的戏谑罢了吧,而真实就像拥有可以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朋友,每次夜聊从大笑到大哭,每一寸踏实和细腻都入骨三分。

在这个园子里,或许需要多一些除了心理咨询中心的所谓“急诊”之外的谈心之所,不需要再拘泥于朋友、同学、老师等熟人关系圈的害羞与难以启齿,能够实实在在地解决所谓“迷茫”的老毛病,我想,这是我唯一的一点小建议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