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王月震)

guo  2017.12.04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72

整个暑期,我的状态是蛰伏的,因为除了学校我哪里都没有去,可我却仍感觉自己访遍了大师,游遍了万水千山,汲取了人类博大精深的智慧。带给我这一切的是书籍,书籍带我领略了壮美的山河景象,呈现给我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道德经》中云:“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

天地万物本身都有起始,这个始作为天地万物的本源。如果把握了本源,就能认识由它繁衍出的万物,而对由它繁衍出的万物充分了解后,反过来又能更深一步地来理解万物之本源的精微,这样终生不会有危险。封闭一切外来的诱惑,专注于内,精心修行,一辈子也不会劳苦。如果打开欲念的孔穴,整天忙忙碌碌追名逐利,这样一来这个人就终身不可救药。能够明察秋毫、见微知著才叫做“明”,能够柔弱安忍、韬光养晦才是真正的“强”。内心深通一切、万象了然于胸中,却能收敛他的智慧之光,不给自己招来祸患,这是因顺常道的应有之义,是真正的智慧。

人生短短数十载,时光宝贵,大好时光岂可荒废,只有兢兢业业,克勤奋进,才更加靠近天地万物的本源。打开欲念的孔穴,整天忙忙碌碌追名逐利,离人生的本质便会渐行渐远,不可不说是一件憾事。

 

一、向圣贤求人生哲学

    《论语·子罕》云:“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孔子的“四绝”或曰“四毋”虽寥寥数语,确具有博大精深的境界:

    “毋意”,就是不要有主观的成见。任凭主观臆断,自以为是,人就处于身心被局限、被束缚的状态,人生被囚禁在痛苦烦恼的牢笼中;“毋意”教导人要认识“意”的本质,发觉“意”的局限,从而从“意”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毋必”,就是不要求人生一定要如何,做一件事必然要怎样。“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得志时就以天下苍生为己念,使天下人都如自己一样,不得志时就安贫守道修养个人品德。孔子深谙此理,所以“毋必”,就是怀有非功利的心态看淡结果。

    “毋固”,就是不死守教条,可以随时变通。《周易》阐发变易之道。万事万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宇宙在变、自然在变、人也在变,人的身体在变、思想在变、感情也在变,没有不变之事物。正因为如此,孔子认为行为的标准是可变的而非固定的,是活的而不是死的,是因时因地而转移的。他的行为“无可无不可”,这便是“毋固”。

“毋我”,就是不自以为是。闻道者,可和光同尘。唯道是从,我之不存,便是“毋我”。孔子善于向别人学习,“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二、经济学为欠发达国家的前途指明方向,风物长宜放眼量

孔子的“四绝”以及周易的智慧告诉我们,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个人乃至国家甚至整个人类的命运的改变是应有之义,中西方智慧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有异曲同工之处。1979年诺奖得主经济学家亚瑟·刘易斯(W. Arthur Lewis)说过:“如果问题在于一个民族为什么做出某种选择,答案通常在于它的历史;但是如果问题在于它为什么具有那种特定的历史,我们则需面对宇宙的神秘性。幸运的是,并非所有的答案都依赖于历史。”20世纪50年代经济开始腾飞的日本与亚洲“四小龙”,70年代以后的中国、越南、印度、毛里求斯都通过经济的发展改善了国民的福利,而日本、亚洲“四小龙”的资源的严重稀缺被主流经济学认为是不适合发展经济的,是有历史依赖的,然而这些国家或地区的发展给主流经济学当头一棒,而恰恰印证了刘易斯的论断。

连国家的命运都可以改变,遑论个人。我们经常会抱怨我们福利不如欧洲人民好,生活不如欧美人民那样幸福,我们常常抱怨我们生不逢时,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如果我们有更好的出身有更好的环境我们会做更大的事业,可一个真正优秀踏实的人是不会受自己的出身与所处的环境所限的,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的价值恰恰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体现出来,不是吗?如果我们有像欧洲国家那样的福利待遇我们还会如此努力吗?如果不努力还指望整个国家有活力吗?那句“这是个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我恰恰只认同前半句,我始终认为“这是个最好的时代”,无论生在什么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我们如果有真才实学,我们会引领这个时代,我们会使这个时代大放异彩。很多时候我们一定要明白,一定是我们做了最好的自己,才有资格去评论环境评论国家,而不是反过来。而社会日新月异,做最好的自己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学习,读圣贤书,与圣贤对话,与智者同行,拒绝喧嚣,拒绝浮躁,内心永远有一方净土,即使在嘈杂的闹市,我们依然有自己的坚守,依然心无旁骛地在思索在前行。

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完全得益于读了林毅夫教授的书。没有成为林毅夫教授的嫡传弟子是莫大的遗憾,但是正因为有此遗憾才倍加珍惜他给我们上的课,倍加珍惜读他的书的时光。他的《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充分信息与国有企业改革》、《经济发展与转型:思潮、战略与自生能力》一脉相承,自成体系,给读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分析经济问题的视角和广阔的思考空间,最主要的是他提供给学生的方法论和做学术的哲学让学生受益终生。

 

