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体验德国大学的文化氛围(作者:薛永玲)

guo  2010.09.28   经验与探索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6,473

 

我有幸申请到了北京大学2009- 2010年的校际交流项目,于2009年至2010年间赴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访问。这是我自2004年完成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学业回国后又一次出访。感谢学校给我提供的机会!也感谢老师们给与我的支持和付出的劳动!在柏林期间,除了一些学术研究方面的交流和活动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讲授了一门研究生的课程“中国的社会与宗教”。体验在柏林的工作和生活,忙碌而快乐。忙碌,因为要上课,要对学生负责;也因为想要多了解柏林,多利用柏林的资源,有所收获。快乐,因为感到自己就是自由大学的一名老师,独立而自主;也因为不但联系到了过去慕尼黑的许多老朋友,而且结识了许多新人,教授和学生,大家友好相处,互相帮助。我给自己提出的口号是:“努力工作,快乐生活,使此次出访获得最大的效益”。我非常愿意把我的点滴感受与大家交流。

 

没有围墙的大学:资源共享

 

德国的大学大都没有围墙,学校与城市其它地方的区别在于它们都有各自的标志性的建筑,例如我们通常说的大学的主楼,主楼的附近会有独具特色的雕塑等等。学校建筑的开放性,也表达着他们资源的开放性,各个学校都面向所有兄弟院校的学生和老师开放。在柏林,有柏林自由大学,洪堡大学,柏林科技大学,几所大学。这些大学的学生在每个学期的开学初,可以通过互联网在几所大学的网站上注册选修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没有严格的学校界限。同时,这些大学的学生和老师还可以利用自己在本学校或是学院的图书馆里办理的图书证到其他学校或学院免费注册借阅图书。还有,学生宿舍也没有严格的学校界限,学生都是到一个统一的学生管理委员会登记排队住宿(每个学生享受学生宿舍的期限是三年,之后需要自寻住处)。这种情况与我以前就读的慕尼黑大学的情况相似。这种打破学校界限资源共享的做法,使学生和老师扩大了选择,使资源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也使各个学校优劣通过人员的自由选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互补。不过,如果校际之间存在 “我们”与“你们”的概念,那么“我们”首先要满足“我们的”需要,这种资源共享就会遇到困难。

 

多样的课程设置:自我调节

 

大学的课程按照难易程度分,有基础课和专业课;按照教学形式分,有讲座课和研讨课;按照考试的方法分,有口试和笔试(包括文章或作品试),这些都与我们国内的情况差不多。不太一样的是,按照学生获得的学习证明分,有学分成绩证明和旁听课程证明,特别是旁听课程证明是被纳入教学计划里的,就是说每个学生的成绩单中要有一定比例的旁听课程证明。学生要想获得旁听课程证明,就要参与课程的全部过程,但是不要求参加考试。这种教学设置的好处在于,一方面鼓励学生选修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并且是内容较难的课程(学生不必担心考试,打消了畏难情绪),另一方面学生可以根据在学习过程中的自身的情况进行学习上的自我调节,哪门课程参加考试,哪门课程不参加考试。这种教学设置可能存在的缺点是,有的学生仅仅是为了在成绩单上填空而走进教室,听课心不在焉,达不到真正的学习目的。

 

自由的选课权利:学科交融

 

