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中国大学生的苦恼(牛晶晶)

guo  2011.06.28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406

 

在中国,大学时光对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是最自由的时间:大学之前,由于年龄限制,虽有短暂的游戏欢乐的时间,但很多事情自己还无法做主,所以不得不沿着父母和老师预先设计的道路,在他们的轮流“监护”下被威逼利诱地走向高考这座独木桥;大学之后,虽然自主权是有了,可生计问题也随之而来了,在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很难有人能做到率性而为、身随心动;而独独在大学的几年里,既有了自主权,不再受家长和老师的束缚,又没有谋生的压力,所以理应过得最悠哉快活。可凡事都有两面性,自由当然也不例外,拥有自由就意味着自己做决定,而做决定的过程绝对不是一个快乐的过程,做决定的人不仅要经历在多种抉择间选择的犹疑、取舍的痛苦,还要承受一旦决策失败自己承担后果的风险和压力。所以,有时候有别人为自己设计好的道路可走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自由的权利不可以强求,同样,一旦得到了也不能随便抛弃,就如人终究不能事事依赖别人。因此,大学生活是一种甜蜜的痛苦,大学生在痛并快乐中生活着,绝不似外人所看到的那么无忧无虑。

 

大学生,尤其是新生,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大把大把的空余时间。就我自己的求学经历而言,在小学和初中是绝没有自习时间的,课程表里每一节课都有老师讲授,即使偶尔一两节课的老师因事请假,也会有其他老师来替他们补课,课余时间里也有老师布置的各种作业。高中课表里虽有了不少自习课的时间,但由于整个高中学习生活就像是在完成一个作业——在三年里达到高考的要求,所以自习时间的任务安排也基本确定,再加上学校安排的学习时间的限制,高中时几乎没有空余时间。例如在我的高中母校,从早上530分晨读时间开始到晚上1040分晚自习结束的时间里几乎一直待在教室里,住校生回到宿舍11点时必须上床睡觉,每天晚上都会有寝管老师来回巡查,另外,只有在每周的周日下午才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个月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我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只有9天的假期。到了大学,情况则有了根本性的改变,除了周一到周五每天至多的三四节课时间外其余全是空闲时间。再没有老师家长安排在某某时间该做什么事,也很少再有必做不可的作业或任务,总之,进入大学觉得自己一下子好空,空闲到不知该怎么处理这大把大把的时间,人也就随着茫然了,空虚了,甚至有些怀念那个总有成堆的练习等着自己去做的高三生活。这就宛如从蛹到蝶的蜕变,在还是蛹时,它被困在空间狭小、一片黑暗的茧里,破茧而出的那一刻,突然出现的光亮和广阔天地使它盲目,因为太强烈的光明就等同于黑暗,所以他只能在一片黑暗中跌跌撞撞地寻求属于自己的道路。可人和蝶毕竟有所不同,蝶依靠本能总会克服这一暂时的不适应,可人就不同了,很多人直到大学毕业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有益而适合自己的业余生活。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一个被夸大的问题,其实很多学生在大一时就已经知道如何处理空闲时间了。可有谁认真去调查过大学生的业余生活,关心他们的业余时间到底利用的如何?他们所做的事情对身心到底有多大裨益?

 

中国大学生是一个很尴尬的、处于过渡时期的群体,别人都视他们为成年人,而且在中国,大学是标榜自由的地方,所以大家便给予大学生足够的“自由”,自由到不闻不问,但实际上,在中国教育体制的影响下,他们还不具有充分享受这些“自由”的能力,所以就只能在一下被夺了拐杖后尽力蹒跚前进。这并不是说大学的自由是不对的,只是中国的教育体制造成这种自由与不自由的反差过大。突然的自由不是好事,会酿成诸如新中国成立初期时发生的“文革”浩劫。凡事都要有一个培养、适应的过程,初高中时家长学校不要管得过严,要给予学生一定的自由,到了大学也不可以一下子收手,尤其是学校,更应担负起引导学生适应新生活的责任,及时了解他们心中的真实所想,给予他们科学的指导,辅助他们度过一个快乐而有益的大学生活。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当代大学生,笼统的说就是理想和现实的问题。改革开放使得西方功利主义与实用主义哲学深入人心,党和国家对经济发展的重视引导着人们对物质财富的关注,金钱拥有的多少几乎成了判断成功的唯一标准。在这种社会大思潮的影响下,教育也越来越具有功利主义的色彩,在大学教育中的表现之一就是出现经济、金融类这样的热门专业和文史哲类的冷门专业。选择功利、现实的生活是无可厚非的事,甚至如果这个人觉得这样的生活能给予他快乐那就更好了,这样的人是天生的成功者。可人偏偏是既有肉体又有灵魂的生物,人性使然,这种物质的获取和享受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能提供持久的快乐。而这种情况对于大学生来说则更为严重,本就未经世事、年轻气盛、豪情满怀,再冠以“天之骄子”的名号,受到圣贤书中视金钱为粪土思想的催化,所以他们更加理想化,不屑物质财富而更关注精神层面的东西以显示自身的优越性,颇有点自视清高的意味。自古中国的学子都如此,当今的大学生也不例外。可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中国已被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所控制,凡事都以金钱为衡量标准,这些都严重影响了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在面对一个抉择时,是物质优先还是精神优先?他们想顺从自己的心意过“艺术”一点的生活,可又不得不受到世俗观念的影响时时以物质利益为衡量标准,这个矛盾时时困扰着他们。

 

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地方,重在对人的性格的培养和心智的开发,如果想学赚钱的手艺大可去技校或职业技术学院。当今中国陷入追求物质财富的泥沼,教育承担着将其拯救出来的重任,如果连教育也不能洁身自好的话,中国只怕会走上一条疯狂的拜金不归路。

大学生即将成为中国的中流砥柱,是中国最有希望的一个群体,承载着中华民族复兴的重任,所以他们的学习生活状况应该得到各方面的充分关注,在充分尊重他们意愿的前提下要给予他们学习和生活的指导,尤其要重视他们的思想心理状况,引导他们积极健康地生活。同时,要为他们提供实现自己理想抱负的社会条件,尽管这些理想会遭遇失败,短期内难以给社会带来效益,但只有这些高于现实的理想才能最终改变社会,推动人类进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