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这样的青春年华我们究竟该做什么(作者:李效鹏)

guo  2011.03.29   学生风采   1条评论 总浏览数:6,982

 

年后回学校,在ST老先生的一再邀请下,在朝阳大悦城一起吃饭,聊了近了三个小时。内容和形式都有点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由此也激发很多感慨。

 

三个儿子的故事

     正如古人所说“少不轻狂枉少年”。或许是ST为了避免我上次“佛袖而去”的尴尬场面重演吧,这次他一改往日直奔主题的开场风格,而是以他三个儿子学习成长过程中的充满温情的故事开场,基调定在一个“父亲”对年少“孩子”的忠告和引导。

    ST老先生的三个儿子都还算学有所成。

    大儿子去澳大利亚留学,拿了精算的博士学位,还修了那边的经济双学位。也在香港大的外企公司有着年薪百万的体面工作,令人羡慕。可是他不开心,总感觉拳脚施展不开,很多的excellent ideas 却得不到上层的重视与采用,有点被理想主义情节所绑架。ST的评价是“老大眼高手低,好高骛远,总感觉有浑身的劲想使,却脚不着地,盲目地活在自以为是的自信里”。

    老二学的也是精算,也很聪明。但是沉默寡言,人际处理能力较差,不善于推销自己。适应能力也较差。在去安徽农村做志愿者时,因为害怕蹲农村的茅坑竟然一个星期都不吃饭。

老三是典型的公子哥,目前就读于一所上海的一所私立高中,马上就要考大学了,整天还是吊儿郎当,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自己的志向、目标和人生的使命感。

最后ST总结说,他的三个儿子智商都不低,都有很不错的学习经历,也有赚大钱的本领,或许“成才”了,可是都不能“成材”。作为父亲喜欢他们的优秀,祝福他们的未来,但不指望他们能担当什么大事,实现什么大义。

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接触到的一个案例。父亲是北大的教授,母亲是清华的教授。已进入青春期的儿子却过着类似于ST老三那样的公子哥生活,缺乏对自己人生负责、对身边人担当的意识,缺乏对理想的追求及竞争意识,缺乏对环境的适应和改造意识……父亲曾跟我说:“像我这样各方面资源优越的家庭,真的应该培养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不然太失败了……”教授的一段真情流露,引起我的深思:何谓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们的资源应该怎么用,在这样的青春年华我们究竟该做什么?

 

关于TFC关于公益

    身边的同学在忙着出国交流、忙着找大公司的实习、忙着申出国、去投行,而我,却一直关注NGO、关注公益和日益凸显的种种社会问题,利用寒暑期的社会实践,走进基层,感受民生,试图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浪潮中找寻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里,个人的理想如何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如何才能实现小我与大我的完美对接。但每当我面对张口物质、闭口物质的左邻右舍时,又对自己如此探索的现实意义产生质疑、甚至动摇。为什么选这条路,为什么又不选那条路呢?

    看看现在的我们的生活状态。在北京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城市,我们每天煞有介事的做着一件又一件看似能让自己过上幸福生活的事情,取得一个又一个的title honor, 努力成为高速运转的multi-tasker。一位北大学子道出现在所有人的心声:如果我们没有好工作,就没有好房子;如果我们没有好实习,就没有好工作;如果我们没有高GPA、各种社团title打造光鲜简历,就没有好的实习。所以我们要奋斗奋斗奋斗奋斗再奋斗! 可是,在这样“忙西忙兮奈若何”的忙碌中,我们真正收获了什么?在这些“成就”基础上,我们就真的能过上所谓的幸福生活了吗?试着拷问一下自己的内心,因为成就的拥有,我变得更加幸福了吗?也许不然。

