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异国中文情——访新加坡留学生谢沁慧

guo  2011.06.28   外国人在北大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209

 

她活跃于未名BBS、人人网,她精通于北京的各种吃喝玩乐,她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时而夹杂着“纠结”“你懂的”“很牛”这些时兴的网络用语。如果不是无意中问了一句“你是哪里人?”你怎会想到眼前这个活泼健谈的女生,是一个异国留学生?她叫谢沁慧,作为新加坡华人后裔,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08级的本科生,她的教育经历和我们有什么不同,请听她娓娓道来——

 

一、执着北大,不悔中文

记者:沁慧,你好!感谢你在考试周之中还抽空接受我们的访谈。首先,我想好奇的问一下,也是大家对留学生普遍好奇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来中国,来北大念书呢?

谢沁慧:其实来北京大学念书,主要的原因还是冲着北京大学中文系。大概在高中的时候,就想要读中文系。中文系嘛,当然还是要来中国,然后那时候就想复旦或者北大,还是喜欢北大。

记者:从新加坡到北大念书,需要经过那些程序?

谢沁慧:我是2008年过来的,2009年之前,留学生申请入读北京大学,有两种方式。其中一种是保送,就是在我们国家先获得保送资格,申请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直接呈交材料给相关机构就可以了。然后还有一种就是自费,自费生得到北大来参加考试,相对来说比较麻烦。2009年以后,北大在新加坡就有了招生办,会有北大的老师到新加坡那边,学生可以直接在那儿面试跟考试,就不用跑到北大来考。

记者:保送是要自行申请吗?

谢沁慧:我们是先跟机构联系,比如说教育部、外交部等政府的一些管理部门,还有国防部。先确定说我们要来中国读书,然后再提交表格,表格是统一的,然后在上面填志愿。我们那一届有六个人都想读中文系,当时以为说会有一部分的人会被分到复旦去,其实复旦也挺好了,只是说大家的第一志愿是北大。然后很惊奇,大家都来北大了。

记者:你们高考完了,留学是一种风气吗,还是大部分会在国内念书?

谢沁慧:都有,因为新加坡其实大学不是很多,才四所,但是以那么小的一个地方来说,还是比较多的了。但是因为新加坡地方小,很难说在每一个方面都做到很好,比如说医科的话,大家还是愿意在国内读,不然就去英国。论风气的话,还是英美比较多,如果是读专业学科,比如说医科、法律之类的,到英国去,然后可以回来工作,除非不打算回来,就可以去美国。也是有很多优秀的人就留在本地读。也有一些可能本地大学考不上,就到澳大利亚的大学去。还比较开放吧,因为很多资讯都可以掌握,可以看哪一方面比较适合你。

记者:就是说出国念大学在你们那儿一点儿也不新奇是吗?

谢沁慧:对。可能以前也会,现在国际化就比较好。其实我们高中同学的话,大部分能力都是不错的,主要是奖学金的问题。一些人,像我们是申请国家机构奖学金,然后其他人,他们是申请他们要去的那所大学的奖学金,美国的大学给的奖学金就比较多。

记者:那你为什么没有像他们一样也去美国?

谢沁慧:我就是想读中文系。

记者:为什么?

谢沁慧:这个还真是个人兴趣。

记者:那你未来也想朝着与中文相关的方面去发展吗?

谢沁慧:未来工作的话肯定是跟中文有关的,但不一定说一定会是中文系的学术研究方面。还是可能会跟中文媒介有关,比如说我们教育部公派生(申请了新加坡教育部奖学金的留学生,就成为教育部公派生。)的话,来之前是签了合同,回去要当五年的华语老师。所以以后工作还是跟这方面有关。其实高中时候就想,以后还是希望在生活中、工作中都可以跟中文有比较多的接触,因为其实如果工作不用到中文,都是用英语,就只有生活中才能用。但是我还是希望中文在工作中也是挺重要的。所以会觉得有中文系的专业文凭,还是挺好的。

记者:中文系专业文凭,会对你以后找工作比较有利,还是不利呢?

