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激活学生潜力,探寻制度奥秘——访政府管理学院马啸老师(三)

guo  2018.06.28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67

三、未来展望

记者:古代政治研究好像有一个比较显著特点,就是一些特别有学问的人比较倾向于对未来的社会制度进行某种理想化的设计,而事实证明都不怎么成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是否社会学家和思想家已放弃了对理想社会的设计?

马老师:卡尔·马克思是过去两、三个世纪最伟大的社会科学家,但我感到遗憾的一点在于,马克思在西方大学里面受到的重视要比在我们国内大学受到的重视大得多。这可能是因为过去的一些社会灾难在人们心中产生的抵触心理。像我们的博士资格考试,马克思的《资本论》是排在第一本的必读书。说马克思是伟大的社会科学家并非没有道理,你可以看他在19世纪提出的那些对未来社会的预测,比如民族、家庭、婚姻等都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可能出现解体的趋势,后来的事实证明的确出现了与他预期相符合的一些变化。

从这些角度来讲,我认为社会科学家对于未来的很多预期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预测的风险是很高的,比如法兰西斯·福山(编者注:Francis Fukuyama生于1952年,日裔美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著有《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等)的“历史终结论”就是错误的。我记得我读博士的时候,老师就说千万不要去预测未来,很容易出错,而一旦错了名声就毁了,我们要做的主要是解释过去。但其实解释过去也就是在预测未来,因为对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进行一般性的规律总结,如果不能用于预测未来和指导人们的决策,解释过去也就没有多大意义。

记者:我觉得马克思认为生产力对人类社会发展有决定性影响这一点,应该是很正确的,但他似乎对人性或者说心理学缺乏足够深入的了解。

马老师:这也的确是后来人们对马克思一个很大的批评。我们现在认为人是趋利避害、好逸恶劳的,而且这种本性是很难通过改造改变的。如果瞬间实行公有制,那么人的本性就会导致他们并不愿意去从事生产活动,然后就会出现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和大的混乱。

记者:现在人类社会已经发生并且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而决定性的因素是科学技术的进步。不光是个人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的变化,而且对管理者和制度也赋予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比如我们已经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监控中,可能在不远的未来,人的一切行为甚至思想都变得“透明”。这将对社会制度和社会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马老师:不光是可以监控微信聊天、电子邮件这类主动发出的信息,借助图像识别和语音分析,实际上每个个人、每个群体的思想、行为动态都可以一清二楚。这种监控早就用来谋取商业利益了,比如你上网搜一下某种商品的信息,以后再上网的时候,就会收到大量有关商品的推送。

国家制度和法律总是滞后的,新技术的发展对于绝大部分的国家来说都会造成对原有制度很大的冲击、甚至是摧毁。比如最近的Facebook“用户数据门”事件,据说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美国的总统选举。在另一些国家,技术的进步则对制度产生了革命性和颠覆性冲击,比如iPhone的发明一定意义上导致了“阿拉伯之春”的出现。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编者注:Muhammed Hosni Mubarak,埃及前总统、民族民主党主席)统治埃及这么多年,原本其统治非常稳固,也可以很顺利地镇压群众的反抗。但正因为后来智能手机的出现,群众使用Facebook去联系组织游行,导致穆巴拉克政府原来的镇压策略都失败了,最终倒台。从更早的例子来看,中世纪时欧洲供远洋贸易的造船技术,实际上对欧洲的地主阶级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们原来通过重农抑商的策略来阻止商业从业者即商业资产阶级的出现,但一旦远洋的航船出现,商人可以通过跨大西洋贸易来积累财富。这就导致商人的地位迅速提高,也就导致了欧洲地主贵族、封建贵族的倒台。

记者:我国国家对新技术在管理和制度建设中的应用似乎更为重视,这是否是中国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马老师:应该与此有关。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非常好地发展,是因为它永远是跟紧跟变革的,甚至有时候会先技术一步,而绝大部分国家是落在技术后面的。事实上十九大以后开了第二次政治局学习会议,集体学习的就是关于如何用大数据治理国家的问题,而绝大部分民主国家总统都不会去学习大数据,他们也没有这样的动力。我们国家还有一个特点在于能从社会中吸纳最优秀的人才,基本上这些人最后都会进入体制内,能够为党提供一些新的信息与活力。这应该和马列政党的关系不大,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像唐太宗说的“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大部分人才都在体制内,最强大的技术也在体制内,这样的社会就有强大的稳定力量。

确实存在一种担心,即如果技术强大到能够监控并规范每一个人的思想行为,那么这个社会到底是会大家拧成一股绳齐心合力往前走,还是可能出现某种不可预知的结果呢?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可能信息技术强大了以后会让我们更容易被管理,人的自由会被剥夺,社会的活力会被禁锢。关于这方面的伦理研究很多人早就考虑过了,西方特别是好莱坞拍了那么多科幻电影,很多是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计算机或许比人都还要聪明、甚至变成计算机统治人类。大家既然已经意识到有这么一个问题,应该会有足够的应对措施出来,毕竟作为社会化动物,人类的权力和权利意识是非常强的,会想办法将信息技术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不过人作为个体往往对自己过于自信,我们现在的日常教育、道德教育总是使得大家觉得人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但究竟会不会犯不可挽回的错误?我觉得其实也是有可能的,未来肯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记者:好的,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

记者:郭九苓,吴泽民,王志浩

采访时间:2018年4月19日,下午2:00-4:00

录音整理:史超文,张姣婧

文字编辑:吴泽民,孙甜甜,李慧,徐韫琪,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8年6月28日,经马啸老师审定。

 

名师简介


马啸,男,1988年生,在华盛顿大学、耶鲁大学、浙江大学分获博士、硕士、学士学位,目前是北京大学中国政治学研究中心助理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比较政治制度、发展政治经济学、和中国政治。已发表和正在审稿中的论文从制度主义视角出发,对精英间的权力分享、产权保护、地方治理和公共品提供等问题进行研究。

教授课程:

本科生: 政治学原理(上)、发展政治学、论文写作与研究方法

研究生:制度主义与制度分析、发展政治学

MPA:中国治理及其经验专题研修、中国国际战略和外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