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努力加强主干基础课的建设(作者:张翼星)

guo  2009.09.24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261

 摘要:主干基础课的质量是北大教学水平的基本保证。本文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对北大几年来设置主干基础课的意义和成绩作了充分肯定,同时认为领导方面应进一步重视主干基础课的地位和作用,从课程体系、知识结构、教学方法和教师队伍等方面,切实解决存在的若干问题。本文反映情况,并提出看法和建议。

 
北京大学自1998年开始明确设置“主干基础课”,确定了第一批课程374门,并公布了课程主持人和主讲教师的名单。此后,每两年由各院、系申报,经校方审批调整一次。六年来,全校主干基础课大致保持在课程300门左右,主持人130人、主讲教师750人左右。
主干基础课的设置对于发扬传统优势、加强学科建设和保证人才素质等方面都是必要的。近年来的教学实践说明,在课程内容、教材使用和师资配备上,主干基础课的质量是基本稳定并得到学生广泛肯定的。但同时应当看到,当前的主干基础课并未引起各院、系的普遍重视,在力量投入和质量、效果上,各院系的状况是很不平衡的。目前主干基础课的主持人一般没有认真履行他们的职责,有些课程的内容或效果不大符合主干基础课的要求。总起来看,有以下一些问题,值得研究和解决。
 
一、主干基础课的地位、作用问题
什么是“主干基础课”?顾名思义,它在各个学科或专业中,应当处于基础地位;在整个课程体系中,它起着主导或支撑作用。这种课程的知识和思想内容,应当是所属学科领域中比较成熟而基本的方面。对一所研究型的综合大学来说,这种课程更应当具有一定的专业上的理论性和结构上的完整性。
一个大学本科生在选择、确定专业后,在一般学制四年的时间内,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他需要掌握外语和电脑等工具,需要汲取多方面的知识营养,并需要接受人文精神和科学精神的陶冶,但这些方面还是一种辅助或铺垫,大学生学习的志愿终归要落实到学科、专业的领域。总之,本科生的学习时间和接受能力是有限的,专业领域的学习应当是精当的,这可能就是设置主干基础课的根据。也就是说,一个大学生在学科领域要立志成才、激发兴趣或作好准备,就必须比较扎实地学好一批主干基础课。这是一条必不可少的基本途径。因此,下大力气建设一批主干基础课,努力保证主干基础课的质量,并不断提高水平,便是各院、系乃至全校教学工作的一个重心,也是决定学校整个工作能否取得重大成就的一个关键性环节。然而,主干基础课的这种地位和作用,至今并没有在各院、系领导干部和教师中形成必要的共识,也没有在整个课程体系中得到应有的体现。
1.从院、系领导方面看:不少院、系主干基础课和其他课程未作区别,并没有对主干基础课作重点建设和配备较强的师资;有些院、系在申报、安排主干基础课和主持人、主讲教师时,充分讨论不够;校方在审核时缺乏统一的规章原则,并不严格,因而在各院、系之间出现畸重畸轻、不太平衡的状况:有的院、系图省事,把主干基础课与通选课完全合而为一,忽视了学生专业和接受能力的差别,是不妥当的;有些院、系的教学调研组虽已成立,却并没有着重关注主干基础课。
2.从当前的课程体系看:学生面对的是一个相当庞杂的课程体系。在必修课与选修课两大类中,都有名目繁多的各种课程。学生在头三年的课程负担很重,周一至周五的大部分时间奔波于宿舍、饭厅和教室的“三点一线”上,匆匆忙忙地听课、阅读教材,去图书馆自由阅读的时间、在课业上自由思考的空间都不多。压力当然首先来自必修课,必修课有公共必修课和专业必修课之分。公共必修课的内容和名目,像一个怀胎已久并不断膨胀的大肚子。体育、外语和计算机是必不可少的,但外语、计算机的学习、使用与操作,几乎占去学生学习时间的一半以上;另有多门硬性规定的政治课、德育课等。主干基础课属于专业必修课中的主体,但在一大堆必修课和选修课中,它的地位已无形中被冲淡。而且,为了减轻学生的课程负担、调动学生的学习主动性,课程改革的趋势是压缩总学时,并增加选修课的比重。由于上述公共必修课的硬性框架,压缩总学时的任务便在很大程度上落在了主干基础课的身上。这样,课程改革的结果之一便是主干基础课的分量和学时大大地被缩减,如理科的高等数学、基础物理、无机与分析化学等课程,学时差不多都减掉了一半,有的由600多减到300多学时,一些基本概念和基本原理都难以阐明,其中的重要问题更无法展开;又如文科的中国古代哲学史、中国现代哲学史等,都由原来的周4学时改为周2学时,一些有代表性的古文段落或难懂的引文,课堂上教师要略加解释就感到时间不够,学生只能似懂非懂地听过去;再如高等数学方面的习题课,化学、生物方面的试验课,也因学时的压缩而减少,削弱了实践、操作方面的训练,显然会影响主干基础课的质量与效果。
因此,目前庞杂的本科生课程体系迫切需要清理,从学生的实际情况和学科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应当分清主次,把主干基础课与其他课程的关系理顺,恰当地加以改革。该删去的应当果断地删去,该压缩的应当适当地压缩,该充实和加强的还应当充实和加强。真正做到科学而合理地安排,给学生一个简洁明朗的课程体系,尽力发挥他们学习的潜力和主动性。
 
