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人物/李梦欢(上):跳出舒适区,人生不设限

guo  2017.12.05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48

李梦欢,北京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律硕士(非法学)专业。通过七八个月的认真复习,他终于圆梦燕园。在重回校园之前,他当过三年多的监狱干警。听他讲高墙之内的故事,就像看谍战片一样刺激,那扇门后,人心诡谲、暗流汹涌。监狱就是社会的缩影,管犯人就是一门大学问。今天,他将与我们分享自己的经历和高墙之内的故事。
 
逐梦燕园:从李队到欢哥
人生两条路:一条用心走的梦想,一条用脚走的现实。

——无名氏

因为梦欢在同学中年纪较大,大家半是敬重半是玩笑地喊他“欢哥”。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重回校园时,他说,“年岁渐长最可悲的不是一事无成,而是不能和那个平庸的自己握手言和,又对未来束手无策。如果我继续在监狱中工作,一眼就能望到之后的人生轨迹”。他意识到,如果安稳地待在体制内,从父辈和自己的经验来看,“一旦行业和单位不景气,个人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

关于未来,原以为在监狱工作过的他会选择刑法方向,但他结合自己的工科背景,倾向选择知识产权法,做专业代理。谈到职业规划时,他依旧对刑法很感兴趣,这从他和刑法、刑事诉讼法授课老师的积极交流就能看出,但他也谈到,自己不再是二十出头的人,关于未来他任性不起,不能全凭自己的兴趣做选择,而有更多的现实考量。“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弗罗斯特的《林中路》道出了站在选择的路口我们的徘徊,最终走的道路也许无所谓好坏,只是选择的不同,取舍得失,自在心间。

身份切换:借他者之眼看世间百态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在职硕士课程

为什么本科专业是通信工程,工作却与监狱有关?“本科专业在考公务员时有很大的选择局限性,最后去了监狱也算是阴差阳错吧,就当自己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了”。干警在监狱中的角色是管理者,在这个独特的环境里,他看到了社会的另一面,还有那么多人,那么多与我们不同的人,离我们日常生活较远的人,过着很不一样的生活。“人的眼光总是向上看的,更多关注的是比自己更高阶层人的生活,而较少向下看”。国贸的凌晨,灯火通明;贫瘠的乡野,纵横交错,这就是中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城市白领们一身光鲜出入写字楼,田间农民们踩着泥泞扎入土地。在干警、学生的身份转换中,他看到的是不同阶层的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在职读法大的民商经济法硕士时,他接触更多的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那时他的交流面从公务员、企业管理人员到监狱服刑人员。用他喜欢的一篇文章《我的朋友胡适之》里的一句话说就是“上到达官贵族,下到贩夫走卒”。工作日是狱警,周末是学生,身份和思维方式的转换是最大的挑战:在监狱里,他是管理者;在学校,他只是普通学生。也正是这样的身份切换,让他能有机会看到社会不同阶层人的日常生活。“世界太大,生活有太多面,你不可能经历每一种生活,但你所接触的这些人,都可以成为你看世界的眼睛”。

 

归来再看:校园与社会

重回校园的他仿佛看到了7年前的自己,优秀的同学常让他回想7年前的自己在做什么。“做回学生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不用再管人了 ,不用关心300个人的日常生活和思想动态。相对于监狱工作,学习相对单纯,付出和收获成正比,工作可不一定,人的不可控性大,并不是为犯人们操碎了就能平安无事,工作上一丁点的失误都可能留下永远的污点”

 “人要在二十岁的年纪做加法,不断丰富自我;临近三十,就要开始做减法,剔除负累,去标签化,让自己纯粹化,选择好人生的道路,专注地走下去。而我,非常遗憾在该做减法的年纪还需要做加法,一面想象七年后的大家会多厉害,一面告诉自己牛逼是来不及了,过得认真还是能做到的。”

