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育发现自己,经济认识社会–访国发院沈艳老师(四)

guo  2017.12.05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90

四、为什么焦虑:反思基础教育

记者:您曾经发表过对中小学教育的意见,引起了很大反响。您女儿正在上初中,对这个阶段的教育应该有很多体会。您觉得我们的基础教育主要有哪些问题?

沈老师:突出问题是我们给孩子做决定的时候太多了,包括培训班等,从小家长给孩子们都订好了目标,规划好了道路,从小学到高中,每个阶段的任务都很清晰。但到了大学,无论是学问还是以后的人生规划,都是大多数家长所力不能及的。孩子失去了明确的目标,很多人只能延续以往的惯性,那就是用功把每门功课学好,但远方的道路真实并不明确。去年我课上有个法学院的学生找我,他不知道在出国、工作、保研中如何选择。其实他的条件很优秀,有这么多选择也是令他人羡慕的事情,但他为此焦虑、失眠。

我们的教育传统是给学生知识,并几乎完全以分数作为评判标准,没有给他们了解自己、认识自己以及探索到适合自己道路的方法。这个问题在以前并不突出,因为以前学习压力相对小一点,有不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和活动,可以有个人的思考,积累一些个人的经验。

记者:这些年基础教育有过很多次改革和调整,但大家的意见反而越来越大,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沈老师:计量学研究关心看得见的东西与看不见的东西之间的交互联系,所以我们实行某些政策时,不能只凭愿望和初级效应,还要考虑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后果。就教育而言,例如我们提出给小学生减负,确实减少了小学生在学校里的上课时间,然而孩子的负担反而变得更重了。这是因为优质的教育资源是很有限的,既然选拔机制存在,竞争就无可避免,减负不利于竞争,自然减不下去。学生在学校的时间减少了,课外辅导班的安排可能就随之增加了,学生的压力没有减少,更增加了家长精力与经济上的压力。我们都承认,孩子们需要的是快乐的教育机制,但解决问题的出路何在,需要认真探讨。

记者:中国的家长对孩子教育的焦虑感好像特别强烈。

沈老师:孩子教育问题上,家长是主要的决策者,埋怨家长是一个很表面的理由。但我们可以再想得深一些,为什么之前的家长不这样,现在的家长都这样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吃饱穿暖之后,家长对于孩子得到良好教育的需求急剧增加,但高质量的中小学资源和师资队伍建设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相对经济发展严重滞后。要对有限的教育资源进行公平合理的分配,于是就采取了学区制。但到了高中、大学终究要选拔,在应试的指挥棒下,竞争必然要扩展到小学甚至幼儿园。

资源的需求远大于供给,国家政策试图让教育变得更公平,但没有调整好高考的指挥棒和分片做法中的不协调。家长在这场教育竞赛中也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尽一切可能增加“保险系数”,所以一味埋怨家长解决不了这个社会问题。

记者:这方面欧美有没有可供我们借鉴的经验?

沈老师:发达国家确实没有与我们类似的教育问题,至少不严重,但我觉得不能直接照搬外国经验,原因有很多。教育与人文环境有密切的关系,而中外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比如美国,在教育需求上很多样,精英阶层对优质教育的需求比起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有更多非精英阶层的人,他们有自我需求的定位。在美国,当餐厅招待也是一份好工作,做保洁员也没什么不体面。我去夏威夷的时候碰到一个曾经是好莱坞明星的画廊接待,他觉得当明星没意思了就来做当服务员。在职业的选择上,美国人高低贵贱的观念相对少些。

但中国不是这样。在中国人的价值观中,对事物好坏的评判标准比较一致,比如人人都想让孩子上北大清华,这就使得你在教育上可供选择的余地变得很小。国外有些国家职业教育很发达,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学教育的竞争和就业的压力,但中国一般人的教育观念里,还是相当轻视职业教育,这也进一步导致职业教育的发展缺乏动力。随着我国制造业的崛起,对于技校的看法也在慢慢发生变化,已经比原来好很多了。现在中国越来越多涉足高精尖技术,那么职业教育这条路的天花板会提高,上升空间增大,职业前景拓展,因此应该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记者:如果比较一下中美教育,您觉得哪个更好?

沈老师:各有所长吧。从人均GDP角度看,美国显然还比中国高出很多。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政治体制不同,人文传统不同,教育也必然有很大的差异。大学教育方面,美国一直在集中世界各国的优秀人才,因此总体上会有一定优势。不过近些年中国也可以吸引不少优秀人才归国,这一差距在逐渐缩小。 就小学教育而言,美国更注重儿童个性化发展和引导,而中国更注重听说读写以及数学等基本能力的训练。当然,美国教育体制自己也在反思,因为美国学生的数学能力普遍不如中国学生。这个问题是双刃剑,美国小学教育更注重学生个性发展的空间,相应的应试能力就下降了,所以他们现在一定程度上也在往应试方面适当调整。至于中学教育,美国中学质量的差异比较大,另外,校园枪击案频发、青少年接触到毒品等的机会也比中国要大,这些都影响对美国中学质量的评估。

总体而言,中美教育各有特色,美式教育也不一定适合每个孩子。我认为,在可以预见的二三十年内,中美两国都会是世界上重要的两个国家,中文英文的表达能力都是十分重要的,我希望我的孩子在中国美国都能够自如地生活,所以我更倾向于中国的基础教育加上美国的大学教育或研究生教育这样的组合。

记者:对于中国未来的教育竞争力,您会有担忧吗?

沈老师:我还是很乐观的。一个乐观的原因是我们一直在反思,包括管理部门、老师、家长,都在思考教育,调整自己的工作方法,我想教育会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人对教育的重视是世界上少有的,为了孩子的教育,夫妻两国分居都是可以接受的,哪个国家的人可以做得到?我们今年八月底去美国看金融科技,我觉得在一些领域中国已经开始走到世界前列。有时我还会出去考察企业、开会,走出学校看看,这使我发现,中国很多地方其实都充满了生命力。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前景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记者:好的,多谢您!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7年10月26日,上午9:00-11:30

录音整理:孙甜甜,李慧

文字编辑:高莹,张姣婧,王钰琳,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7年11月27日,经沈艳老师审定。

 

名师简介

沈艳,女,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系学士(1997年),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学博士(1998 - 2003年)。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前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教育部北京大学人力资本与国家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数量经济学会常任理事, Econometric Society 会员和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会员,还担任Journal of Econometrics ,China Economic Review,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等刊物的匿名审稿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