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庆祝无意义!”——记吴增定老师《尼采哲学研究》(沸沸尼)

guo  2017.12.05   燕园师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39

一、

这学期旁听了吴增定老师的《尼采哲学研究》。慕名而来的人不少,一开始连门边边上都站满了人。寒假时拜读过吴老师2005年出版的《尼采与柏拉图主义》,当时真是佩服极了,心想怎么能有人把问题写得这么明白,一点也没有沾染现代学术晦读的气息。读完后兴致勃勃地去豆瓣打卡,看到有豆友更加热情洋溢地称赞:“吴增定乃神人!”

……对比之下觉得自己真是个低调的小粉。


张旭老师评价这本书是“从施特劳斯对柏拉图的解释去分析尼采的著作,反过来,又从尼采本身来分析柏拉图主义”(此处应有灵魂画师出场)。彼时的吴老师接受了施特劳斯学派的影响,同时又有意与之保持距离。而十年后重讲尼采,吴老师又将从怎样的角度切入?

我很期待。

二、

……事实证明,讲尼采的吴老师是要用“锤子”打破人的一切期待的。他口口声声吐槽着尼采的政治不正确,自身却俨然践行着这位未来哲学家所提出的主人道德。老师不止一次地开玩笑说:“如果课上的言论得罪了哪位同学,千万要记住这是尼采说的,不是我说的啊!你要是不喜欢,完全可以退课。我不在乎。”

“I don’t even care.”也可以作为吴老师行事准则(?)之一吧。老师自己回忆说:“早些年,看到课上的人多,我也会有小小的虚荣。然而现在嘛,根本不在乎了,你来不来,都是你自己的事儿,跟我没关系哈。”

这种“我不在乎”的口吻,真是让人又羡慕又怨恨(大家快来看啊,奴隶道德的范本在这里)。吴老师开课时“语重心长”地同大家说,吴飞老师给讲了很多高大上的东西,那么“反者道之动”,他要抱着喜剧的心态讲尼采。

这样看来,鲁迅说得确实没错:“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而这门课的目的,就是要把人们以为有价值的东西撕破了,露出了它无价值的真相来,而后以这“无价值”为最高的价值。

三、

这个学期主要读《论道德的谱系》。

我当时听到的时候有点震惊:一个学期,就就读《论道德的谱系》吗?会不会太少了?

要知道,吴老师可是一个学期讲完一本《存在与时间》的人啊。

吴老师微微颔首说:没错啊,就读这一本。Close reading.

在课上,吴老师推荐的中文本是谢地坤先生翻译的、漓江出版社的版本,说是“风格接近尼采,翻译流畅,堪称典范”。而以前的商务出版社翻译《善恶的彼岸》时,甚至语句不通,乃至吴老师都怀疑,译者不仅不懂尼采,恐怕连德语都是个半吊子了。而之所以选择《论道德的谱系》,原因之一就是它相对其他格言体文章来说,比较地系统完整。而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这本书也远为“臭名昭著”。

“欧美恐怕没什么人讲尼采,”吴老师有时在课上随意感慨,“而在中国,就没有那么强的、政治不正确的顾虑。”

大家就会心地笑笑。

后来跟一个复旦的小学妹聊天,被分析哲学折磨地要死要活的她很惊讶我在读尼采:哇,你们还有尼采的课!!

我就很谦虚地摆手说:是呀是呀,一个学期读下来真是畅快啊。

四、

对尼采最初的印象,就是走出酒馆,抱着那匹老马痛哭。又或者鲁迅的那句:“尼采说他是太阳,光热无穷,所以他疯了。”

吴老师为尼采辩白:“你们记住,没有什么哲学家是因为学习哲学疯的。反过来,恰恰是哲学延缓了这个过程。发疯是完全的偶然和意外,因为尼采有家族遗传性精神病史,是先天的、注定要疯的。”——就连吴老师的这个解释,也显得这样自然主义,充满了尼采的味道。文学家历尽苦心所建立起的“哲学”与“疯子”的关联,上面累积的层层的意义与价值,就这样消泯在无意义的海洋里。

米兰·昆德拉新著的标题是:“庆祝无意义!”我那时很不解,“庆祝”这样一种带有仪式化的举动,势必要为其后的宾语赋予意义,那么无意义所承担的意义,是什么样的?黑夜所赋予的这双眼睛,在何种程度上能够看到光亮?

实在太过困难了。有些书太过黑暗与沉重,像是中世纪炼金术士的魔法书,翻开来就是炽热又疯狂的火焰。无意义的洪流这样迷人又这样令人恐惧,乃至一旦,一旦可以遇到“超人”这么强的力量,我们体内的绵羊血液就会苏醒,而满心想着臣服。这种本能几乎与知识和理性无关,它是全然的渴望与欲求,是一种放弃(也是成就)人之为人的最可怖本性。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拉斯科尔尼科夫读了尼采的书,迷恋上了尼采的超人思想,认为强者应该统治弱者,所以——他杀一个弱者有什么关系呢?吴老师提到了这处,评价道:“这是作者对尼采最浅薄的误读,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说超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不要把‘读了尼采’和‘之后变得不道德’联系起来。虽然我也并不相信大家读尼采能读成圣人……”

记得吴老师最后说:“我们先要学会通过尼采思考。”

然而思考,又是多么非尼采的命题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