谢沁慧:都有吧,利弊各半,就是要看是怎么样的工作。比如说是汉语教学的话,肯定是要有个专业文凭,然后我们也有华文报馆,可以做华文记者。其实我觉得我们来北大的话,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现在中国正在崛起,而我们在这里待四年,就可能比较了解、认识这里的文化环境,回去可以做顾问、做翻译之类的。其他院系的同学,比如说经济学院的,他们就可能就走金融这一方面,就可以帮助一些公司在大陆国内发展之类的。但是说到专业的话,就中文系比较专业,可能回家后这么专业的知识不会有很多派上用场的时候,还无所谓啦,这个本科嘛,都是兴趣,想读一个喜欢的。

记者:你上大学之前是否来过北京?

谢沁慧:哦,我来过旅游,就一两周的那种。

记者:你来刚北大的时候有什么印象?

谢沁慧:我很喜欢北大。

记者:是觉得和你们那边不一样吗?

谢沁慧:挺不一样的,喜欢北大是北大的风气,就整个建筑物啊,人文的感觉,就真的可以感觉到它的人文气息很不一样,然后我就很喜欢那种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我就很喜欢我们五院。我觉得北大是一个很有人文气息,整个感觉都很好的一个校园。但是北京,对我们南方人来说就比较干,新加坡早期移民就是福建啊,海南啊,广东之类的南方人,所以我们也是很习惯南方的口味。其实我们跟中国南方一些吃的、习俗都很像,可是中国南方跟北方其实就已经不像了,所以我们刚来的时候说,哎呀,怎么觉得天气这么干燥。

记者:那吃的方面还习惯吗?

谢沁慧:刚开始是尝鲜,就很多新奇的东西,习惯后其实还可以。因为北京作为首都,各地的东西都有,其实还成,但是就是还会显得有点咸跟油腻。然后那个麻辣的话,我们大部分人来之前都没有吃过麻辣这种口味,香辣比较多。麻辣,我第一次吃的时候,就吓一跳,这是什么,太麻了,但是还是有一些同学就特别喜欢这个口味。刚来的时候比较新奇,什么凉皮呀,煎饼呀,以前我们都没有吃过,我们都吃白米饭跟陪菜。面的话,也是虾面清香面之类的,好像我们学校博实卖的清香面,就跟我们家里一个虾面的味道很近,有家的感觉,就吃得很香。

 

二、“双语教学”,拔萃汉语

记者:你们那里的学校设置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小学、初中、高中这样?

谢沁慧:类似这样,不过初中、高中是“42”,而不是“33”。我们初中就直接叫中学,然后高中就叫高中,所以我们说中学的时候,其实特指初中。

记者:你们都是以英语为母语吗?

谢沁慧:其实我在来北大读中文之前,对“母语”的理解跟一般学界的定义不太一样。因为在我们国家,“母语”是指代民族语言。因为新加坡是多民族国家,除了华人,还有马来人,印度人,因为早期是殖民地,就有一部分欧亚混血儿,也有马来人跟华人的混血之类的。因为各民族语言各不相同,所以李光耀在位的时候,就决定要推广英语,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国际化。所以英语是作为我们国家的第一语言,作为一个平台。我们所谓的“母语”就是马来语、汉语、泰米尔语等。我以前以为“母语”的意思就是民族语言,后来才知道,原来“母语”是第一个学的语言。

记者:那你的母语是?

谢沁慧:我是汉语和英语两个同时学。

记者:那你是出生在华人家庭了?

谢沁慧:我爷爷是海南人,他那一代去的新加坡。其实新加坡现在很多人都是第三代、第四代移民。

记者:难怪你汉语这么好,完全感觉不到是外国人。

谢沁慧:我比较幸运吧,我在家里是说汉语的。有些华人,父母在家里也跟他们说英语,对他们来说,英语就是第一语言,而汉语就相当于是学习的语言,而不是真正用来交流沟通的语言。但是我们的教育是说要推广“双语政策”,已经推广好多年了,然后现在还继续推广中。

记者:在学校里会有汉语课吗?

谢沁慧:有的,就相当于一门语文课。

记者:那其他课程,比如数学、化学、地理这些,都用英语教学吗?

谢沁慧:对的。

记者:那汉语是必修,考试会考这一门吗?

谢沁慧:是的。

记者:那大家汉语水平都挺不错的吗?

谢沁慧:老实说没有。我们来华留学生,可能因为自己本身就对中文比较感兴趣,所以说中文就说得比较好。一般人,以后没有打算走中文这条路,其实他们汉语说得不太好也OK。只用英语的话,工作什么的都不会有问题,工作时候的文件都是用英语的,方便大家沟通。

记者:那汉语考试的时候不考口试吗?

