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品质”校园里的一天(文/燕园笑笑生)

guo  2017.12.04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78

最近有一个很火的词儿,叫“品质校园。品质,品质。这世上的很多事情,往往你越是强调他,反到越证明了他的脆弱。

走在这金秋的燕园里,抬头望,满眼的金黄,是怎样的一番生机盎然,诗情画意,这,是品质。低头细看,咦?不远的地方,正在尘土飞扬,几年前垒起的砖,现在好像又多了几块儿,只是锤凿之音还依旧,坑洼之地仍未平,据说,这,也是品质,是在路上追求品质的品质。

只是这路呀,未免走的有点儿太长,不知其尽头在何方。

 

哎,何时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品质校园生活啊?!”呆曾叹了口气,这个在园子里浸泡了八年的文科老博士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了他崭新,而又依然如故的一天。

这些日子,眼前的许多场景,都会让他在心里情不自禁地呐喊一声:

“哎!品质校园呀!”

 

早上8点,呆曾深呼吸几次,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昂首阔步地走向食堂,他默默地对自己说了声:全新的一天,从吃好早餐开始!加油!

他微笑着向前,微笑着,食堂出现了。

哎……”他如往常般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怎么今天的人比昨天还多?

松林的外面,一条蜿蜒曲折的队伍,伴随着焦灼但却不得不放缓的脚步,正一点点地在向前挪动。队伍的尽头是那样的遥远,仿佛热气腾腾的包子变凉的时候,还无法与之相见。

呆曾小跑了几步,毅然加入了候包大队中。

 

时间恍若蜗牛,呆曾无聊地从书包里掏出手机。

BBS上十大新帖子,题目栏上赫然几个大字:“松林包子惊现爬虫!

呆曾使劲咽了下唾沫,狠狠地关上了刚要打开的网页。

往下看看吧:

“农园食堂学生和教授因座位问题发生矛盾。”

又是座位,想到这里,想到午饭时打仗般的拥挤豪夺,呆曾不禁打了个哆嗦。

“别想了,中午再说中午的事儿,先喝碗粥暖暖胃吧。”

 

呆曾向前一看,哎呀,终于快到了,还有三个人了。

怎么不动了呢?

呆曾伸着脖子,前面一大妈正在售卖口前犹豫不决。

您要什么?”卖包子的阿姨有些急了。

三丁还是青菜呢?三丁还是青菜呢?”大妈喃喃自语。

“您到底要什么?”

“好吧,就青菜了!”

大妈一猛劲儿将嗓门儿提高了八度:

来——四十个——青菜!

“四十个?”

“对!”

售卖阿姨愣了一下,但还是熟练的拿起了夹子,一边夹一边开始认真地数了起来:二、四、六、八……”

大妈心满意足地笑了。

 

十分钟后,呆曾终于吃到了他渴盼良久的早餐。

他将一大口粥放在嘴里,缓缓咽下,而后长吁了一口气:

“哎!品质校园呀!”

 

早饭终于结束,呆曾穿过依然望不到尽头的排餐大队,打算去图书馆为论文找点儿资料。

来到阳光大厅,呆曾检索一番后发现,啊呀呀,想看的文献都在北大古籍馆呀,不用去国图绕远啦。

“不对!”

呆曾一拍大腿,忽然想到,古籍馆早就开始维修整改,一本书都借不出来了!改造结束的日子遥遥无期,尚是一个未解之谜,真的让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

呆曾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找个座位看看书吧。

 

在二楼转了一圈,封了一半准备改造的图书馆大多数阅览室都已闭门,只剩下长长的走廊里,几张拥挤的桌子旁,人挨着人,正自习得紧张。

人太多,换一层吧,楼上应该好点儿。”呆曾自我安慰道。

三楼,依然如此。

四楼,没好到哪儿去。

五楼,哎呀,终于有了一个空位。只是那个空位挨着窗户,窗户的网有些破损,微微透进些凉风。

就在这吧。”呆曾坐下来,投入到了阅读中。

 

正当呆曾沉浸书海之时,忽然,一声“同学将他拉回了现实。他抬起头,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正冲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呆曾心头一紧,脸上不禁泛起微微的红晕。

“同学,不好意思,这个座位有人了。”

啊?”呆曾愣了一下。

“你看这本书是我放这儿的。”

呆曾低头一看,才发现这个座位旁边的座位上,有一摞书,其中有一本是横过来的,正占据了他面前桌子的一部分。

呆曾无奈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哈。”

呆曾抬起脚,刚准备离开。只听得一声细声细气的呼唤:

“快来呀,亲爱哒,我把他赶走了呢。”

一个男生随着话音低头从角落里迅速飘来。

呆曾又是一阵猛烈地摇头,目不斜视地离开了。

“哎,品质校园呀!”

