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场逃离

guo  2018.06.25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42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逃离父母。

最叛逆的时候,思想和身体刚刚有了成人的样子,就想摆脱家长的控制尽情拥抱这花花世界。于是我早恋、看小说、成绩下滑……重复着外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青春期。

可我的父母却急得睡不着觉,最引以为傲的女儿一夜之间变得不听话,对他们的叮嘱和关心也视而不见,这对他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脾气暴躁的父亲不懂如何表达他的担忧,只会严格规定我的外出时间、不让我和成绩差的同学来往、拜托老师多多关照我……一切想拉我回来的举动,都将我越推越远。那时候,我在日记本里写:“这个家就是我的监狱。”;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快快长大,离开这个家,再也不回来。

我与父母的战争最激烈的时候是中考后。迫切希望我高中考入重点班的父亲守了我一个假期,在我以为中考结束可以抛开一切大玩特玩时把我锁在家里,让我为分班考试做准备。贪玩的我自然不会顺父亲的意,带着对父母的怨恨和报复心理躺在床上看了几个月的小说去考试,结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父亲对我很失望,一个月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却很期待,因为我终于如愿,得以逃离他们的视线过我自己的生活。  

开始的几个月,我过得自由又放纵,仿佛脱缰的野马,压抑许久之后终于可以尽情撒欢。那段日子我上课睡觉、晚上看小说、和狐朋狗友鬼混,像要把那些年无法实现的愿望一并挥霍掉。我没有和家里主动打过一个电话,把父母的叮嘱和担忧都抛之脑后,直到第一次期中考试拿到成绩单的那刻才仿佛如梦初醒,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我没有和家里说成绩,父母还是打听到了。我在住处胆战心惊地等待他们,知道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可最后只有母亲来了,还带来好多生活用品和我平时爱吃的餐食,一反常态地沉默。做完饭,替我打扫完住处后,母亲平静地说出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一番话:

“人生是你自己的,我和你爸再着急也没用。以前我们总是担心你这担心你那,怕你走弯路,将来吃苦。现在我们想通了,有些东西需要你自己去经历,有些弯路你也非走不可。作为父母我们只能给你提建议,做什么决定还要你自己做主,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你自己选吧。”

那是第一次母亲与我平等地对话,我不再被看做是父母怀里长不大的孩子,而是一个有思想有主见的人。这件事之后,我和父母都成长了许多。我知道自己必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父母也知道不能再以我为中心而生活,我们终于成了彼此独立的个体。

进入大学之后,我和父母经历了第二次成长。

高中三年在校住宿的我已经习惯了独自应付种种,可进入大学是我第一次在离家万里外陌生的大城市一个人生活,从此故乡再无春夏,只有秋冬。在偌大的北京城,我努力调整适应着周遭的一切:糟糕的环境、优秀的同龄人、高昂的物价……开始的日子还常打电话给父母诉说烦恼,后来当我逐渐适应和习惯之后,就全心投入生活和学习,与父母的联系也少了。

知道大三的寒假回到家,在饭桌上一个阿姨跟我说:“你可得好好陪陪你爸妈,你暑假打电话说你不回来,她眼泪都包不住了。” 我才诧异,有些心意我明白得那么迟。大三的暑假,我在北京实习无法回家,打电话跟母亲顺便提起,母亲只轻轻“哦”了一声。我还庆幸,我们可以不需要彼此了。其实,他们需要我,也渴望被我需要,他们只是怕打扰我的生活,所以没有说。

龙应台写所谓父子一场,不过是孩子留给父母一个背影,并且告诉他们:不用追。可身为子女,在奔向自己的远大前程时,也别忘了回头看看一路目送一路担忧的父母。有人常常批评,中国的父母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孩子,借孩子完成自己的遗憾,左右孩子的人生。我庆幸我的父母如此开明,给予了我最大程度的理解和支持。二十多年,在养育我的过程中他们犯过错,我也伤害过他们,好在爱让我们学会了互相包容。现在的人们强调原生家庭的的重要性,说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和命运,所以有很多人将自己的缺点和失意都归咎到父母身上。父母当然不能塑造孩子,孩子也不应该去塑造父母。我们有着与生俱来的优缺点,有些是注定无法改变,只能彼此接受。现在的我看待父母,就像看待朋友。他们不是万能的,他们也会软弱会害怕,也需要有人保护和安慰。他们也带着自己原生家庭的印记和伤害,父母的父母也曾不会正确地给予他们爱,所以他们对待我们时也难免重复他们父母的错误。倘若我们对他们的错误耿耿于怀,只会将这样的失误延续给我们的下一代。身为子女,与父母发生矛盾时,别只记住父母带给自己的伤害,忘了最痛的是谁。

老爸老妈,我是第一次做孩子,你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我是不完美的小孩,你们也是不完美的父母,可我知道我们都在努力靠近彼此,给彼此更多的爱与关怀。人生这条路,我们一起前行,共同成长。

爸,妈,我回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