    那些盲目的追赶,也许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有意义,甚至会让你失去很多,很多。

    在做TFC支教项目可行性分析的时候,大家最大的顾虑还是两年的志愿服务时间太长。“有没有短期的比如周末或一个星期或一个月的项目”是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大部分人,还是想要一段志愿经历去打造简历,而非实实在在做点什么。我们顾忌着两年时间要牺牲太多,其实我们只是没有明白,也许5岁上学和7岁上学会很不一样,但是在工作的时候,大概除了国企公务员体制下对年龄的一些要求,没有太多人会care 23岁和25岁的差别,更不会care 33岁和35岁的差别。这也许就是我们从小听说的那些神童等后来逐渐落寞的原因。而两年的志愿服务,真的就会比在职场两年的人积淀的少吗? 真的就不能两年后给力赶上并超越吗?也许投入后你会发现,你真的没有如你先前所想,牺牲了什么,你的收获远远超出你的预计。

    ST是在事业有成家庭圆满的时候,创办TFC,全身投入公益事业。可是,真的要在这个时候才能投身公益实践吗?才具备做公益的闲情和能力吗?不是的。公益,可以作为我们的一种人生观来指导我们的实践,也可以渗透到日常点滴小事中;公益,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公益,存在你我之间,存在于爱的蓝天下;公益,更是一种生活的信仰和理念。

     这风华正茂的岁月里,我们不妨给自己一个独处的时空,臣服于自己内心对知识、对美好未来的的追求与渴望,对纯洁友情、爱情的向往及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各种奇思妙想,并付诸行动,享受岁月赐予我们的青春年华,塑造出健康的人格和价值观体系,厚积薄发,而非急功近利。

我渴望着一种“大气”与“大爱”在年轻人心中,在我们现代的教育理念中。

 

关于大学

可以说来北大的每一个学子本身的背景都很光鲜。可是对于这份光鲜我们多数人是底气不足的。至少在入学之前,我对大学学什么这个问题还没有一个坚定地回答。大一时我也学着大家好好上课,然后在取得成绩单上那耀眼的数字以后,突然觉得很空虚,觉得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大学生活。于是之后便开始翘课去听自己喜欢的讲座,流窜于清华北大人大;经常翘课跟朋友去骑车远行,去京郊爬山,去野长城露营;在子夜和一群朋友在静园草坪看流星雨,许下愿望;和好友彻夜长谈,谈理想,谈人生,谈爱情…… 其实我们都是很上进的孩子,为着自己心中的理想努力着,都想成为有出息的孩子。但是却总觉得找不到发力点。

不知不觉间,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回首过往,自己一直在为理想努力拼搏着,也一直在为成为人中豪杰积蓄着力量,但自己一直找寻的那个发力点仍无处可寻。这也许是个人的努力还不够,也许是我们真正该反思现行大学生培养模式是否脱离大学教育本质的时候了。毕竟大学的首要目标是要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啊,而现状却是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学子并不为社会所青睐,反而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悲哉!痛哉!

作为理想主义大学生,开始我怀着一腔的热血对TFC的理念等上层建筑批判着。ST多次说,我跟他的大儿子很像。所不同的是,我还相对年轻,有时间去经历,去磨练。原本是计划继续解决上层“佛袖而去”的问题的,最后从这个因多年摸爬滚打而充满智慧的老人身上,如同感受醍醐灌顶的力量。“在其位,谋其职”。我们的教育只是告诉我们太多理想主义之理,而没有实践之魂。

ST给我的忠告是“千万不要去读研”。面临十字路口的抉择。这次谈话,这次思考后,我想,对于未来我会坦然。我会勇敢的臣服于内心的渴望踏实做点事情。也许成长的历程中不免会经历沮丧的时刻,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从来都为此自豪。永远相信改变的力量。

 

最后的最后

表面的,是作为大学生义工团队核心成员,在为TFC“奉献”着什么,其实我收获的,远远比预计的多。在这样的青春年华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

如果,大学也有这么位睿智的老人指点;如果,大学社团也能实实在在做点事;如果,踏实的公益观不是离物欲横流而急功近利的现代大学那么远……是不是更多的上进青年能尽早找到那个着力点?而不是被质疑:在这样的青春年华,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

 

1条评论

  1. thuziyan 说道:

    时隔一年多,再回来看曾经的文字,想想这将近2年的变化。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