二、主干基础课的教学质量问题
主干基础课应当充分保证教学质量,这在全校教学工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1.注重知识结构的完整与联系。主干基础课应当是有关学科或专业中最重要最基本的课程,使学生专业学习的渴望得到基本的满足。这就需要在专业课中认真进行比较与挑选,把最必需的课程挑选出来,并且考虑到这些课程之间的关系及其在知识结构上的完整性。比如,理科各专业的理论与方法、理论与应用、理论与实践等方面的结合;哲学系各专业的理论与历史、古今中外以及真、善、美等方面的结合;历史系的“史”与“论”、通史与原著、理论与方法等方面的结合。这样的课程使学生对专业知识的把握比较完整而有机联系,不是片面、割断的。从20049月公布的课程来看,大致是合理的,但各院、系之间也有偏多、偏少、偏重于“史”或偏重于“论”等不尽适宜的状况。就理科的数学领域来说,现代数学有三大支柱———分析、代数、几何,但目前的数学基础课中,却相对缺乏几何的内容,高等数学(B)中只有一章讲空间解析几何,只占46学时;高等数学(C)中几何的内容则更少。这种忽视几何的倾向,影响学生空间想象力的培养,可能对学生数学能力的提高极为不利。此外,解析几何与线性代数是密切联系的,前者重形象直观,后者重抽象概念,二者可以互相促进理解,但目前有些院、系将高等数学中的这两门课同时开设,学生一时很难将两者联系起来,这也会影响到教学的实际效果。所有这些问题都要求教师在主干基础课的申报、审批和讲授中,认真而慎重地加以考虑。
2.改善教学方法和课堂秩序。目前承担主干基础课主讲任务的,主要是中青年教师,50岁以上的老教师只占少数。应当看到,有一批中青年教师,他们科研工作扎实,教学上颇有见地,并善于表达,因而深受学生的欢迎。但与某些学术功底深厚、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年、中年教师相比,有些青年教师仍有较大差距,在教学中比较普遍地存在以下弱点:(1) 讲课内容多限于教材、讲稿。缺乏融会贯通和独立见解,因而对学生思想缺少启发,课堂气氛比较沉闷;(2) 讲得太满。两节课往往总是满满当当地讲下去,就怕自己准备的东西讲不完,课堂上不留余地,不给学生留下思维的空间;(3) 讲得太快。语言表达缺乏适当的起伏和停顿,缺乏节奏感,不利于学生思考和作笔记。此外,中青年教师较多地采用了多媒体的辅助手段。使用适当时,屏幕上图文并茂,字迹清晰,大小间隔适当,有利于形象、直观地接受,既节省了教师写板书的时间,又便于学生作笔记。但有时使用不当,字体太小、模糊不清,或转换太快、一晃而过,或与教师讲述不能对应配合,则反而损害课堂气氛,影响教学效果。多媒体只是教学的一种辅助手段,也是教师备课的一个方面,问题在于是否认真准备、使用恰当。总之,在教学方法上还大有改进的必要。就基本情况而言,我们的课堂教学还没有从注入式转变为启发式。当然,教师之间的差别很大。有的教师由于学识丰富、研究有素,对于教材、资料
