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人物/李梦欢(下):无数的人们,无尽的远方

guo  2017.12.05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28

无数的人,无尽的远方,都与我有关。

——鲁迅

深度透视:李队那三年

监狱教育:过高期待,实则鸡肋

组织做操

母亲节帮教活动

从监狱的犯人信息统计表里,李队特别关注了服刑人员的背景,以他所在的监狱为例,犯人大多是小学、初中文凭,农村人口占较大比例,所犯的罪大多是暴力类犯罪,其次是经济类犯罪和 “黄赌毒”犯罪。

对于监狱,我们以往的想法是期待犯人能够在监狱中接受教育,自我改造,出狱后能够“重新做人”,更好地回归社会。在监狱教育方面,犯人会有三课学习,省直属的劳动部门也会组织对他们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初衷是让他们出狱后能够掌握一门手艺养家糊口,不至于再次因经济问题入狱。但从实践来看,实际效果并不好。作为一个普通民众,我们可能会希望监狱承担起对犯人再教育的重任,但李队告诉我们这并不现实,“教育到监狱才解决真的太晚了”,犯罪的根源可能在早先的家庭教育缺失、学校教育缺位和社会教育真空。与犯人的接触也印证了这一点,李队大致能勾勒出他们的成长轨迹,“很多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或者父母离异,没人看管的小孩子就在村里混,开始还只是干些偷鸡摸狗的小勾当,慢慢长大了就学着人家混社会。很多人都经历了三劳改、四劳改,可以说是屡教不改”。

职业培训活动

仔细分析背后的原因,一条逻辑链慢慢浮现出来: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尤其是东部地区劳动力需求量增大,大量中西部劳动力为了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向东部地区流动。这些农村青壮年是当地生产主力,他们的背井离乡意味着农村留下的是一家老幼。在孩子的成长中,家庭、学校、社会都承担教育责任,但在对孩子影响最深远的家庭教育上,农村孩子的父母因常年在外打工,孩子常由年迈的祖辈抚养,家庭教育难担重任;在学校教育方面,农村教育条件较为恶劣,与东部地区有很大差距是客观事实;在社会教育上,“读书无用论”在农村甚嚣尘上。多方面的因素促使孩子难以获得较优质的教育资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必然会走上犯罪道路,大多数人即使犯罪也不是专门以犯罪为生,他们只是成长早期没有得到很好教导的“小混混”,但在监狱中,通过和狱友的交流,他们向犯罪专业化转变。用李队的话说就是“该学会的都学会了,出去之后开始真正混社会了”。监狱不仅没能完成矫治功能,还适得其反。同时,随着社会发展,李队感受到罪犯化标签在淡化,随之而来的是犯罪的社会否定性评价在淡化。

基层扶贫:看到真实的中国

在跟随单位下乡扶贫的过程中,李队开始反思基层扶贫问题。他看到了中国农村贫瘠的一面,“猪、羊、人共处一室,村庄里不通水电,整个村的饮用水就靠一个脏兮兮的水坑,牲畜和人都在这个水坑里取水、用水”。在这样恶劣的生活环境里,个人卫生无从谈起,不洗澡、不剪指甲、不换衣服是家常便饭。

一年又一年的时光里,我们看到的是四季流转,但在农村,“往往只有农忙和农闲两季,秋收之后,村里大多数人就把麻将打到了开春,一系列带有赌博性质的活动,如牌九、叶子牌、骰子等成为农闲时节仅有的娱乐活动,民间高利贷也常常趁虚而入,方式主要是一个人设局,另一个人局上放钱。在一亩三分地的田间日头,比活动空间更局限的是思想,“他们连去一趟县城都不敢,怎么要求他们到大城市寻找机会呢?扶贫时,我们开车去城里买菜,有一个大爷说想一起去。他只是想坐车里,因为之前只坐过拖拉机,还没坐过‘前面带棚的车’。我们凭什么指责他们为什么不去城里当农民工,不去城里摆摊卖手抓饼?他们祖祖辈辈都没出过村,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我遇到过一个卖山蘑菇的村民,不收一百块钱,只收二十和五十的面额。因为‘一百太大了,没见过,不会算’。说来可笑,可是,他们不可悲么?穷到没坐过车的是他们,扶贫的猪仔羊崽自己懒得养,转手卖了去耍钱的也是他们;辛苦劳作的是他们,不知道不敢去外面的也是他们。你说他们究竟是可怜多一些还是可恨多一些?”