韩寒在《后会无期》里借角色之口说,“连世界都没有观过,谈什么世界观”,那么见识过复杂社会后重回象牙塔的欢哥对社会和校园有什么体会?“相比职场人,学生有很多试错的机会,大多数时候即使错了后果依旧在可控范围内,但工作没有给你试错的机会,一旦犯错很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校园其实就是小社会,并不是纯洁无染的‘象牙塔’,这里也会有勾心斗角,同学之间可能会为了奖学金、交换机会、留学机会而明争暗斗,但相比社会中的竞争,这些都相对温和。大多数人作为学生,还能保持最初善意,心怀温暖,没有太多警惕心,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纯粹”。

  • 监狱风云:欢哥前的李队监狱工作教会我,你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

    ——李梦欢

    狱侦干事集合

    在监狱里,梦欢的身份是 “李队”。一个队长要管理分区内六七十名犯人,如何实行有效管理是个难题。同时作为狱侦干事的他亲历监狱管理,这些经历在我们外人看来是相当传奇了。

    窃听风云:“一长八大员”

    “它们正式的说法是使用力量,私底下的叫法是‘一长八大员’,都由犯人组成,‘一长’是指监狱生产线的线长,‘八大员’是早年的统称,现在主要包括负责药品管理的卫生员、安全员和负责看管监区的坐班员等。其中,坐班员一般会选盗窃犯担任,因为作为惯偷的他们眼贼手快,能够及时观察监区犯人的一举一动”,没想到犯罪业务专长在监狱中也派上了用场。“耳目”一般会从监区犯人中选出5到6人,对于这些积极协助狱警管理工作的犯人会有考核加分。

    那么如何筛选“耳目”?“ 客观的考量因素是看罪名,看所犯的罪是否性质恶劣,犯某些罪的犯人不能成为耳目,比如涉及毒品犯罪、诈骗罪等。另外,新犯人来了以后会有狱内侦查干事找他们谈话,了解基本情况,试探他们关于减刑的想法,在聊天过程中观察本人是否靠得住”。耳目可以说是犯人中能够“为我所用”的“精英分子”,都有比较好的自我保护能力,较少暴露。“在耳目的管理上,也是有讲究的,不同类型的犯人用不同的耳目,我们还会利用彼此之间的小矛盾让耳目相互监督,这矛盾还不能太大,太大就可能诬陷栽赃”。

    和武警一起巡逻

    监狱管理:与犯人斗智斗勇

    社会关系尚且复杂难以理清,更别说监狱关系,在这样的环境中,狱警的管理难度很大,因为不同类型的罪犯被关押在一起,每日同吃同住,在相互交流中会相互切磋,产生新型犯罪手段。对每一封信件,监狱都有专人检查,犯人有时会使用黑话和暗语指挥外面的同伙处理财产,甚至还有借机往监狱里捎毒品的。狡猾的犯人瞒天过海,将毒品藏匿在信件中,到了每半年一次的例行体检时发现犯人的尿检呈阳性,这才在倒查中发现时信件有问题。另外,每一通电话都会被录音和监听,并附有详细的通话记录。

    对于一些特殊犯人需要特殊对待。“在所有犯人中,入监不满一年的犯人情况最复杂,这时会有比较多犯人的配偶与其离婚,也会有犯人因入狱时间短,还不适应生产任务而出现问题。他们需要特别关注,由犯人担任的包夹人员会对这些特殊犯人进行24小时的看护,以防发生自伤自残等意外”。不好管理的还有快出狱的犯人,他们会以为监狱管不了他们而开始“放飞自我”。对于涉枪、毒、暴、黑的“四涉”人员,监狱会从入狱关注到出狱,因为此类犯人危害性大,最爱挑头闹事,出狱后危害性也大,需要被从头至尾地监控。在名单中,一共有25类犯人需要被重点监控,其中之一是同性恋,“监狱中一旦有同性恋犯人,不论真假,都会带来管理上的困难,情杀和情伤常在同性恋犯人中发生”。

