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现代教育资源抢夺战:学习能力还是支付能力?(马学婵)

guo  2011.06.28   经验与探索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4,363

前阵子《卫报》刊登了对英国联合政府中负责高等教育的次长威利斯(David Willets)的专访,其中威利斯提出,为改善大学财政,顶尖的大学可以施行“计划外招生”,对于那些成绩达到入学资格但没被选上的学生,可以让他们选择缴纳全额学费——— 每年1.2万到2.5万英镑不等,相当于海外留学生缴纳的学费,凭此成为大学“扩招”对象,获得入学资格。这一政策很快就被大部分人诠释成“有钱可以买学位”,遭到几乎所有人的批评。第二天首相卡梅伦接受BBC采访时就没有表态支持,反而说“能不能上大学,靠的应该是学习能力,而不是支付能力”,同一天下午,威利斯在众议院接受紧急质询时已经完成“转态”,他的改革方案变成了鼓励和允许企业和慈善机构出资赞助学生上大学的政策。

学位有价,但不是有钱就能买到,这就是英国人对高教市场化的底线。一个“扩招”方案能够掀起如此轩然大波,反映出在英国,高等教育依然被看作是提高整体全民教育水平、改善社会阶层升迁的手段,而非个人“投资未来”的市场工具。这一理念是英国高等教育成功的原因之一。

在中国,这样的问题也存在;然而情况要更复杂得多。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体制思路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在教育领域,有越来越多的人强调实用和效率的经济调节手段,“支付能力”逐渐代替传统的“学习能力”而成为 “默而不宣”的教育资源配置实然标准。近年来,扩招费、择校费、赞助费、借读费等五花八门的教育准入途径的出现正是这方面问题的写照。

考个更高的分数,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做个人上人,当教育的目的变得如此赤裸,我们的小朋友从出生开始就不得不一路狂奔,一路争夺更好的教育资源——更早识字,更早算数,更早写字,更早入学,上更好的学校。当小朋友长到6岁,父母们开始张罗给他们找个更好的学校。于是那些所谓的好学校人满为患,入学也顺理成章演绎成激烈的战争。在这个战争中,“支付能力”——钱和关系起到的作用似乎比“学习能力”要强大得多。

钱指的是择校费,意思是你为选择一个好的学校而额外交的费用。择校费一次交清,如果你对学校的教育不满意,一年后想转走,这个钱是不退的。择校费已经被禁止了。问题是哪一条法律能够禁止一个愿收一个削尖了脑袋想要交的费呢?禁止的结果就是如果你想堂堂正正地走进某个小学,掏出口袋里的钱,为你的孩子在里面买个位置,那是不可能的。你将只能得到一个堂堂正正的答案:我们这里不收寄外生。此时此刻,关系是必不可少的。在某个小学任职,认识某个谁谁谁成为一种特权。走关系的过程先是宴请A朋友,在由A朋友宴请他的B熟人,再由B熟人宴请他在某校任职的C亲戚,在陪钱陪时间陪笑脸尊严扫地的过程中一再表示这个钱你是出得心甘情愿心向往之。据说择校费还有个可爱的名字叫赞助费。

当然,如果在如此三陪之后你的孩子确实得到了“教育”,也许还是值了。问题是,在一个小学,一个年级多达八九个班,一个班多达七八十人,孩子们能够得到什么教育呢?做父母的在孩子入学前已经当了孙子,孩子在学校当然只能做重孙。基本上,儿童的个性特征不是被忽略,就是被抹杀,因为这些都太麻烦。他们得到是与其说是教育,不如说是驯化,更多的作业,更难的题目,更标准化的答案,更多的培训班,更多的禁令,更整齐划一的步伐,不管你长得是多么的千姿百态,统统被粗暴地塞进同一个模子。如果你的孩子长得恰好与这个模子不一样,那基本只有被排斥的份了。如果希望老师们能够对你的孩子多看一眼,必要的送礼沟通是难免的。如果家长试图对老师的教育说三道四,就等着和你的孩子一起走进另册吧。

当小朋友有了12岁,以上步骤还需重演一遍,这次上的是中学,不同的是作业更多了,题目更难了,答案更标准了,禁令更多了,步伐更统一了,分数更重要了。如果能凭借“学习能力”挤进一所满意的大学最好,如果不能挤进去,那么又得考虑有没有什么“支付能力”(多交学费)可以操作的途径了,比如计划外扩招、先旁听生后转正式生之类的制度。

但是这样的制度现状对于没有“支付能力”的人是不公平的。由于教育资源的有限性,允许凭借“支付能力”获得准入资格,势必会相对提高对“学习能力”的要求,或者在“学习能力”要求不变的情况下,由于扩招导致人均教育资源的减少。这对于那些无辜的本来可以通过较低的“学习能力”要求获得准入资格的“潜在学生”或者“已录取学生”都是一种教育资源权利的损害,是不符合社会公正和正义的。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教育的根本目标应当是个人修养,即提升人的发展价值;按照巴格莱的说法,“我们把社会进化定义为积累和提炼人类知识的进步过程,在最广泛的意义上讲,教育则是传递这些知识的过程,或者说教育是传递人类积累的知识中具有永久不朽价值的那部分的过程”,教育的直接目标是传递人类知识和经验。从这个意义上,对教育者的选择应当看学习者自身的“学习能力”而非学习者家庭的“支付能力”,因为“学习能力”是提升人的发展价值以及传承人类知识和经验的教育目标实现的根本手段;提升人的发展价值以及传承人类知识和经验的教育目标实现的根本体现是受教育者的“学习能力”的提高而不是“支付能力”的提高。因此,现代教育资源的配置标准应当看“学习能力”,而非“支付能力”。

 

2 条评论

  1. fish 说道:

    up

  2. fish 说道:

    up up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