“黄赌毒”犯罪:欲望奴隶

在民间流传的小道消息中,强奸犯在狱中是被“看不起”的对象,真实情况是这样吗?李队说,他所在的监狱情况确实如此,强奸犯可以说在犯罪鄙视链的底端,强奸被认为“不是正经混社会的人该干的事“。至于毒品类犯罪,李队也透露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毒友之间有专门的说法叫”道友“,一种说法是“领人上道”;另一种说法是吸毒后飘飘欲仙的感觉像道家追求的羽化登仙之境。“岔道”是“吸大了”的意思。吸毒也分类型和阶段。“不同于价格较高的海洛因,大部分吸毒人员吸的是冰毒,早年的冰毒来自泰国、缅甸,品质还行。现在国内管得严,货质量越来越不好。早些年品质还好的时候用锡纸吸就可以了,现在因纯度不够需要提炼,所以吸毒人员自行制作简易‘冰壶’用以‘溜冰’,也就是过滤。他们在矿泉水瓶的瓶盖上插两根吸管,以此作为吸毒用具。毒瘾发展到后来就要打针了,一旦开始用注射的方式摄入毒品,就难以戒除。开始还是静脉注射,一旦到了动脉注射,也叫“开天窗”,吸毒人员就离死亡不远了”。所以吸毒人一般“非死即疯,非疯即囚”。至于赌博,赌博人员还抱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航母”的幻想。

在和李队探讨人为什么会走上犯罪时,李队说,经济类犯罪大多是因为他们一门心思想着不劳而获,既好吃懒做,又想家财万贯。至于“黄赌毒”犯罪,人已经沦为欲望的奴隶,涉黄是控制不住色欲,赌博是对投机获得财富的渴望,毒品让人一步步沦陷到精神的虚空中。

 管中窥豹:以吾之眼观社会

在做狱警的这些年里,李队还观察到一些有意思的现象。一是国家官方话语对犯罪的影响,不过这种影响有滞后性。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慢慢地,犯罪集团从以暴力控制为目标转向以获取利润为目标,很多犯罪集团都从人身伤害犯罪转向经济犯罪,比如开空壳公司、开涉黄洗浴中心、投资进行洗钱活动等。也就是说,犯罪集团也在“以经济为中心”了。

二是犯人的道德品质滑坡现象严重。早些年,监狱还有农业生产任务,把犯人带到一千两百多亩地里,没有人想着逃跑。干警带着犯人出去放风,到了规定时间大部分犯人都能按时归队。但现在不同了,犯人越狱、逃跑事情时有发生。有个原先是军警的犯人出狱后告诉李队,他经常有打死看守狱警逃之夭夭的念头。个中原因不言自明,整个社会的道德都在滑坡,更勿论犯人。

最后,李队谈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干警监狱化。“现在的很多干警看着就像犯人”。干警和服刑人员朝夕相处,为了更好地进行管理,干警甚至要设身处地地像犯人一样思考。在这过程中,也许就像一个出狱的犯人对李队说的那样,“看起来是你们改造我们,事实上是我们改造了你们”。干警干的时间长了,还很可能导致家庭矛盾。干警在监狱中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常被犯人的花式奉承包围,久而久之,被捧得飘飘然的他们难免把在监狱中颐指气使的习惯带回家里,家中父母妻儿可不像犯人一样嘴甜,哪能天天将人夸得天花乱坠,这就容易引发家庭矛盾。

 四、欢哥的分享时间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孔子《论语·子路》

身处校园的我们还像一张白纸,社会斑斓驳杂,作为一个从社会回到校园的人,欢哥分享了他的独特经历。从他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多种身份角色的切换让他关注到社会的多面,关心不同阶层的人们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对很多社会问题,欢哥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思考。

“对很多不良现象,它们也许有值得同情的理由,就像那些犯人可能客观上并不以犯罪为谋生手段。即使罪大恶极之人也可能是九成的恶加一成的善,但我们在保有善良和同情之余也应该在该硬下心肠时硬下心肠,不滥用同情心,不太过理想化,看到现实黑暗的一面,还能保有纯真良善是最可贵的”。

欢哥是考研来到燕园的人,和他一样还有许多同学也是通过考研圆梦燕园,对于有丰富经历的同学,欢哥也说,“同学们经历、背景、家庭各不相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很多同学都非常厉害,但不要试图告诉别人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即使你觉得自己才是对的,也不要以教育的口吻沟通交流。‘为了你好’这句话太主观也太不讲理了。大家都一样,不要试图改变别人的想法,也不要轻易被别人的想法改变”。

【结语】

“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何以成其大的精神气质。在这座以“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为追求的园子里,希望你我像欢哥一样,在与他人沟通时彼此尊重,不妄议、不指责,心怀宽容,接纳多元。

采访人/高莹 2017级法律硕士(非法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