运用自如,加上善于提出问题,自然富于启发性。有的教师在课堂上采用了讨论式、提问式、对话式等多
种方法,与学生进行思想交流,或者采取提纲式进行重点讲授,留下问题和证明让学生去思考,就更加活跃了气氛,加强了启发性。网上公布课程大纲、参考资料和思考题目,与学生对话,也提高了教学效果。但是,“满堂灌”的现象仍然比较普遍,学生基本上没有改变被动接受的状态。基本的局面仍然是:教师讲,学生听。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仍然是主体施予和客体接受的关系,而不是主体与主体之间的对话、沟通与交流。这是几十年来教育领域的老问题了,这里我们也只好旧话重提。什么时候能使学生成为教学中的主体呢?什么时候能回到苏格拉底或孔子的教学方式呢?什么时候能少一点灌输、多一点对话呢?这决定于教育领导者的远见,也决定于教师的普遍学识与风度。
与教学质量、教学效果密切相关的,还有一个课堂秩序的问题。某些课程的课堂上迟到、早退和旷课的大有人在,而且常见迟到者长驱直入、早退者扬长而去、唯旷课者不做声响。有些百人以上的教室内,如果说在十排之前还不乏正襟危坐者、有所拘谨者,那么在十余排之后就可能“十面埋伏”、各有千秋了。有学外语和做各类习题、作业者,还有看小说、读各类课外书籍者,甚至有写书信或窃窃私语者,还有喝饮料、啃面包者或伏桌酣睡者。难怪有来自校外的进修教师说:北大很有名,教室内的这种热闹劲也是其他学校少见的。课堂秩序不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它可能与北大人那种比较自由的传统习惯有关,也与某些具体制度和风气有关。现在大学生都习惯于晚睡,早上起得也晚,8点开始的第1节课,便多有姗姗来迟者;中午12点至下午2点,本应是午休时间,却因教室紧张而安排56节课(教室紧张,也不能不顾学生休息、损害学生的身体健康,何况现在新盖了第二教学楼,紧张状况已大为缓和),学生此时伏桌酣睡者甚多。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课堂秩序的好坏,决定于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对学生是否严格要求。我们发现,凡是教师讲课内容丰富、水平高,富于启发性,能与学生作对话、交流的课,迟到、早退和旷课的人便很少,甚至300500人的教室内,也可以做到很安静,听课者聚精会神,并显出与教师一起思考的神情,下课时还常常报以掌声。如果课堂秩序不好,教师又放任自流,并对自己的讲课不作改进,情形就会每况愈下。所以,解决课堂秩序问题,除了改进某些具体制度和作息时间以外,关键在于提高教学质量。
 