在慕尼黑大学,有许多专业对学生的要求是一门主修专业,两门副修专业。柏林自由大学虽然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学生除了教学计划规定的必修课程之外,有充分的自由选修自己喜欢的课程并得到学校的承认,学校不会因为某个学生选修了被定义为与本专业不相干的课程,而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我记得我在北大的硕士学位成绩单上有的课程就没有被记录学分,而且这些课程也没有被列入到选修的计划当中,我记得好像是补修,例如“社会心理学”,“普通生物学”等等。正是这些补修的课程,随着社会学课程建设的发展,有些已经被认为是教学计划中的重要课程。现在看来,当时“补修”了很幸运;而没有“补修”就缺课了。哪些方面的知识是需要学习的?能力是值得发展的?这个问题与人们的知识水平有关:人们是否意识到一些知识和能力的重要性?这个问题也与人们的个人偏好有关:人们是否能够全面的看问题?这个问题还与人们的道德修养有关,人们是否有海纳百川的胸怀?社会生活中许多急待解决的问题,都涉及到多个学科领域,跨学科研究已经成为解决问题的客观需求。评估的偏差有可能制约了许多人的个人兴趣,潜在的能力,和学习的积极性,使得许多人内在的动力转移为外在的动力:放弃原有的志向,按照指挥棒追求外在的表现,目的是获得奖赏。人的创造性大大降低了。所以说自由选课,不仅可以拓宽学生的知识范围,而且对培养学生的学习和研究的理念都有重要的意义。

 

学生之间的交流:团队合作

 

在学校的大厅/走廊/食堂/草坪,经常可以看到两三个学生聚在一起讨论问题,这可能就是在讨论老师布置的作业。在大学里,不论是本科生的课程,还是研究生的课程,老师都会给学生安排一定比例的课堂报告。为了让每个学生在有限的时间里都有参与和展示的机会,有共同兴趣的学生将组成小组,分工合作,做课堂报告。报告成绩的好坏以小组为单位,而不是强调个人的表现。配合得好的小组,大家群策群力,取长补短,效果比较好。特别是中国学生,如果他们能够主动与当地的优秀学生组成小组,那么他们不但可以从知识上,而且从文化和语言有上都可从同学那里得到有益的交流。课堂报告,既突出了学生的个性,学生可以通过课堂报告展示自己的特长,又培养了学生的团队精神,合作唱好一台戏;既体现了老师的导演作用,也发挥了学生演员的特技。但是,这种教学形式可能存在的问题是小组成员互相推脱,出现三个和尚没水吃的现象。另外,如果老师在学生课堂报告之后没有给予适当的总结补充和指导,仅仅依靠学生的报告来完成教学任务,就可能导致教学内容的缺失。

 

文化中心的读书会:精神的家园

 

柏林的中国文化中心里每隔一周就会举办一期读书会,大禹读书会。来自各行各业的“专家”来到这里介绍自己的研究和技艺,每期读书会大都是一名学者主讲,然后大家参与讨论,每期的读书会都聚集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学术领域的人们。根据我的了解(没有详细的调查),在柏林,也包括在慕尼黑,华人群体按照职业的分类,大致有这样几种:留学生(单纯读书的小留学生,区别于有一官半职的博士生);从业者(在企业或机构的就业人员,区别于餐馆服务业的老板和雇员,也区别于律师/翻译等自由职业者);家庭主妇(陪读的家庭主妇,区别于移民的家庭主妇),以及除了上述人员之外的其他人员(如难民)。这几类人群的日常生活和时间安排区别很大,大家相互交往的机会也不多,而读书会给大家提供了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在慕尼黑有许多华人的宗教团体,例如基督教的团契,他们也定期组织活动,并且宣传团契是一个温暖的家,在那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可以互相谈心,互相帮助。柏林的读书会,也像一个温暖的家,与宗教团体不同的是,读书会学习的不是圣经,那里不仅是一个学习的场所,也是精神的家园。

 

﹡﹡﹡﹡﹡﹡﹡﹡﹡﹡﹡﹡﹡﹡﹡﹡﹡﹡﹡﹡﹡﹡﹡﹡﹡﹡﹡﹡

 

大学应该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大学的使命是什么?是培养象牙塔上的尖子,还是提高全民的素质,还是满足市场发展的需要?这是在前些时候由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组织和资助的“德中同行”活动中与会人员再一次讨论的问题。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在很大程度上指导着大学办学的方方面面。

 

2 条评论

  1. 花了半小时终于看完了,这样的文章看过很多了。。貌似没什么大用

  2. 青岛SEO 说道: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那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