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改革困境中的南方科大(王玉彬)

guo  2011.06.29   经验与探索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4,234

 

在当前的政治体制和教育体制之下,南方科技大学的筹建无疑是关系着中国教育改革航向的重大事件。如果说前一段时间“高考”事件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外部,来自于官方对于改革的警惕和逼迫;那么,616日由《南方周末》所刊载的《要改革,不要口号:南科大筹建团队核心人员为何推出与朱清时的合作》一文,则暴露出改革的困难不仅有着强大的“外患”,更有其深切的“内忧”。可以说,南方科技大学以及朱清时先生的筹建团队,目前所遭受的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和压力——尽管困难和压力在筹建之初是可以预料到的,但李晓原、李泽湘、励建书的声明和批判,无疑是在以更为激烈和尖锐的形式增强甚至夸大了这种困难和压力。

 

《要改革,不要口号》一文的“矛头”,几乎全部指向了朱清时先生。他们批评朱先生将南科大变成了“展现其个人喜好的私塾”,并指责南科大鼓励学生不参加高考不是改革而是“文革”。此类措辞用语,完全不是出于“理念分歧”的理性讨论,并背离了“分析问题”的具体原则。这种“似是而非”的批评,对于一个怀有梦想并且甘愿担负改革重担的教育家来说,其影响何止是朱先生自称的“沉重打击”!南方科技大学定然并非朱先生的“私塾”,他也不是那里的“山长”或“皇帝”。李晓原等先生将“南方科技大学”的问题完全转换成了朱清时先生“一个人”的问题,却并没有例举出朱先生“为所欲为”的具体事例,这种讨论问题的取向才是值得警惕的。而且,大学并非一个人的大学,亦非一个政党的大学;大学需要教师、学生甚至行政人员的多方面参与和互动,也需要国家和社会的支持以及关心。朱先生的工作,也不过是在光明磊落地努力揽纳师生,并呼求国家以及社会的帮助而已。在中国的现行体制下,国家的减压与支持,社会的理解与宽容,才是消除南科大改革“内忧外患”的最有效方式。“口号”式的个人攻击,对于教育改革的作用又何在呢?

 

如果说这篇文章还有一些价值的话,那也是文章最后“无制度不足以谈改革”一小部分,谈到了制度建设在教育改革中的重要性。雅斯贝尔斯在《大学之理念》中说:“大学只能作为一个制度化的实体才能存在。在这样一种制度里面,大学的理念变得具体而实在。大学在多大程度上将理念转化成了具体实在的制度,这决定了它的品质。”制度无疑是落实教育理念的载体,也是展示教育理念之魅力和价值的实体。但是,在中国教育改革的过程中,先行的无疑应该是“理念”,因为理念“决定”着制度的“品质”,制度只是“体现”而非“决定”理念的现实因素;更何况,在体制问题积重难返的现实情况下,理念先行也是无可奈何的现实。朱清时先生“边开车,边铺轨”的做法,并非要任凭南科大的“火车”脱轨而行。朱先生不过是在对理想的追求,以及在对现实的考量、对机会的掌握中,试图在板结而顽固的体制上凿出一个洞而已。可以说,朱清时先生既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甚至,既有其原则的坚守,又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朱先生以其多年主持中国科技大学的经验,明白中国教育改革的症结之所在,也明白如果不把握住难得的“稍纵即逝”的机会,中国的教育将会继续在体制的束缚下徘徊不前。

 

让人稍感疑惑的是,朱清时先生的改革理念是在其上位之初便设定的,可以说是“一以贯之”,很难理解李晓原等三位先生竟然在参加科大筹建工作一年之后才发觉“理念不符”的问题!当然,他们对“制度”的呼求,对“法治”的倡导,都是朱清时先生及其团队在今后的工作中应当尽快落实的问题,否则,改革的火车头将面临着无轨可走而被迫停运的危险。但是,如果想在一个缺乏现成的、良好的、有效的“制度”的社会中,试图一劳永逸的“设计”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学校制度”,也无疑是痴人说梦。

 

在我看来,“南方科技大学”本身即是一个“悖论”或“难题”:它是深圳市政府落实“教育纲要”的结果,而其核心诉求却是学校“自主招生”和“自授文凭”;它理应经过认真而细致的筹备和策划,而在实际的展开过程中却又是那么仓促而艰难;它的学生无法避免传统的中小学教育,却又要与高考“划清界限”;在整个中国的教育背景和政治生态中,南方科技大学显得是那么纠结、缠绕,但同时,也正是在这种背景和生态中,南方科技大学又是那么生机勃勃而充满希望。

 

既然是“改革”,就必须直面质疑和难题,无论它们是来自外部,还是生自内部。而且,“改革”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破旧立新”需要在大量的质疑和无穷的压力之下,在内部与外部、理想与现实、理念与制度的纠缠和博弈之中,经过执着的坚持和深入的探索,方能在山穷水复的坎难之境中开辟出柳暗花明的亨顺之途。这需要改革者对理念的坚守和对理想的执持,需要改革者以更加勤勉而务实的态度,以卓有成效的实际工作解决难题并回应质疑,也需要更加客观而理性的讨论,以及国家和社会对改革的支持及理解。这样,中国教育的死结才能有所松动,中国教育的悖论才可能被解开。

 

附:《要改革,不要口号:南科大筹建团队核心人员为何推出与朱清时的合作》原文链接:http://www.infzm.com/content/60464

 

2 条评论

  1. 冯晓明 说道:

    朱清时:带着脚镣的舞者
    看到网上南科大学生的公开信,第一感觉朱清时最终难逃如来佛的手掌
    本来我们看南科大是谁所建,是谁投资,是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政府是谁的政府,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它怎么可能允许朱清时像建香港科大,或哈佛,耶鲁那样办学,这事儿不能怪教育部,他们也是共产党领导下,他们敢迈出哪一步也要看上面的眼色。
    所以我说假如朱清时真要对大学改革的话,最好找一家愿意投资大学的私人,不要公司或者企业,以免又被那些只顾眼前利益的老板控制。再办一所不受任何机构,部门,单位控制的大学,要么拼个鱼死网破,要么啥也不干,像这样不死不活,受尽来自各方面的窝囊气,最后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我想这样愿意投资大学教育的人一定能够找到,当然不一定在国内找,只要大伙是真正为了中国的未来,不再耽误中国的这些孩子,就一定能够办成一所中国人所理想的大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