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逸闻趣事/课堂段子(三)

guo  2018.06.26   校园文化   没有评论 总浏览数:81

 

经济学课上,老师讲需求弹性,为了佐证对于父母来说,花在孩子身上的消费都缺乏弹性,便拿他自己举例,说上周末他老婆带着女儿去玩古代造纸术的游戏,两个小时花了800块,拿回了一张很粗糙的纸,自己上一节课都没挣那么多,沉默了一会儿感慨道:创业的本质是什么,创业额度本质就是赚别人老婆孩子的钱,然后花在自己老婆孩子身上。

 

记得一次社会心理学课上,课程主题是说服,老师请我上去互动,模拟理发店的场景,老师扮演理发师,我扮演顾客,他来说服我办卡。上去后,他假装一边理发一边问:诶哥,来这边干嘛呀?”“我来这上大学。”“读什么呀?”“光华。”“噢,光华呀,那是干啥的呀?”“学金融的。”“噢,学金融好啊,学金融挣钱多。老师趁热打铁,哥啊,男人的头发就是男人的第二张脸。我沉默了一会儿:我不要脸。我也不办卡。我躺在这你就当我死了好了。老师沉默了一会儿果然不说话了,闭嘴前他说了一句:行,死不要脸。

 

你们经历了六月的披荆斩棘,七月的漫长等待,终于来到了这里。如果你们的梦想是燕园,那么恭喜你们。如果你们的梦想是隔壁,那么仍然恭喜你们。因为你们在审美已经这样了的情况下,仍然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思修课老师

 

yjz老师:学数学就像看脱衣舞,非专业只关注结果,数学专业关注过程。这是我多年教数学专业和非数学专业得出的一点点通俗但不低俗的感悟。这是老师在课堂上讲的笑话。

 

某节三宝课,姚锦仙老师欲讲避孕套的用法,迟疑了一下,说下一节课再讲。深思熟虑了一会儿,她又改变了主意:“我还是现在就讲讲吧,毕竟十一假期马上就要到了。”

 

外教Van Well先生讲到beurteilen(判断)这个词,让我们举个例子。一位同学说:“Van Well先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外教Godec女士讲到课文中的一句话“人类这些浪费时间的行为并不是互联网的错”时,问我们:“你们觉得这句话说得对吗?”没人回答,于是她又用自己的话解释了一遍,问:“这话对吗?”一个同学疑惑地问:“您指的是语法上还是内容上?”

 

一次几个人的聚餐,某男同学盛了一碗疙瘩汤递给旁边的某女同学,说:“帮我传一下。”女同学惊讶地叫了一声,过了一会她说:“我听成‘帮我尝一下’了。”

 

发表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