三、主干基础课的教师队伍问题
目前教师队伍的状况是:解放前过来的那一批学术根底深厚的老一辈学者,校园内已经寥若晨星、屈指可数了;解放后5060 年代毕业的,绝大多数都已退离教学岗位;就是60 年代后期毕业的那批“红卫兵”们也都已够上或接近退休年龄。眼下活跃在教学岗位、承担主干基础课的教师,主要是7080 年代以来毕业的中青年人。他们的主要优点是:思想比较敏锐,旧的框框少,接受新的东西比较快,利用电脑、掌握外语,反映信息及时,并便于国际交往。但一般说来,也往往表现两个方面的弱点:一是学术功底不深,所下“功夫”不够,教学经验不足;二是对教育事业的岗位责任感还不够强。这就是蔡元培先生所说教师条件的“积学”与“热心”两个方面的问题。
目前的主干基础课中,部分专业,特别是理科和后建院、系的某些专业课程,已经出现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状况。整个来说,真正过硬、相当出色而深受学生欢迎的课是很少的,这未免与北大在国内的地位、名声不大相称。一个专业的主干基础课,主讲教师应当对课程的内容相当熟悉,理论上比较严谨,风格上比较舒展,方法上能调动学生的主动性。可是大多数课在这些方面都有所欠缺。问题就在于教师的“功底”和“功夫”不够。这决不是短期内就能解决的,需要从长计议,认真组织梯队,逐步提高青年教师的科研和教学水平。
目前教师队伍中的另一特点是:高级职称膨胀,许多教研室有高级职称的人数已达8090%以上,讲师很少,助教基本上没有。这样,主干基础课中的一些教学辅助工作,如批改作业、辅导答疑、考试阅卷、资料印发以及课堂讨论、多媒体的制作准备等等,没有人去做。理科的某些实验课,如无机化学实验、无机与分析化学实验、物理化学实验以及生命学院的综合实验等,因学生人数较多,需要相应的实验教辅人员,有的院、系只能用研究生作助教,而研究生的数量和质量都不足以适应这种要求,有的研究生虽接受导师分配,却并不努力承担责任或缺乏经验,需要组织更有效的培训和帮助,并明确解决报酬问题。
至于教师的岗位责任感,也有不少问题。当然,大部分教师对教学工作是认真负责的,对学生也怀有热情。但确有少数教师只把教学当作一种“差事”来“对付”,忘却了一个大学教师的天职:既要有丰富的学识,又要有深厚的道德涵养;既要尽力完成教学任务,又要对学生有深切的人文关怀。有的教师只顾上课来、下课走,在课堂上宣讲一通,对学生的情况和问题不闻不问。有的教师忙于对外活动和自己的“私活”,对已经安排的教学任务则随意找人代替,缺了课也不设法补上。有一门社会科学方面的课,一连三次中有两次是请人代课,一次是停课。更有甚者,对已安排的一个学期的课,只上了几周,有人竟擅自离开岗位,置学生于不顾,跑到国外“讲学”去了;有的只向教务部门递了一张请假的条子,有的连条子都没见递。试问这样的行为,难道不应当严肃批评和制止么?这样的教师享有“北大教授”的称号,领着“岗位津贴”,难道不问心有愧么?有的系主任反映,现在最头痛的是对某些教师简直碰不得,没办法管理。所以,我们认为,加强教学管理,既有对学生的一面,更包括对教师的一面。学生有学生守则,教师也应有教师守则,这种守则不应当是一纸空文,而要严格检查和执行。如果对教师中的松松垮垮、不负责任的作风不加约束,任其蔓延,便势必影响学生,并且损害教学质量和学校的风气。
 
四、加强主干基础课建设的几点建议
北大的主干基础课应当名实相符,从校领导到各院、系,都应当下力气去建设,真正建设出一批教材质量好、讲课水平高,能与国际接轨,并有教师梯队承接的精品课程来,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建设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为此,可提出以下建议:
1.各院系领导普遍重视,把主干基础课的建设作为教学工作的中心来抓,通盘考虑教学质量、教材建设、青年教师培养和教师梯队建设等方面的问题,采取有力措施。
2.各院系教学调研组可重点研究主干基础课,及时发现问题,不断总结经验。建立院系领导、教师、学生多方面的教学质量评估制度,并组织教师之间的相互观摩活动,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切实地共同提高主干基础课的教学质量。
3.健全主干基础课的申报、审批制度。申报和审批,都宜组织力量认真讨论,严格要求,不走过场。
4.学校教务部经过充分研究,可就主干基础课的界定、要求和主持人与主讲教师的职责等,草拟简要章程,经学校学术委员会讨论通过后执行,便于有章可循。主持人和主讲教师应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通过检查、评估,有区别地进行奖励和批评;不宜良莠不分、“一视同仁”地发放奖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