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留住好时光——岁月如歌,永沐师恩(高莹)

guo  2017.12.04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41

岁月是如歌的行板,回忆是动人的笙箫。

梦想和语文老师们

曾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老师,终日讲授着最爱的文学,和一群正当好年华的青年在一起,争着朝夕,怀想未来。这个梦想一直从小学做到了大学,终究是在又一个选择的十字路口与之分手。现在想来,梦想初衷很可能和求学时的老师们有关。

十载求学时光,一路走来,印象最深的是几位语文老师。她们就像最初的摆渡人,陪我从岸的这头行至岸的那头,继续下一阶段的学业。小学语文启蒙老师是郭老师,她的女儿和我同龄,我在1班,她在3班,这让我总觉得她不是老师,而更像一个母亲。小学一二年级时的班主任是她,写得一手漂亮板书,端正的正楷字,写在黑板上甚是好看,用力的程度让黑板上留下了粗细适中的板书。幼年顽皮,像男孩儿一样好动,有一次因为着急上厕所还被高年级同学冲撞,摔破了下巴,也是老师带我去医务室,后来还替我换药水。小学高年级时遇见了另一位好老师,同样是语文老师加班主任的陈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关怀,让我当班长、推选我做大队长、让我参加诗歌朗诵比赛,几乎把一个小学校能够给予的锻炼机会都给了我,更不用说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现在长大了,老师也结婚生子,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不仅是做票圈的点赞之交,也保持着每年固定的见面聊天。

初一时的语文老师性格爽直,有次考试考不好还被老师找去谈心。后来的张老师尽职负责,作文必面批、知识点归纳详细完整,最后带出了全市语文单科最高分。

成长和三中的老师们

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呢?大概是从意识到过去的自己多么幼稚、愚蠢的时候开始的吧?回望高中三年,自己就像一块锋芒毕露的原石,时不时就刮擦碰触,多亏了老师、同学们的包容和关怀,石头才不至于被切割成碎片,而是慢慢磨平自己的棱角。在高中时代,收获的不仅是知识,更有成长。

曾经听过段长说,“高中三年会成为你们最怀念的时光,你们会在梦里无数次梦到”,当时不信,人生有多少好时光,三年不过白驹过隙。毕业了,方知此言不假。

我们2013届是看着旧教学楼倒下的一届,也是看着它拔地而起的一届,更是在实验楼留下最久足迹的一届。我们是幸运的,陪伴着三中一同见证成长。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呢?大概是回望过去,意识到曾经的自己多么幼稚和无知的时候吧。

老师就像摆渡人,三年一轮回,年年岁岁摆渡人,岁岁年年人不同。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高中三年里,得到老师们太多眷顾和帮助,不成熟的自己,飞扬跋扈的自己,骄矜自满的自己,敏感焦虑的自己,都被老师们用心呵护着,悉心教导着。他们给予我的,不只是学业上的指导,更是成长之路上的温暖陪伴。

高一时我还在外语实验班,是班主任丽琴老师的语文课代表,每一次作文被当范文时,老师都会对我提出更高的要求,更多的修改意见。当时心血来潮创办了古典文化社,还得到了老师的大力支持。后来文理分科,我也离开了原来的班级,但老师仍然关心着我的学习和成长,每一次的进步,老师都看在眼里,在办公室遇见,总会热情地问我学习和生活情况。

文科班的老师们更是我征战高考的强大后盾,也是成长中的引路人。高二时克波老师因病休假,新来的林增芳老师没有因为和我们短暂的缘分而懈怠,课堂上细致的讲解,课下耐心的辅导,成绩出来后犀利的点评,都让我的数学成绩不断进步,一度是年级最高分。后来克波老师回来了,林老师也回到原来的班级教学,再后来,每次返校都没有再见到老师,一声迟到的谢谢都来不及。

语文老师丽娟老师不仅名如其人,端庄美丽,每次看老师的穿着都赏心悦目,课上也不容易走神。从不用麦克风的老师为了让全班同学都能清晰地听到讲解,一边上课一边在教室里“转悠”,让在课上打瞌睡的同学们防不胜防。明明可以靠颜值,却要秀实力,说的就是丽娟老师。在她的用心教学下,文科1班和2班的语文从来稳居年级前二,高分也常年被两班同学垄断。这背后是老师的心血,为我们搜集作文素材到凌晨一两点,让我们去办公室面谈作文,稍有退步就鞭策我们,每一次小测都用心批改,每一次作业都细心讲解。有时候午饭回来还能看到老师在教室里为个别同学辅导作文。每次去办公室问问题时,老师还会拿出小零食与我们分享,有次早读课上,老师拿出几大包零食来奖励我们考试的进步。为每一个学生尽心尽力,为每一次课充分准备,是老师教会了我用心把事情做到极致。

数学老师克波老师不仅课上得好,还常用“激将法”激励我们,他总结整理的口诀“逢圆做半径,再做弦心距”、二阶导知识点都让我们烂熟于心,几年过去了仍历历在目。

英语老师侃哥又是一位颜值与实力齐飞的老师,上课风趣幽默,知识点讲解细致,作文批改不仅关注语法,更关注行文逻辑和观点表达。在他的带领下,班级英语成绩常年第一。

我们亲切地叫地理老师艳姐,温柔好脾气的艳姐会因为我们班一次测验的退步而失眠,次日顶着黑眼圈来上课时,我们是满满的心疼和自责。原先我的地理并不是优势科目,但在老师的指导下,我的地理成了拉分科目,更有信心把它学得更好。

政治老师坚哥不仅传道受业,还会与我们分享自己的思想,课上为我们读海子的诗,一针见血地进行时事点评,这些都让我们脑洞大开。当时也许似懂非懂那些深刻的洞见,到了大学后慢慢开始领悟老师的真意。

在高中敏感叛逆的时光里,帮助最多的还是文科时的班主任张友文老师。和老师发生摩擦了,和同学闹不愉快了,考试成绩退步了,自主招生前怀疑自我了,考试前焦躁了,都是老师陪着开解和疏导。现在想来,曾经的自己多么幼稚可笑,幸而成长之路上有一位师长愿意包容你,开导你,陪你走过难熬的时光。

在高中三年时光里,教过的老师都在生命里留下了或深或浅的足迹,每次回校看到有短暂师生缘的老师们亲切地叫着自己的名字,那份欣喜和感动让我更加明白毕业典礼上校长的那句话,“三中永远是家,在外久了常回来看看”。

高中三年,笑过,哭过,感动过,悲伤过,跨年的温暖烛光,谢师宴上的合影,都在诉说着曾经最美的岁月。这里是家,永远的港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