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面向现实的经济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卢锋教授访谈(3)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734

 

三. 资源与增长:中国经济未来发展前景展望

记者:您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是怎样的?

老师:现在看来,在一组可以接受假设下,十年以后中国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这是根据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相对追赶经验数据,并且把追赶速度降低大约四分之一后得到的预测结果。因而中国发展长期势头令人鼓舞,问题在于如何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深层矛盾,持久释放可持续增长潜力。需要补充说明,即便十年后中国经济总量规模超过美国,人均收入水平仍不到美国三成。那时中国或可成为中上收入国家,但是与美国比较仍具有发展中国家特点。好比中国2010年经济总量已超过日本,但人均收入不到日本十五分之一。

记者:如您前面所说,一直存在“看衰中国”的意见。过去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所依赖的很多资源正在减少甚至枯竭,还有对环境的破坏等因素,会不会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障碍?

老师:你提到的资源和环境约束确实重要。特别是从晚近中国经济追赶提速经验看,中国大国需求增长足以显著改变甚至支配一段时期市场供求关系变动,导致对我不利的价格和贸易条件变动。另外一些资源如石油可耗竭性以及产地的地缘政治因素约束,高速城市化工业化密集消费资源带来的环境压力等,都构成对我国经济发展和政策调整的重大挑战。中国需要在应对这些重大挑战中探索自身发展道路。

重视求解资源稀缺性约束同时,也要看到现代经济发展前景根本上并不取决于特定资源供应数量约束,要避免在认识上落入“资源决定论发展观”的误区。资源稀缺性是人类经济活动面临的普遍约束,经济学分析建立在资源稀缺性约束前提上,经济发展恰恰是要不断应对和超越特定资源或资源组合约束,成功探索社会经济发展道理。从近现代世界经济史范围看,大量国别比较经验提示资源约束并不足以构成对经济增长的根本约束。

从经济分析角度看,市场机制和经济活动主体会对资源短缺做出调节和反应。一是相对价格变动的反应调节,特定资源供求关系变动导致其稀缺性上升,通过市场机制作用表现为这类资源相对价格上升。价格信号变动促使“理性”行为主体减少和节约这类资源需求,开发其生产潜力和扩大供给。在很多场合,市场价格信号机制调节就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缓解甚至解决特定资源约束问题。

二是通过技术进步和创新,提供对传统资源替代品,从而釜底抽薪地解决特定资源短缺约束。19世纪英国人曾经担心煤炭耗尽后英国经济增长难以持续,后来由于技术进步发现石油可以作为替代品。现在石油也面临当年英国人对煤炭担心的类似问题,各国企业,研究机构和政府投入很多资源寻求替代能源。技术研发投入也与资源相对价格变动提供的激励作用有关。

当然价格信号调节和技术进步调节,在不同资源场合需要时间长短不同。对于SARS冲击导致的口罩这个特定物品供应相对不足或市场短缺,市场机制可能只需要一个星期就能完成调节“摆平短缺”问题。对于非货币性大蒜或者绿豆价格上涨,除了进口调节作用外,本国产出调整一般需要农作物一个完整生产周期才能完成。如果真得需要完成对石化能源的实质性替代,由于对象性质决定则需要更长甚至事先难以准确预测的时间。人事能做的,是创造和提供适合于推进调节和替代的制度和社会环境。

最后需要说明,虽然政府行动和产业政策也可能发挥积极作用,但是从人类经济史更大视角和广泛经验看,竞争环境中的企业和企业家,对激励机制作出反应的科研人员和工人,是在人类追求经济发展与资源短缺永恒博弈中最终胜出的主角和主力。我个人也有机会看过国内外一些企业,它们的实践经验支持我接受上述判断。例如我不止一次看过比亚迪,这个企业创始人王传福先生在石油还在每桶20美元价位上下、新能源还远为成为产业政策实际重点时,就在电动汽车题材上大手“下注”。最近我们国发院部分师生在周其仁教授带领下参观考察德州皇明太阳能公司,这个公司创始人黄鸣先生和他团队对太阳能技术创新和推广表现出的“宗教般热情”也给我们留下深深印象。我们无法为这两家企业未来具体发展前景打包票,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成百上千个这类企业分散努力,将最终决定当代人类在突破传统能源和资源约束上到底能走多远。

记者:本次采访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卢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1年3月4日,下午3:30-5:30

录音整理:安胺

文字编辑:侯欣迪、吴婉秋、郭九苓、卢锋

定稿时间:2011511日,经卢锋老师审阅同意。

 

卢锋老师简介:

卢锋,男,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英文杂志《China Economic Journal》创主编。获英国LEEDS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法学学士。卢锋曾赴美国哈佛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英国发展研究院做访问研究,他曾在英国LEEDS大学经济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任教。在北京大学教授课程包括:经济学原理,管理经济学,中级宏观经济学,全球化与中国经济成长等。

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中国开放宏观经济、农业经济等方面,就人民币实际汇率、国际收支失衡、服务外包、粮食安全、粮棉贸易等问题发表过一些著述。他提出并系统阐述“产品内分工”概念,并以此为理论视角观察解释中国经济开放成长的经验表现。

 <<上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