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世雄)

guo  2017.12.04   燕园师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03

在中国古代,老师是一种地位很高的职业,也往往是备受尊敬的知识人或者儒者,这与古代的儒家的伦理有密切关系。所谓“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知识与德性的要求在内在上是一致的。韩愈说:师者, 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对于古人而言,这是一种很高的要求,对于今人而言,这同样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在当今,只要我们看看新闻,就会知道有多少被称为“老师”的人,却根本就没有达到成为老师的要求,这是造成如今老师地位不再那么受人尊敬的原因——有多少不配做老师的人却是老师从而消解了人们对老师的一种传统的敬畏之心。

所以在古代,一日为师,可以终生为师,甚至终生为父。

当然,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时代变迁、社会变化等造成的,并不仅仅是个人因素形成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问题。比如,网络时代的背景下,有些老师对于个人而言不过就是一系列论文与著作的代名词,但是冷冰冰的学术著作中很难构造出一个完整的师者形象,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口上称其为老师,心里大概也没把老师当回事。当然,也有当回事的,大概是因为该老师在学术上太过星光闪耀,但是,这终究是一种异化的形象,很难说能够带来所谓终生的影响。

牢骚太盛防肠断,我们还是能够看到希望的,在北大、在燕园,仍会有许多很出色的老师,永驻在学生心间,那是一种终生的财富。本文要记述的,就是这样一位老师,也是在这个园子里我最喜爱的老师之一。

还记得在几年前选课的时候,当时纠结要怎么选,就问了一个师姐,师姐给我极力推荐了Y老师的课程,称Y老师人极为nice。因此,我抱着试一下的态度选了Y老师的课,刚好是在周一,第一堂课听下来,觉得老师讲得还是很清楚的,就回到宿舍查了下课表,发现Y老师那个学期还在周三开了一门课,两门课程内容相关且形成互补,于是,我就同时选了Y老师的两门课,一周就能见到Y老师两次。

Y老师的课件做得非常认真,每次课前也都会上传到网上方便大家上课时候记笔记,颇为有趣的是,老师说每次课的内容关系很大,所以最好不要缺课,但是,如果实在是有事缺课,还是可以补救的,就是找Y老师亲自补课。中学时候还会有“开小灶”的福利,没想到大学还会有如此敬业的老师,确实让我挺震惊。在通常的教学规定中,课堂是一种契约,如果学生翘课,老师就可以直接扣分,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不管扣分不扣分(比如病假等),学生所缺的这部分知识就缺了,似乎默认就是自己补课。仔细想来,Y老师这种做法确实是一种福利。

还记得有次在周一的课上,Y老师讲课时候鼻音较重,很明显是感冒了,嗓子不太舒服,略沙哑,当时我不以为意,毕竟感冒发烧这种事情太正常了。但是到周三的课程时候,我发现Y老师的病情更严重了,几乎说不出话,我听着都觉得很不舒服,就像看到别人窒息的时候自己也会感到呼吸困难,听到别人嗓子难受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嗓子难受,但是就是这样,Y老师仍然坚持下来,那三个小时对我们来说是很长,但是可能对于老师而言更是如此,中间有几次老师确实发不出声音了,只好中断一下喝水缓一下继续开讲,所以那次课是难忘的一课,整堂课我都听得撕心裂肺,最后老师说下课的时候,我记得同学们的掌声非常热烈且持久,大概同学们都如我一样,真的被老师的精神打动了。后来我会想,如果我是老师,我能做到吗?很明显,我觉得我能找到一千种理由来调整那堂课,事实上,有许多老师也是这么做的,并且这也完全没有不是错误,但是能坚持下来的更值得赞扬,因为身教更胜于言传,我想,这背后就是所谓的职业精神吧!

有次暑期实践,立项时候需要找指导教师,考虑到Y老师和我们那次的主题关系密切,因此决定去找Y老师作为指导教师,但是时间紧急,来不及提前联系,于是在炎热的夏天中午,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先去另外一处盖章,但是因为并未能找到负责老师,所以只好带着失落的心情先去找Y老师签字,忐忑至极,生怕贸然前往而被拒绝,而幸运的是,Y老师在了解了我们的想法之后,鼓励我们坚持做下来,爽快地答应指导我们,给我们雪中送炭。后来,那次暑期实践又因为需要材料,且临时通知(这种事情似乎在我校总会发生),我只好在周末的时候不安地给Y老师发短信询问,短信发过去之后,等了几个小时没有回复,我当时心想糟了,因为按照Y老师的一贯作风,连回邮件都是很及时的,我想果然是撞上了枪口,结果在半天之后,Y老师终于回复了,问是否可以等到周一?周一再次见到Y老师的时候,才知道原来Y老师周末在郊区调研,上网不方便,周日晚上回家就帮我们准备相关材料,让我们能够及时准备好所有材料。

博雅塔下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读书。我想,每个人心中都会有几个难忘的老师,他们就是生命中所遇到的贵人,就像藤野先生之于鲁迅一样,让人生在灰暗的时候依然保持警醒,这才是真正的老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