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记马清老师

guo  2017.12.04   燕园师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18

    看到“我最喜爱的北大老师”这个征文活动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写谁了。非常神奇的是,我要写的这位老师,还没有直接教过我课。当然教过我的老师们,我也爱你们哟。

    我是德语系的大一学生。我们的专业课不允许旁听;刚开学没多久的时候,曾经有个哥们想混进来,被我们的马剑老师当堂请出去了。然而有一位老婆婆——目测跟我奶奶相当年纪——几乎每一节课都坐在后面听课。她戴着一副小圆眼睛,头发花白,脸上神色显得很精神,边认真听讲边记笔记。没过几节课,马老师很客气地去跟她聊了一下,聊的内容不清楚,总之,从此她便得到了可以旁听的默许。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但那时,我只是不禁想起在一本书《大师风范》里看到的一个人,他六十岁时从零开始学法语,后来学得挺好。于是我便觉得身边多了一个鲜活的榜样,像我这么年轻还学不好的话,挺丢脸的对吧。

    到期中的时候,为了准备圣诞节的聚会节目,外教Herr Van Well要教我们唱四首德语歌,还搬来一台电子琴,问我们有没有人会钢琴。我看里面恰好有一首我练过的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平安夜》),于是就去试着弹了一下伴奏,结果证明像我这种半吊子的水平自己弹着玩还行,弹伴奏就露馅了,节奏乱得一塌糊涂,心里也陡然紧张了起来。就在我打算不再继续干扰大家学唱歌的时候,那位老婆婆热情地挺身而出,对我进行技术指导。我没系统学过钢琴,听不懂“这里应该配一个属七和弦”“这里给弄一个过门”之类的术语,她便亲自示范,一下手,我就知道她是专业的了,心里不由得感慨一下,然后便是激动万分:我竟然受到了专业人士的亲自指导!这在外边得值多少钱啊。剩下的三首歌她也给包办了,看着主旋律的谱子上来就配了个左手的伴奏。虽然在电视里常常看到各种钢琴大师的即兴演奏什么的,但是那么近地亲眼见到时,还是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震撼。

    一下课,我便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学德语,并迫不及待地问了她一些之前一直没搞懂的乐理问题。我这才知道她叫马清,心里暗暗戏称之为“第二个马老师”。她说因为历史上很多大音乐家都说德语,她觉得通过学德语可以更好地了解他们作品中的内涵与深意。对我的乐理问题,她非常耐心地一一作了解答。她还推荐了她主讲的暑期课《基本乐理与管弦乐基础》(没错我主要是来安利这门课的)。后来,有时候中午放学后恰好和她顺路,于是我便又可以趁机问问题,她还是会非常耐心地一一解答,有时候也会教育我,让我必须把专业的学习放在第一位;音乐只是爱好,不能喧宾夺主。

    到了圣诞节聚会,她作为钢琴伴奏受邀过来。我那时刚看完动画《四月是你的谎言》,被最后一集主角有马公生弹的肖邦的《g小调叙事曲》洗脑了,尤其是最后感情爆发那一段,听得我手直痒痒,但是理智告诉我,那里面无比艰深的手指技术远非我所能驾驭。我半开玩笑地请教她,我能不能练一下这首钢琴曲最后的高潮部分?我原以为她会直接说放弃吧;结果她认真地回答,练什么曲子都无所谓,关键是不要停止练习,只要不停地练,技术总是会往上走的。我很震惊于这个回答;我忽然又想起了她在现在的这个年纪才开始学德语这件事,古人说“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都说明了只要愿意,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都不算晚的道理。虽然我现在这个年龄开始练钢琴已经算晚了,但是与她学德语比起来,还是要轻松许多的吧!

    这个暑假就可以上马清老师的《基本乐理与管弦乐基础》了(强势再安利一波),对音乐感兴趣的同学,欢迎来旁听或者下次再报这门课哦。

    衷心希望马清老师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