谢沁慧:主要是考看懂、读懂的能力,当然还是有口试,但是那个占的比例比较小。

记者:那就跟我们学英语差不多?

谢沁慧:对,对,其实就当做一门外语。

记者:能理解,就跟我们这边大家高考都考英语,但是不是每个人的英语都很好。你们日常生活交流也都是用英语交流的吗?

谢沁慧:还是看环境吧。我小学是在华校,下课还真的是用汉语。然后到了中学是英校大家都不愿意用汉语了,我也就不能不用英语了。如果是在家里,或者出去买东西什么的,毕竟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说汉语的机会也比较多。所以相对来说,那些所谓汉语不好的人,他们是“听”跟“说”比较慢,但其实普通沟通讲话,慢一点他们还是可以讲,给你指个路什么的都还OK。就基础还是在的,只是他们对这一方面没什么兴趣,就宁愿不发展了。

记者:你们汉语考试具体怎么考?

谢沁慧:就我们会考文本,考词汇比较多,用它来造句之类的,还有小作文。小学、初中是必须要上语文课的,然后到了高中就不一定。规定是每个人都要有双语,就是说除了英语,还要有一个自己的民族语言,这个标准一直延续到大学,就是说你要有第二语言,也就是母语,才能进大学。但是初中的话有分普通华文和高级华文,如果在初中就已经考了高级华文,高中就不用再读语文课了。如果没考上高级华文,高中就继续读普通华文,学的都是比较应用型的汉语,很少会讲到文学。高中少数人想学,就选学“华文语文与文学”,学一些经典的唐诗宋词,散文有《陋室铭》,小说有鲁迅先生的《药》等。

记者:你们也用的是简体字,也用汉语拼音吗?

谢沁慧:对,跟大陆系统是一样的,也用《现代汉语词典》。

记者:是因为中国崛起了,所以你们的汉语教育就越来越受到重视吗?

谢沁慧:一部分是,另一部分也是以前太注重“双语”,太注重英语,导致华人现在很多都说得不好汉语。

记者:那还是有一种民族心理在里面,觉得自己是华人希望自己的文化能传承下去吗?

谢沁慧:对,老一辈人大部分是这样,可是年轻人吧,可能会觉得反正我讲英语,我就可以活得很好啊,我为什么要讲汉语。虽然是华裔,但是他们就不觉得要能懂,可以应付考试就好了。其实大家对这个的观点不太一样吧,就看自己怎么看。但是还真的是中国现在是经济强国,很多人来这里投资,就想要更了解,然后新加坡人本来就有优势,双语嘛,就中西都可以沟通得比较好。所以政府也会多有这样子方面的措施,培养一部分的“双语”人才,也就是说一般人华语不需要特别好,但是我们要培养出一批人,相当于可以在中间做沟通的枢纽,一般人的话就普通水平就OK了。

记者:我也觉得你们的“双语”教学带来了一个特别的语言现象,就是你们喜欢英语和汉语夹杂着说。

谢沁慧:考试不能这样,但是平时交流这样的话就很正常,大家听得懂就好了。因为语言背景比较独特,就会加一些方言啊,马来语外来词啊。有时候是一句话用一个语言表达不出来,就用另外一个语言去表达。有些词的语义域比较宽比较大,有的就比较窄比较精确嘛,有时候就想找那个精确的。但其实掺杂的也有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两方面都可能说得不是很标准。学了语言学以后就会常常这样子去看家里的一些现象。

记者:是指说英语会带上一些地方口音吗?

谢沁慧:口音肯定是会有的,因为每个地方都会有,但是就即使是语法这一块,也跟英国的完整体系不太一样。

记者:会有自己比较特色的语法现象?

谢沁慧:就是不顾形态变化,英语动词要分单复数,我们有时候就不管,“he has”说成“he have”也是可以听得懂的,但是是错的,我觉得这是受汉语没有形态变化的影响。我们有一个说法叫“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主要是指用词、语法搭配的不规范,过去式、现在式、进行式,有时候会混着用,听得懂就好。英语没有语气词,但是我们会受汉语影响,方言影响,就加上“啊”之类的奇怪的语气词。语言真的还是会互相影响,但是到了正式场合的话,还是会说标准一点的英语,还是会有人说得很标准。

 

三、融入集体,了解文化

记者:我觉得新加坡留学生和别国留学生不一样,你们汉语太好了,就很容易沟通。而且我觉得你们好像也特别喜欢融入我们,像“一二九”那些,中文系的各种晚会那些,都能看到你们活跃的身影。就经常会觉得你们是我们的同学,不会想到你们是外国人。

谢沁慧:说明我们跟大家相处得还比较好。

记者:你们的性格就天生喜欢融入大家,是吗?