    监狱日常:摇摆在人权与敌人之间

    犯人与家属会见

    文娱活动

    目前监狱管理已经在保障人权的目标指导下有了重大进步,但这在李队看来是走上了另一个极端,“当监狱中犯人的生活水平和福利保障超过了国家平均水平,我们是不是要反思这样做的合理性”?这会不会导致一些社会边缘人群产生“渴望”入狱的想法?在下乡调研时,李队得知很多孤寡老人希望自己被送进监狱,因为监狱的待遇比很多养老院还要好。“监狱犯人有公费医疗,病了给看,心理出状况有专业疏导,逢年过节有小礼物,中秋有月饼,元宵有汤圆。在监狱里,犯人一天三顿饭管饱,每天能有一顿肉菜,每周有肉包子吃,面条和油条各吃一次,伙食标准比很多贫困人家好多了”。李队接触过一个因拐卖儿童入狱的犯人,在入狱之前,他的左腮帮子总是鼓鼓的,一问才知道他因常年吃不饱饭,于是等到有馒头吃的时候每次都留一点在腮帮子里,饿了的时候就嚼一点,这样就让他十分满足了。就是这样一个在监狱外连馒头都要“吃一点,留一点”的人,到了监狱里,渐渐发展到每餐馒头都剩下,饭菜浪费的程度。

    如果不能对监狱教育报以过高期待的话,那监狱应当在社会中扮演什么角色?“监狱应该让犯人一辈子都不想再入狱”。如何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有效地矫治犯罪、预防再犯罪是老大难问题,目前还没有行之有效的措施。监狱的福利越来越好是我国刑罚保障人权的重要进步,但不可否认的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十分突出。“制度的设计和制度的实施有很大反差,这是任何制度都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到最后,制度会以在一定环境下最合适的方式运行”。在没有替代以“打”为主的惩治手段前,一味强调人权保障和人文关怀是否会让监狱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监狱工作中,李队还感受到明显的“敌人刑法”特色,让犯人充当“耳目”,定期召开三情分析会(狱情、犯情、敌情),在考核评语中经常出现的“认罪悔罪,靠近政府”表述都体现了这一点。“耳目”是针对敌人使用的手段,三情之一就是敌情,敌人才要靠近政府。

    检察生产工序

    监狱生产:流水线上的犯人们

    作为一名监狱干警,李队一手管犯人,一手抓生产,他的角色大多数时候是管理者,但总在谍战风云和生产车间中转换自如。监狱生产也是工作的重要内容,作为后备干部的他为了系统掌握管理学知识,念了法大的民商经济法在职硕士,为的是让自己的专业知识更好与生产实践结合。当监狱都在强调创收时,只有不断接受新知识,创新管理才能做好工作。“监狱就像一个加工车间,生产出的产品一样会流入市场。作为代工方的监狱还会发展出自己的特色产品,比如河北保定监狱,它的支柱产业是印高考试卷和制作防盗门,石家庄女子监狱做得一手好警服”。他所在的监狱以制作手机数据线为主要业务,某品牌手机市场占有率下滑后,监狱转向制作衣服,很多我们熟悉的运动品牌,除了它们自己的加工厂外,少部分会交给监狱代工。在接到生产任务之后,李队会先了解所有工序,从头至尾学习一遍,确保自己对流程、机器的熟悉程度不逊于犯人,这样便于制定合理的工作任务和工作时间,也能防止狡猾的犯人偷工减料。生产场景让他想到卓别林《摩登时代》里的画面,工人们(犯人们)在一条条生产线上做着低附加值的工作,重复性劳动和外面的生产车间并无二致。

    遇事三思:识破犯人的假面

    队前训话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情况复杂的犯人。李队用斗智斗勇来形容和犯人的相处过程。刚毕业时的李队还处于学生向狱警的身份转换阶段,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面临着多么复杂的环境。监狱中犯人去买东西要狱警带着,不能单独行动。有一次,犯人们看李队是新人,百般奉承、花言巧语,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图说服李队带他们去买东西。李队在“念过书的就是不一样,李队就是高学历有素质,李队真好”的花式奉承下有些飘飘然,就破例带着犯人们去买东西,事情被发现后犯人们就推说是李队主动带他们去的。“监狱里即使是打架都没有那么简单,两个人打架,背后八成是有人教唆。看问题要多想一下,凡是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