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逸闻趣事/课堂段子(四)

guo  2018.06.26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72

 

记得一次思修课上,老师正在讲有关婚姻法的知识,举了个例子:“大家都知道中国古代就有‘同姓不婚’的规定。”说完老师突然一顿,略激动的解释:“啊,大家别想多,不是那个同性!”大家笑,老师接着道:“真的不是李白和李清照的那个同姓!”大家都愣了,然后哄堂大笑,老师一拍头,捂着额头:“不是不是,说错了,就是那个同姓!哎,我怎么想歪了?”

 

晚上在理教403上课,第一节课都快结束了,一名同学匆匆赶来,正讲的高兴的老师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该同学在我后面坐下,我听见另外有名同学问他:“哎,你咋来的这么晚?”该同学忿忿:“别提了,我在二教好不容易找到403,听了十分钟课感觉不对,翻开课表才知道是理教403!”

 

大一上有幸选上了信管系王余光教授的通选课。老师上课语言平实幽默,正如他的为人,朴素而真实。老师喜欢用他生命中有趣的事情来解释文学中的道理和概念,所以可以说这门课满满都是有趣的段子。

印象最深的是老师回忆他谈恋爱的经历。他和姑娘散步在河边,走累了便坐在柳树下歇息。这个时候二人相对无言很尴尬,王老师便提议:“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姑娘期待地点点头,谁知酷爱《聊斋志异》的王老师来了一个狐狸精勾引赶考书生的故事。故事说完了,姑娘恶狠狠地来了句:“你跟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

王老师饱读诗书,尤其是有趣的书,鬼怪言情、聊斋诗经都爱不释手。他的笨拙和可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某次《经济学原理》课,

卢锋老师讲:大家学经济学不要总往钱上看,我之前代BiMBA的课,问学生们来读的目的,有的人说是为了增长眼界,有的人说是为了拓宽人们,有一个咱们北大哲学系学生读MBA目的很有意思:

我挣了这么多钱,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能挣钱

看来相比之下,我读经济学的目的很纯粹了。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穷

 

杨家忠老师的《高等数学》课:同学们,函数可微要有严格的证明,好比迎面走过来一个美女,你看她脸上挺光滑的;如果你拿放大镜看呢,脸上处处连续处处不可微!

 

杨家忠老师的《高等数学课》,谈《数学分析》和《高等数学》的关系。

高等数学是开局一条狗,装备全给你。数学分析是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

(这里装备指数学定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