谢沁慧:我觉得语言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其实很多外国留学生都很想融入,但是他们因为语言障碍就还是会有一些隔阂,还有文化背景。我老上“人人”网、BBS,跟大家就比较亲,就知道大家在说什么。

刚来的时候,还是跟新加坡人待得比较多,后来就觉得没有意思啊,如果我想要跟新加坡人待,我干嘛要出国,而且我是来读中文嘛。然后我就开始跟本地学生接触得比较多,去参加社团活动,我社团认识的朋友比较多,向大家就学了很多关于文化的东西,像“人人”啊,BBS啊这些,我之前都不太会用。因为来了之后不能上facebook嘛,其实用“人人”也有“人人”的好处,及时看到一些校园内的信息,facebook就不会有,跟大家沟通也会有共同的话题。来之前我并不知道很多中国社会的情况,通过BBS啊,跟同学交流,看到了文化的一面。报纸上毕竟能看到的东西还是停留在一个表面,有一个深度的问题,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些社交网还有同学之间交流就比较懂,之前也问过关于“人民大会堂”“人大代表”之类的,我都没有搞懂,我就问了本地同学,她们给我说了一遍,我才比较懂。我就觉得跟本地同学交流还是很开心,学了很多文化。

记者:你在大学里喜欢什么课程?

谢沁慧:我喜欢我们专业课,因为我觉得我们的老师很牛,讲得很好,学了很多东西。语言学课跟文学课,都有喜欢的。比如说文学课我就对现代就比较喜欢。然后语言学课的话以前觉得我们说话就说话了嘛,怎么会想那么多,现在还要想好多,觉得很有意思。汉语史我学了很多,刚开始学的时候还比较纠结,音韵学的反切这些,我们以前都没有讲。所以这些都是新知识,还是很喜欢。

记者:你来之前想象的中国是怎么样的?

谢沁慧:其实之前都有来过旅游,就还是大概知道那个感觉,但是学习风气的话不太一样。

记者:怎么说?

谢沁慧:大家这里好勤劳呀。

记者:难道你们那里的人不勤劳吗?

谢沁慧:没有那么勤劳。这里大家上自习什么都很勤快。就我观察,不知道准不准,中国教育的话它现在还是比较专,它就不是一个比较综合性的。新加坡教育可能之前它早期就已经向英美国家借鉴,、就会从小学就开始培养美术、音乐、体育等一些特长生。我们初中、高中就开始参加社团活动,也就是学习以外,很鼓励你去参加这些。但是可能中国目前还是学习为重,其他东西都不算,现在其实很多国外大学,比如说香港学校也是,他们都会看你除了学习以外的其他表现,比如说你在社团当骨干啊这类的,或者说你自己参加一些比赛啊,就会看一些综合性的实践。

记者:这些也会看得很重,是吗?

谢沁慧:重也没有学业重,但是还是会看,就看一个学生的综合性发展,而不是单看一方面。所以我觉得这一块的话,其实我们也是借鉴英美的嘛,我觉得中国现在,北大的话也是可以多往这方面比较开放去做,因为高考这个,它就一条路就堵了。因为新加坡考试虽然也很严,但是没有高考那么可怕,是因为出路比较多,比较开放性。

记者:就你们很多人从小就可以想着不要以高考这条路为自己的路了,是吗?

谢沁慧:不是,高考还是主流,竞争没有那么激烈这是第一点,然后另外一点是出国的话,它也是看你一些别的,托福成绩之类的,就比较综合性,所以它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压在一个考试上。压力还是会有的,但是没有那么大。因为中国高考确实是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呀。最近不是高考嘛,就知道大家一些情况,大家高三一年都在学习,我很难想象。

记者:你们就一直学习的心态都差不多吗?

