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行走北大(海淀桥北大黑喵)

guo  2017.12.04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82

       几年前,我还是一名北大新生,手里捧着《初入燕园》,搭乘着北大的校车,从南门驶入,到东门去报道。经过南门那片工地(当时新太阳学生活动中心还在建设)的时候,看着不太平整的路,心里默念,这是北大的老校区吗?当然,后来发现,这就是北大,就是北大的主校区。过了几年,新太阳学生活动中心是建成了,虽然距离预想中的“学生活动中心”差距有点远,但是还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的。更令人遗憾的是,北大的工地一点都没有减少,似乎总有搞不完的工程,以至于同学们都戏称自己生活与学习在北京工地大学,虽是调侃,但是更多包含着无奈。毕竟,大家都想着“博雅塔下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读书”,而不是穿梭在轰鸣的工地中,呼吸着飘散的粉尘,伴随着巨大的噪音入睡。我想,北大的校园中应当回荡着爱国关天下的呼声与琅琅的读书声,这才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地方呀。

       北大主校区的东半部分主要是教学区,分布着二教、三教、四教、理教、文史楼以及一教,这都是同学们日常去上课的地方,暂且不提由此造成的中午的农园食堂与燕南食堂的“人山人海”,单单是走路就够呛了。曾经流传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二教、你却在理教。虽然从二教到理教也走不了几步,但是每当在第二节课与第三课之间的时候,许多人往往从一个教学楼要转战另外一个教学楼,而两节课之间也只有短短的20分钟,此时便体会到什么是恨不能飞檐走壁。而另外一条引人议论的路便是老校医院那边的路,前几年是建设科研楼,科研楼建立起来以后又拆了竹林餐厅建设新楼,总而言之,那边的路总是封着,开着的路总是坑坑洼洼非常不平,夹杂着时而过去的渣土车,以至于大家都吐槽,那边的路似乎从来没修好过。

       行走北大,不得不提的是雨天的北大。每当下雨之时,便会有著名的康(博思)河(现在康博思换了地方了,看来可以改名了),不仅未名湖成了海洋,似乎整个燕园都成了海洋。不知道从何时起,北大的排水系统变成了这样的不灵光,但是截止到目前为止,北大的排水系统还是不灵光。于是大家纷纷吐槽:要知道北大多厉害,就到中午的燕南和下雨天的康博思看看。好玩的是,有的比较机智的北大同学甚至在网上呼吁能够决策的同志去体会一下北大的厉害,进而拯救同学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至于那些同志体会了与否,暂未可知,但是结果是尚未拯救。可以确定的是,李克强总理前往农园食堂就餐的时候,门口还有安检,当然是体会不到中午12点农园的厉害。

       北大当然会有些老问题,毕竟历史悠久,就会有历史的包袱。但是,鲁迅先生也说过:北大是常为新的。相对应的是,北大也有新问题。如今,每当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就会发现宿舍楼下堵满了车,连走路有时候都得左避右让,更别提如果发生火灾该怎样顺利逃生。颇为有趣的是,禁止停车的标志与黄线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反而是与横七竖八的小黄车相呼应。在小黄车尚未兴起的时候,北大宿舍楼下也是堵车的,但是大多还是能正常停放,毕竟一旦不正常停放,有可能会被楼长或其他人移走,进而影响第二天找车。但是小黄车兴起之后,同学们看到车棚下都停满了车,自然给自己找个借口就选择瞎停呗,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车,第二天也不指望骑这辆。本来或许还能有激励东找西找去找个合适的位置,现在似乎一点激励都没有了。结果就是,楼长看到门前乱停的小黄车,叹叹气,整理一下,回头一看,又停了好几辆。转念一想,或许在最初要投放小黄车的时候,学校相关部门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也没有相应的规划,以至于现在的略显混乱。共享很好,但是需要有序。

       行走北大,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是私以为都是可以解决的,关键在于要有改革的决心,要愿意吸纳同学们的意见,从而做出更合理的规划,建设品质校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