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他们的爱(杨美玲)

guo  2018.06.26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9

那是大概我8,9岁的时候,爸爸外出做小生意,妈妈在家照顾我们姐弟四个,和一个80岁以上的老人。暑假爸爸接着弟弟去玩,我不知道那时候家里到底拮据到什么地步,我只知道,当暑假快结束,爸爸把弟弟送回来,弟弟给了我几个一块钱的硬币,我纂着它们,奔向妈妈做农活的地方,我从田尾跑到田头,高兴的大声的告诉妈妈说:“妈,我有钱了,比你钱都多了”,那时候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从小就被夸董事,我不知道这种董事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在这样孩子多家庭条件又不好的环境中塑造的,我确实很小就能体会到妈妈的不容易。妈妈鼓励爸爸出去挣钱,因为家里的房子已经会在大雨中飘摇了,如果不出去挣钱,只种田根本剩下钱,没办法盖房子。所以她挑起一家的重担,让爸爸出去。那个时候衣服鞋子还是自己做,家里还又很多田,孩子也都不算大,而且我们经常还打架。我脑海还有那些片段,早上起床我和弟弟在炕上吵架,妈妈在外屋一边和面一边哭。其实说起爸爸妈妈的事情心里像黄河之水泛滥不止,却不忍把那些难都说出来。

爸爸是名退伍军人,带着一身的正气,我很多的习惯都是潜移默化中受的他的影响。他热心助人,很多时候他总是白去帮忙,自己家的事都可以搁置也要给人家帮忙,所以有时候和妈妈就有矛盾,妈妈总是说他傻,可也未能改变爸爸什么。小时候盖房有“请工”就是,村里的男劳动力谁有空就来给帮忙,不要钱,管饭,邻居家的女人们就给帮忙做饭。那时候谁家盖房子,爸爸都去帮忙,爸爸是瓦匠,活也干的漂亮,等我再大大,就开始“有偿”盖房子了。爸爸从外面做小买买攒了一点钱,终于将我家摇摇欲坠的土房子给翻盖了,据我所知我家的房子是村里最后一家”请工”盖的房子,那时候很多都是自己主动来帮忙的。付出总是有回报的。

妈妈在她那个年代算是经过高等教育的了,她1957年生人,家里也是姐弟多,但条件还算可以,就一直上学,上到高三毕业,很可惜没能高考上大学。我就问妈妈,为什么恢复了不去再考呢?妈妈说已经三年过去了,学的很多东西都忘了,而且那时候文化课少,我只能说”好吧”。我一直觉得妈妈是思想开放的人,她一直觉得只有学习才有出路,不论是学知识还是技术,要有一技之长,才不会一直困在几亩地里。她总是说我,太小,人也小,力气也小,干不了别的就读书吧。在我们姐弟读书上的问题上,爸爸妈妈觉得谁学习好就让谁读,而不是重男轻女的对待,他们对我们的爱是平等的。

有时候放假回家就会和妈妈聊会天,听听她唠家长里短。我记忆中很少回姥爷家,因为妈妈总说,咱家穷,怕舅妈她们瞧不起,以为回去是要东西呢,妈妈有颗要强的心。讲起一些不开心的过往经历,她又很气愤,有时说着说着她又像想开了似的,说:“都是穷,都没有,所以都算计,哎,谁家的日子也是这样过来的”。是的,一代人的过往整个时代背景是不可分割的,她们年轻时候做儿媳妇的时候是受婆婆气的,加之又有很多孩子,日子总是又苦又累却又不宽敞,亲戚间难免矛盾也会多一些。那些时代的矛盾随着日子的越来越好也淡化了,因为现在都鼓足了气过好自己的日子了。

再大大的我,开始关注父母的关系,开始觉得他们不只是我的父母,也是个独立体。我也不知道父母的矛盾有多深,只知道他们总是吵架,一些小小的事情也能吵起来,不过吵完就没事,可我有时候心却还有余悸。有一次听妈妈和邻居的阿姨聊天,她们在吐槽自己的生活,而妈妈说了一句:“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其实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思考,她们半生过得艰难却又在婚姻里得到的关爱甚少,因为都在艰难的日子里了。爸爸是个大男子主义者,而妈妈却也有自己的主见,现在很多时候,都是爸爸像妈妈妥协了。有时候会想,父母究竟有爱情吗?或许我也回答不了。虽然他们也吵架,但我也感受到爸爸对妈妈的关心,妈妈有高血压,但总是忘记吃药,爸爸却老是提醒她吃药,我们不在家时早餐一般都是爸爸做,妈妈不会用洗衣机,所以一般衣服都是爸爸来洗。有一次爸爸做一个小手术,妈妈竟然担心的流起泪来,爱还是有的,而且很多,只不过他们爱的方式不像我们所觉得恋人那般,卿卿我我,浓浓密密,而是在细水长流的日子里,我知道你所有,你的喜好,你的起居,照顾你,陪伴你,在经历了青春岁月,在激情退去后,还依然能保持自己,依然可以争吵,依然可以相伴。

如今我也为人母,去年做月子时候,我和妈妈有很大的冲突,因为突然像拷上枷锁什么都不能干。妈妈甚至暖壶都不让我碰,说是太重,我手没力气。有一天孩子睡了,孩子的爸爸在另一间屋睡,我和妈妈躺在床上,我想和她聊聊,因为我觉得我的妈妈是讲理的。妈妈给我讲她坐月子的时候,我的姥姥去世的早,在妈妈没结婚之前就去世了。我的奶奶年纪大了,而且那个时候婆媳关系不好,妈妈的月子除了爸爸之外没人照顾,而且爸爸还得去干活,妈妈说四个孩子的月子她都没有人照顾,她的几个姐姐也没能来照顾她,说到这些时我的心像被针扎似的,我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我的泪已经流出来了,关了灯的夜里,我将她手紧紧的握住,我记忆力那是第一次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我开始懂妈妈为什么这么照顾我,我开始理解她,她也听的进去我的苦恼,那一晚之后,关于月子的矛盾就消失了。

我是回族,爸爸妈妈信仰也很虔诚,他们恪守己工,心存着善良,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不忘帮助贫苦的人。妈妈总是说,人是渺小的,要多求主,要多做好事。他们用行动告诉我,要保持正念,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总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没能给他们争光,但现在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的工作着,在工作之余不忘继续学习,我总觉的殊途也能同归,只要心中有目标可能走更远的更艰辛的路才能到达,也或许到达不了,但没关系,难能可贵的是依然保持着当时的信念,当时的理想,一直走下去。

最后我想说,我爱他们,感谢他们给我的爱,让我成为一个善良而美好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