谢沁慧:当然,考试前会比较紧张。集中复习的话就两三个月这样子就过去,或者半年,反正我觉得一年就很难想象。

记者:那你会不会觉得中国学生太注重学习了,其他方面的能力就不太好?

谢沁慧:还成吧,其实到大学我们都有参加社团嘛,我觉得这个还是要看大家兴趣爱好,有些人想要做研究,就喜欢学习,这是也爱好吧。接触的人都不一样,其实我觉得北大它还是比较开放性的,相比国内其他大学,它给学生提供了一些出国的一些机会,然后交流什么的,国际化的视野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因为毕竟国际化是一个趋势,也多可以互鉴吧。我觉得北大的学习风气很好,就完全可以感觉到它学习的氛围。但是我很难想象那种每天只上课、自习、吃饭、睡觉这样子的生活,我自己就很难过。

记者:来这边总体感觉是好还是不太好呢?

谢沁慧:还是很喜欢,只是可能在北大、中国有一些体制就还是有一点官僚化,就比如说我想弄一个成绩单呀,就得跑三个地方。可能也是因为北大的体制是它虽然是按院系管,但是它总体来说还是归红楼那边办公楼管吧。新加坡它是你找你们院系,然后院系办就直接办好了。就这一块有时候闹得我有一点纠结,就我弄一个成绩单,先去系里找闵老师拿单子,然后再去红楼那边缴钱,缴钱再拿那个单子去再打印,然后这个成绩单还不是每天都能办的,还是什么周二周四上午几点几点到下午几点几点。我觉得有时候这一块搞得比较纠结,但是其他东西的话,平时什么都OK,就还是挺开心的,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

记者:觉得这边教育制度怎么样?

谢沁慧:还是偏应试比较多,就背。可能也是因为文科,文科还是得背一些东西。

记者:那你觉得怎么样会比较好?文科不背的话,怎么考?

谢沁慧:也是,就应用吧,应用比较多,但是也很难要求说文科要应用。其实我可以理解文科要考很不容易,反正文科都是得背的,不管是什么。但是有一些东西,通选课什么的就是背,它不是考你的知识,而是考背的功力,这一块就有点纠结。

记者:那你们那边的考试就不是这样,是吗?

谢沁慧:嗯,背的没有那么重,就没有说你只是把这一块背下来,把它写进去就可以了。还是要经过一个思考。

记者:就还是出那种比较思考,比较灵活的那种题是吗?

谢沁慧:对,还是相对来说比较灵活,比如说以前考那个经济学吧,它就是出那个case study,案例分析,你死背没有用,你还是得看那个案例分析,但是案例分析的原因、答案都是还是那个意思,所以可以做一些准备的。刚来时候有一点纠结,就是要背好多东西,不习惯背那么多。

记者:除此以外,你对北大教学还有什么意见?

谢沁慧:其实老师都讲得很好,但是有些老师不给讲义,我们就自己记比较多,其实高中的话基本上都有讲义,主要内容都在上面。就记一下自己想记的东西,没有像现在记笔记记得这么勤。当然有好有坏。自己记可能你会记忆更深刻些,但有时候会漏记一些重要内容,有时候会光顾着记老师说什么,都没有去理解。我个人希望老师可以多提供些讲义之类的。

记者:不会后悔自己来这里上学吧?

谢沁慧:没有,跟其他留学生交流,我觉得我们选中文系来北大是很容易让人家理解的,但是可能有一些比如国关啊,经院啊,他们可能觉得中国大学在这一块没有国外大学内容、国际视野做得好,所以他们就会有一些遗憾,或者说他们以后还要想继续到国外去读。

记者:那你们国家是怎么做好拓宽国际视野的?

谢沁慧:我们那里大学的话交流的机会就特别多,基本上就大家都可以去,不分院系。其实我可以理解北大的观点,北大的观点就是你们都已经是留学生了,你们就不再需要国际视野,交流交换这些名额就很少很少轮到留学生,可能国关、光华和经院的机会还比较多,我们中文系就很少嘛。所以相对来说,我们来北大就很难去交流。但是我们的观点是其实我们也就是北大生,就应该以同样的标准来看。而且目前交流交换活动,就限于那几个院系比较多,其他的机会比较少。

记者:好,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儿,感谢沁慧的精彩分享!

 

==========

采访时间:201161310:0011:30

采访记者、录音整理及文字编辑:吴婉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