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们属于中文系(作者:陈莹)

guo  2010.06.23   校园文化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738

    大学校园里几乎每一个行走的人都有自己的出处来历,最能标志大学生身份的莫过于自己属于哪个院系。中文系学生也是五花八门的院系中的一门,每年有百来人加如我们中文大群体。我们说自己是中文系的经常引起误解,我们不喜欢别人要我们认出莫名其妙的生僻汉字,不喜欢别人要我们第一时间写出口号标语作总结,不喜欢别人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我们尤其是怀疑中文系的意义。我们平时可以轻轻松松嬉笑怒骂均成文章,可以大大咧咧冷嘲热讽自我解脱,但是表面的修养隐藏着傲慢,性情的谦恭深埋着自尊,若有外系人发表对中文系的幼稚认识便力起而纠正之,暴力革命为人不耻,我们发挥中文系的特长口诛笔伐。

据说每一群体背后都有深埋的群体无意识,犹如一道洁白的冰山在阳光下炫目发光,海底却有着巨大的足以摧毁人的力量。所谓的知识共同体或学术共同体的研究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中文系研究的领域走向了社会学系。可是我们还津津乐道可以看出我们希望自己有评论发言权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分析自我定位更好地安慰自己。北大中文系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的群体了吧,我作为中文系学生小小的一员也发表着对北大中文系学生的看法这完全是自以为是自不量力,不过以我的经验告诉别人我是中文系的我希望别人怎么理解中文系学生。
 
首先回应的是中文系是培养作家的吗?要明白作家的成长在大学的课程学习远远不够,他要求才气跟性情跟文笔不是那么好当,纵然中文系的个别老师和学生创作了文学作品颇有声誉,这全在于他们的个人修炼而不是集体培训。我们申明自己是中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的是语言跟文学,具体说来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古代文学现代文学还有古典文献跟方言等,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专属领地,有时间再跟疑问者侃侃而谈数一数家珍。我们要毕业得靠研究不靠灵感,靠论文不靠小说,我们阅读的书可谓汗牛充栋然而很多是各种笺校跟论著,阅读曹雪芹余杰郭敬明不是为了欣赏而是为了解读最后得出文化阐释。当然我们如此强调中文系重视学科培养一方面也是为自己不会写小说开脱。
 
接着回答是中文系都研究什么呢?这个问题牵涉到我们学科建立的根本意义必须义正言辞地回答。以文学和文化研究为例我们主要研究文学史跟作家及其作品,另外还是掘地三尺挖些八卦隐私比如民国妓女价格如何,资料来源于期刊杂志上有些蛛丝马迹及鲁迅老舍等人的日记。我们特别指出历史是人写出来的如果我们不研究文学史就很可能一个作家被埋没,要是没有夏志清可能现在没有张爱玲并且欣赏不到电影《色戒》,这是多么重要。我们最先对超级女声红楼梦海选进行解读指出这是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对抗是一次全民的狂欢,我们聚在一起评论《胡适全集》的出版对于研究胡适跟五四的意义,我们指出于丹讲论语时的错误仔细思考着孔子等经典是不是应该这么宣传。所以说我们是在精神领域里默默地奉献着瑰宝清除着垃圾,与形而下的诸如岩石地震大熊猫等等同样为人类的更好发展贡献着。
 
其次是反驳中文系很闲散的吗?造成这个疑惑是因为我们没有办公室没有实验室,没有人定时出现。所有人不论学不学习都要自寻一个处所。要么在宅在宿舍待在图书馆,要么徜徉在树荫下漫步的未名湖边。人们很疑惑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因为经常碰到中文系的学生午觉睡3个小时或一连几天不去上课。我们解释说我们要看书研究做学问怎么可能天天玩呢,只是因为我们系很人性有自己的任务但不管学生怎么完成,反正都是看书只要看书了可以节省下很多时间去安排看更多的书或者恋爱约会或者兼职工作。我们跟导师之间很客气很随意导师不会逼我们干活,不像理工科要坐实验室办公室给老板打工还经常受气。我们为了给国家节省资源自己能怎么凑合就怎么过,新建的文科大楼终于快建起来了说明国家反应的太慢重视重视人文学科了。
 
还有就是中文系出来都干什么啊?有人说中文系是万金油有人说中文系找不到工作。其实找工作取决于个人的兴趣跟能力不可一概而语。大家都对那个毕业后去卖肉的师兄印象深刻,无论是鄙弃唾骂恨铁不成钢这是应该尊重的个性的选择。中文系学生也可以去哈佛也可以去外企不光是报纸传媒小报社。不过鉴于自身深厚的文学修养我们往往瞧不起从我们系分出去新闻系说他们没有学问,未尝不是看到他们的葡萄甜故意说酸。这也导致了除了意志坚定的学习中国文化的同学,我们的孩子在报考志愿时总是踌躇着最后只是拿中文系保底,来到中文系以后自我安慰这比历史系哲学系好得多学了中文在社会上还是很有些用处的。
 
“外面的人”关于中文系的疑惑还有很多很多,譬如中文系的学生一看就知道是中文系的:苏轼的腹有诗书气自华是说我们的内涵决定我们的表现,所以我们看起来很文艺很飘逸或者有谦逊很内敛,或者有极端者表现的很是浪漫很不现实等等。但是总而言之我们中文系是很重要的很有特色的。我们的研究使我们比别人更有文化,所以颇以此自居。我们鄙弃那么只知道做实验跑路线的对于伟大的中国文化一无所知者,尤其是没看过《红楼梦》、《穆斯林的葬礼》没听过阮籍嵇康不了解昆曲越剧的同学们,我们一部分中文系学生就像某些爱好者普及中医跟素食一样,一有机会宣传这些作为知识分子的基本素养。
 
白衣飘飘的80年代已经成为过去,至今仍在深深地为人缅怀。“我是中文系的”的宣言不再激动不再铿锵甚至有点自嘲跟无奈,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在中文系呆着带着就变成了中文系一族,我们愤慨或欣然或平静地学习着,保持着对中文系的热爱或木然,继续演绎着中文系很多文艺青年很多猥琐男很多美女的传说,然后在他人的疑问中轻轻地回复几句,在别人的无知中继续前行。
 

1条评论

  1. 去痘印 说道:

    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