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燕园奇葩谈(文/燕园笑笑生)

guo  2017.12.08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71

 

未名湖是个海洋,奇葩都跃出水底,同学们是一条条鱼,常常会遇见你。

嘿,你好呀,奇葩君。

 

某天,在未名湖边信步游走,忽然被一个一脸兴奋,举着相机咔咔咔的大妈拦下。

“姑娘,我想问问你们学校的校训在哪儿呀?”

“北大有校训吗?”我一时间有些迷离。

“校训呀,校训!”大妈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

“对,没有。”我在心里确定了一下,冲大妈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没有?你是不是北大的学生呀!”大妈有些不满。

“就那个,那个‘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呀!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只听隔壁沧海一声笑,震得人好想往未名湖里跳。

 

某天上课,老师讲到某文学家的情感经历可分为三个阶段。

课堂下一大叔突然拍桌而起,大喊一声:“老师,你这讲的不科学!”

老师停下来,缓缓道一声:“有问题下课讨论。”

大叔长叹一声:“哎,不科学……”

下课铃刚一响,大叔便一个健步冲到老师的面前,刚要开其尊口,老师忽莞尔一笑:

“请问这位先生,什么是科学?”

大叔“啊?”了一声,低头沉思三秒,摇首而去,嘴里仍念念有词:

“哎,不科学呀不科学……”

 

某友单身已久,一日终鼓起勇气在BBS上发帖征友。

当她满怀欣喜的打开邮箱时,发现了一封邮件:

标题:“致众芳卿”。

收件人:除了某友外,还有三十多个邮箱地址。

附件:众卿亲启,诗作一首。

“陛下,您这是从哪个朝代穿越来的呀!”

 

某学院安排的强制性讲座正开展地热烈——

主讲人眉飞色舞,听讲者昏昏欲睡。

忽然,一股浓烈的水泥味儿飘进教室。

昏睡者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一民工大叔走了进来,不顾众人的目光,环视一周后搬个凳子坐在了角落里。

主讲者满脸的不开心,但还是按部就班地往下讲。

三分钟后,只见大叔频频摇头,长叹一声,站起来把凳子放回原处,不顾众人的目光离开了教室。

水泥味儿渐渐淡去,羡慕的目送之光却愈发地炽烈了。

 

某天,一民哲激情满满地来到哲学系的门口,堵住刚出门的某sir,“老师您好,请问您是哲学系的教授吗?我破译了哲学史上的一个谜题,您给看看呗。”

“嘘,一般人我不告诉。”民哲低下头,压低了声音。

某sir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哈,我是扫厕所的。”

某sir扬长而去,留下了呆若木鸡的民哲:

“我连扫厕所的和教授都分不清,还搞什么哲学!”

 

某大爷曾是同学们上课和下课路上的风景,在老29楼和博实超市间的马路上反复徘徊。

大爷的脖子上挂着一块写满了字的大纸板,主要讲的是:那些年,北大在他身上做的亏心事儿。

中午,当同学们在梦乡里徜徉之时,“冤啊……冤啊……”的阴沉凄诡之音断断续续地飘来,常令同学们产生午夜惊梦的感觉。

某天,有个胆大的同学走到大爷的身边。

大爷眼睛一亮:“小伙子,给我一块钱,我给你讲讲自己的故事!”

匆匆而过的路人没有等到小伙子掏钱的时刻,也不知道大爷都给谁讲过自己的故事。

只是,博实已为灰,29楼终不在,大爷似乎也失去了战场。

不知今天的他,过得可好?

 

某天,在食堂打饭后,一中年女子端着盘子坐到了某友对面。

“同学,请问你信不信某某教呀?教义经典有没有读过呀?”

某友低头看手机,未做回应。

“没读过呀,不要紧,我给你讲讲!”女子兴奋地掏出一个本子,正欲滔滔不绝。

“能听听我的想法吗?”某友幽幽地说,眼睛一直未离开手机。

“好呀好呀!”女子一脸期待。

“根据党章第X章第X条……”

女子端起盘子,默默离开。

某友从容地关上了百度百科。

 

某男生打算出国,傍晚上晚英语课回到寝室,见一四五十岁的大妈在门口焦急地等候。

“小伙子,我观察你好几天了,觉得你很英俊帅气。”大妈一脸诚恳。

男生腼腆一笑,脸颊微红。

“不知道你有没有女朋友呀?”

“这是要给我介绍对象?”男生心里暗喜,于是用力点了点头。

大妈顿了一顿,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是山东老户,你看我怎么样?”

“你……”

啪,啪,啪。整层楼都听到了男生心碎的声音。

 

大一的时候,上课时,前面座了个看起来有点显老的女生,总会回头问我借笔记,还说“请叫我师姐,我准备考研。”

我一脸崇敬地说:“师姐好,祝你早日成功!”

研三的时候,在农园偶遇那个“师姐”,只见她拦住一个同学,说:

“同学你好,我是准备考研的师姐,忘带饭卡了,能借我你的刷一下吗?”

同学一脸诚恳的掏出校园卡:“好的师姐,祝你早日成功!”

 

某日,在博雅塔前,听到一对情侣在争执:

“我就说没倒嘛!”女人尖着嗓子。

“怎么可能呢,那这肯定是后来仿造的。”男人斩钉截铁地说。

“来来来,找学生评评理!”

情侣拉住一过路的同学。“同学,这是倒了仿造的,还是根本没倒?”

同学一脸茫然。

“就是这个呀,雷锋塔呀!”女人激动地说。

……

 

在园子里呆得太久,三点一线的学习生活难免令人乏味,各位奇葩君的出现,点缀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或莞尔一笑,或惊讶不已,或瑟缩唏嘘。他们既是大社会边缘的微缩影像,又是需要我们去关注,去了解,甚至去防范的人群。希望在未来的燕园里,少一些诡异的奇葩君,多一些温暖惬意的小惊喜。

 

未名湖是个海洋,奇葩都跃出水底,同学们是一条条鱼,不知还会有怎样的奇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