 

呆曾走在图书馆的楼梯上,“阿嚏,阿嚏!连续几个大喷嚏袭来,想是刚才破窗的风吹的受了点儿寒。呆曾顺势想从书包里掏点儿纸巾。呀,出门匆忙竟忘了带纸!好吧,去商店买点儿。

呆曾的大脑飞速旋转起来:“去博实?博实早就不在了!去文史楼?文史楼的小卖部也拆了。一教?好像也没了。哎,近处竟然没有一家商店!”

眼瞅着鼻涕眼泪就要汹涌而出了,呆曾灵机一动,对,去最近的食堂,也体验下久违了的挤饭的“热闹”。

呆曾飞速冲向了燕南食堂。看了看表,十二点零六分。

买了一包纸巾,他便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整整十五分钟后,他才端着托盘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有些口渴的呆曾走到了卖豆浆的窗口。他看到那里的大妈十分热情,面带微笑,双手将豆浆放在他的托盘上。在这拥挤嘈杂的环境里,这一小小的举动不禁令呆曾有些感动。当他正要以微笑回应大妈之时,只听到一声亲切的关怀从大妈的口中徐徐吐出:

“老师,您小心烫着!”

呆曾心头一凉,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

昨天的小伙子今天咋就成了老师,是岁月赋予了我这般模样?还是这品质校园促我成长?

呆曾又一次无奈地摇了摇头。

环顾四周,别说一个座位,就连站着的地方都成了宝贝,这个走了下个立即抢上。

呆曾只得学着旁边同学的模样,站在那儿开始了他的午饭,不知怎得,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了小时候去乡下爷爷家看过的猪圈,脑海里不停地冒出一个词儿:

“刨食儿”

 

终于,吃完了饭,从食堂里出来的呆曾觉得自己浑身大汗,头也跟着眩晕起来。他手搭额头,觉得有点儿烫,便想去校医院开点儿药。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周折,呆曾终于坐到了大夫的面前。

“哪儿不舒服呀?”

“感冒发烧了。”

“好,验血去吧!”大夫麻利地撕下一张纸递给呆曾。

“可是,可是……”呆曾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什么呀,不验血怎么判断病情。”大夫有些不耐烦。

“好吧,要相信科学。”呆曾自我安慰着。

“下一位……”大夫拖长了音调。

昏聩迷蒙的呆曾听到这一声呼唤时,一下子想起了在松林买包子的大妈。

 

终于拿到了化验单。

“大夫,您看看。”呆曾一脸的诚恳。

“啊呀呀!你看看,白细胞有点儿高呀!小心得白血病呀!”大夫不停地弹着手上的单子。

“额,我只是感冒有炎症,外加发烧。”呆曾解释道。

“嗯,我知道,就是给你提个醒儿嘛。”大夫有些不屑,“好,给你开两盒消炎药。”

“那您能不能给开点儿退烧的?”呆曾补充说。

“这个没必要,因为你这病毒很厉害,退烧药也没用,烧烧就好了。”

“额,那我多久能好呀?”

“这个嘛,要看你个人的造化了。”大夫笑着,打印了一张药方递给呆曾。

造化?哼!造化!我造化好着呢!呆曾气的不知说什么好。

当他回过神儿后,抬头一看,已经走出诊室很远了。

“哎!品质校园呀!”

 

好吧,还是回宿舍歇歇,然后献身学术吧。

呆曾在宿舍小憩了一阵,然后打开电脑,准备查点儿资料。

“哎,校园网又上不去了!”

半小时后。

“上去了!呀,知网怎么又打不开了!”

就这样来回折腾了好久,呆曾一篇论文也没下载成功。

老天爷不让我学习了,那就看看剧放松下吧。于是,呆曾在电视剧和外卖的陪伴下,获得了这一天中,唯一的,片刻的宁静。

 

十一点半,环顾了下刚能塞下他和书的寝室,听着窗外咚咚咚的施工声,呆曾带上耳塞,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呆曾做梦了。这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梦里,他没有排队就吃上了松林的包子,在图书馆尽情地浏览古籍,然后发现那里自习的座位很多,情侣不多。校园里随处可见便利店。食堂里没有人站着,大家都在慢慢寻找自己喜欢的美食。校医院的医生水平一流,态度和蔼。校园网不仅上内网运速一流,连翻墙都是嗖嗖的……

呆曾走过校园的西门,他看着阳光下那闪闪发光的“北京大学四个字,发出由衷的,灿烂的笑容。

 

“咚!咚!咚!”

呆曾忽地从睡梦中惊醒,耳塞掉在了枕头边。

哦,又施工了。

哦,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