三、站在历史的维度审视人类,格局不局促胸襟不狭隘

这部分以读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桑本谦教授的文章“把《权力的游戏》和《三体》放到一起看,结论细思极恐”的读后感论述自己读历史的一些感悟。读到萨特的“他人即是地狱”引发了我进一步的思考。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真的做错了,是因为他人的眼光、他人的言语让我们觉得仿佛真的是我们做错了,他人是地狱,我们有没有勇气做我们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文章引用了写出了轰动全球的《人类简史》与《未来简史》的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观点:“糖比武器更致命”——“全世界每年自杀的人数超过了死于战乱和暴力犯罪的人数总和,人们更担心营养过剩而不是营养不良,高血压和糖尿病远比饥饿更可能夺走人们的生命。”若不是对冷战时期的军备竞赛有深入了解,不会写的这么深刻:近半个多世纪的和平正是由于冷战时期美苏两大帝国当年承诺的“互相可摧毁,不可建立反导系统”,这是一种军备竞赛导致的战争一触即发进而带来了短暂的和平的“和平悖论”——并不是双方过于弱小而放弃战争,恰恰是双方的军事实力强大到足以相互毁灭对方而导致双方都不敢发动战争,因而人类才获得了短暂的和平。这恰恰说明了在序贯动态博弈中建立可信承诺对于博弈结果的重要影响,以色列的一个基本国策可以说明这一点:以色列有一个基本国策是“坚决不与劫机的恐怖分子谈判”,开始恐怖分子或许还有试探性的机会主义行为,在经过几番试探后发现以色列政府的态度果断坚决,因而恐怖分子的劫机案件在以色列基本上销声匿迹。这正是因为以色列政府建立了可信的承诺因而改变了博弈结果。而美苏正好也建立了这样的可信承诺——双方均不可建立反导系统。也正因为“和平悖论”才引发了作者站在历史长河的角度重新审视人类:人类的和平如此短暂,短暂到这种和平很可能只是历史的偶然。我们智人诞生的这七万年来,一直坚持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现在的物种数量已不足七万年前的1%,单单这一个事实,就已然说明我们智人并不是天然爱好和平的物种。

这些深邃的思想让人时时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格局和气度,逃离出蝇营狗苟,锱铢必较进而无尽烦恼的闭环逻辑。

 

四、结语

读书使人理性,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到:“没有理论的思维,就会连两件自然的事实也联系不起来,或者就会连二者之间所存在的联系都无法了解。唯一的问题是一个人的思维正确或不正确,而轻视理论显然是自然主义的思维的最确实的道路,因而也就是不正确思维的道路。但是,根据一个老早就为大家所熟知的辩证法规律,错误的思维一旦贯彻到底,就必然走到和它的出发点恰恰相反的地方去。”经验主义只相信最简单的经验,它是使科学走向神秘主义的道路,而读书使人远离经验主义,尊重真理。

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理查德·A·波斯纳说过:“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道德辩论会进行得最为激烈。”人们试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做评判的时候,先了解事实是一种更负责任的表现,做出的结论也更人信服。读书使人尊重事实,不随意做评判,即使做出评判也要有事实与理论根据,而不会沦为感性的奴隶。

《老残游记》中有一段话:“天下大事,坏于奸臣者十之三四,坏于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倒有十分之六七。”在没有正确的方法论指导,没有做事实调查,没有熟练运用理论的能力时,仅凭一颗所谓的善意也可能适得其反。这并不是否定人应该有善意,而善意是基础,读书恰恰使人的善意被用到最恰如其分的地方,让人的善意释放出最大的能量,避免“好心办坏事”的悲剧发生。

读书可能不能带来直接收益,却通过改变底层价值观慢慢改变了人的行为。也正因为读书使人变得理性,变得智慧,人们处理事情才会“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读书是成本最低的学习方式。柏拉图已逝,鲁迅已死,老庄早已驾鹤西游,我们已无机会向他们请教,即使是仍然在世的当代大儒,见上一面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但是借助书这个媒介,我们便可以在更深人静的时候,向他们学习人生智慧,而读书付出的只是毅力与信念,但这却是成本最低的学习方式。与我们交谈的都是圣贤大儒,俨然大师亲自为我们授课,何其幸运!英国著名数学家伊萨克·巴罗说过:“读书的乐趣,就在于能结交很多比我们高明的人,指引我们走向广阔的人生。”读书是一种成本最低的与大师学习的方式,是成本最低的走向广阔道路的途径。

读书也是成本最低的社交方式。我们在与人相处时,再也无需低级地取悦讨好他人,幽默感与才气通过谈吐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让听众如沐春风,久而久之身边结交的都是灵魂高尚的朋友,而这些人是真正的人才,这些人有渊博的学识,有崇高的品格,有宽广的胸襟,是任何投机短视的人终其一生都结交不到的朋友。

    有这样一个典故:一游客就要因口渴而死,佛陀怜悯,置一湖于此人面前,但此人滴水未进。佛陀好生奇怪,问之原因。答曰:“湖水甚多,而我的肚子又这么小,既然一口气不能将它喝完,那么不如一口都不喝。”人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却不知如何抉择,其实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佛陀告诉我们:“弱水有三千,只需取一瓢饮。”在林林总总的美好事物中,我选择了书籍,在茫茫书海中,我愿意皓首穷经。在人类的知识海洋里,徜徉终身,取一瓢就已知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