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孤独

guo  2018.06.26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5

“要是孤独使我渴求友伴时,我的目光就转向窗前那一棵桂树。它伴随着我,就像伴随着普希金度过囚禁日子的那头秃鹰。”                                                     ——舒婷

 

我厌恶孤独。

那就像是潮湿水泥路面上附庸的青苔一样,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总充斥着挥之不去念之无穷的孤独感。孤独是黑夜的手中紧握着的锋利的刀,霎那间置人于死地却又无丝毫的痛感,在孤独的深渊里你只能无力的张开嘴用沉默的青筋装扮无声的嘶吼。孤独,孤若鬼魅,独如梦魇。

我相信所有的憎恨或是厌恶都来源于对另一面的热爱,就如同你爱初夏的青翠欲滴,就会不满深秋的漫山红遍。在我的记忆中,上高中以前,父母一直在经商务农。农忙时,父母便回了老家;农闲时,他们就全国各地的奔波,为了家人的生计,他们在家的时间并不算多。而我却又是个及其依赖父母的人——准确的说是小学初中时代的我,那种依赖大多只是渴望陪伴罢了。那种渴望,或者说是奢求,浸润了多少孩童时代的我向往,失望,兴奋,难过的泪滴。如今,我在回忆的尘土中小心翼翼的拾起那些早已布满尘埃的泪珠,放在我的眼前,任凭光线透进我的眼里,我看到的也已经不再是当年,一花一木,天地日月,早已大不相同,只是那种情愫如今细细品味起来,足以让我褪去浮夸嘈杂的装饰,回归自我的本真。

父亲于我而言并不像是一座山,若非要用某个形象来形容父亲的话,我倒更倾向于河流。河流潺潺而来,轻柔舒缓,却又坚硬有力,不可抗拒,既柔声低语,又移山开石,这恰如我的父亲。虽然如今的父亲年逾不惑,白发横生,身材也已经变形,早已不复年轻时的模样,但父亲却总爱拿着年轻时的照片,夸赞着自己的青春年华,对于自己当年如何名列前茅,俊美的脸庞吸引了多少小姑娘,以及自己住校时期一毛二分钱过一周的光荣事迹父亲更是如数家珍。而我通常只是打趣地嘲讽父亲是如何贪玩落榜,身材变形。仿佛父亲的记忆里只有那几件事儿是值得分享的,对此我只是若无其事的扮演者一个旁听者。

如今已经半年没见过父亲了,平时忙于自己的琐事也无暇想起父亲,甚至很久都没有问过父亲过得怎么样?自责与内疚中我竟然想起了父亲经常拿给我看的那张年轻时的照片,那张父亲常常注视良久的照片,照片上的每一丝秀发和每一条肤纹我都历历在目,不止这些,还有父亲回望当年感叹时光的语气和眼神,一种奇怪的感觉无法言喻,就像是一万根手指在抓挠着我的心,如浪潮一般向我席卷而来,我几乎无法睁眼,我几乎不能呼吸,就在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父亲也拥有过自己的青春,就像我现在一样。

孩童的我对父亲的依赖在我如今看来是难以想象的。父亲是典型的慈父,举个例子,直到初中之前我都没有完全养成独自一个人睡觉的习惯——我总是希望和父亲睡在一起,这样就能抱着父亲圆圆的肚子,那种温暖和满足是现在的我已经失去而且再也无法拾来的。父亲也很享受我对他的依赖,在寒冷的冬夜总会用他那粗壮的手臂搂着我,生怕我受到一丝凉风的侵袭。从小到大我的家庭条件都很一般,而父亲却一直尽可能地满足我所有的要求。尤其是对我有帮助的,就算母亲觉得奢侈而反对,父亲也会自作主张地满足我。小学的自己心血来潮报补习班学习英语,父亲一口答应;初中我开始喜欢上音乐想要买吉他,父亲一口答应;高中想要换新的自行车,父亲一口答应;后来又想要买电动车,这个我觉得都过分的想法,父亲一口答应,理由是让我上学轻松一点……这样的事情太多,我几乎不能全部回忆起来,那种包容和爱护,甚至可以称作溺爱,让我如今回忆起来难以平复。

然而渐渐长大的我学会了孤独。

慢慢地,我开始对于父亲的包容不屑一顾,甚至开始厌恶:我厌恶父亲偶尔世故的面孔;厌恶父亲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厌恶父亲总也改不掉的抽烟癖好……仿佛父亲的一切行为都会引起我的不满。甚至我会抱怨父亲为什么没有带给我殷实的家产或是强大的背景,这样我便不用努力就可以拥有很高的地位。在那段时间里,我忽略了父亲的所有感受,避开了我应该去接受的拥抱,用尽了我所有的虚荣心去伤害这个看着我长大的男人,在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刺刀,一刀一刀地向我慈祥的父亲刺去,也向着现在的我刺来。我以为慈父的鲜血是我胜利的花朵,青春叛逆的幻觉扰乱我,扰乱我,我无法思考,我不知道我沉浸的那不叫孤独,那叫做自私。

如今的我如果回到那时,我最想做的就是在我厌恶父亲的时候,紧紧抱住他不放手,去听听父亲的心跳,感受父亲的温度和怀抱,那是我风雨中坚不可摧的摇篮。我想,父亲也一定会紧紧抱我在怀里,吹着自己几十年都没有变过的口哨,再给我来几个自己年轻的故事……

可是,如今的我最做不到的,也许就是去拥抱父亲。

如今的我已经学会了孤独,学会了享受独处的静谧对自我的抚慰,我不再依赖什么,不再去患得患失,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成长。

可我丢失了父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