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面向现实的经济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卢锋教授访谈(1)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1条评论 总浏览数:4,730

 

摘要:本次访谈中,卢锋教授首先结合自己的教与学经历,介绍了国内高校经济学教学三十年来发展概况,讨论了国内经济学研究具有的客观优势和存在问题。卢锋教授还结合经济学原理,对中国经济现实中一些常见和公众普遍关心的经济现象和问题进行分析,对中国经济现状与未来发展进行探讨。卢锋教授认为,经济学的学习与研究都要结合现实问题,以经济学作为分析工具认识真实世界经济现象,以现实案例为素材去阐述经济学基本原理。

 

一. 与中国经济一起发展:谈大学的经济学教育

记者:非常感谢卢锋老师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您是1985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到英国留学和工作,回国后来北大工作,在您看来,中国的经济学教学在这三十年来的时间里有什么显著变化吗?

老师:我们那一代人上大学时,对计划经济体制进行的改革刚刚开始,到现在已走过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学教学现代化进程也取得了很大进步。我们上大学时,经济学教学对象主要是苏联版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现在逐步地转变为以现代经济学作为基础内容。当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现在也还是必要和重要的教学内容,但在在总体教学对象安排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经济学教学的方法、研究的视角,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随着本世纪中国经济改革的不断推进,中国越来越变成一个开放型的市场经济国家,所以在教学中我们结合的一些实际素材和经验资料,与市场经济的实践和现实结合得更紧密了。

另外越来越重视技术方法训练。过去我们的政治经济学教学下功夫主要在对原著的深入理解方面,现在除了基本经济学原理外,一些技术方法,包括数量分析方法、计量分析方法以及相关的学科方法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总起来看,经济学教学与中国经济现实变化类似,朝着现代化方向推进,体现出国际化、本土化、规范化的基本趋势。

记者:您获得了英国LEEDS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并在该校任过教;还曾赴美国哈佛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英国发展研究院做过访问研究。结合这些经历,您觉得我们现在的经济学人才培养质量与世界著名大学相比,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差距呢?

老师:与美国和欧洲最好学校相比,我们可能还是有一些差距。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们的教学实践时间长,师资力量多年积累,对于学术和理论前沿更为熟悉。另外世界一流大学在全球范围挑学生,也是它们在历史过程中获得的特殊优势。

我们在教学内容方面、技术方法的训练方面,跟国外较好大学没有实质性区别,但在师生比例上存在不足。我们还未能普遍实现小班教学,在课堂上每个老师所服务的学生数量较多,造成了辅导和互动上困难。在欧洲国家,比如我在英国教书时,他们的课堂除了lecture,还有tutorial classTutorial class是一种小课,一个班就十来个人,一个星期上一两次课,把lecture中所教的内容给掰开了,然后再进一步探究。这种授课形式更为精耕细作,学生自然也有更多收获。我们由于受到资源约束,包括教师和助教时间以及财务方面的约束,可能还难以普遍做到这一点。另外在教学责任心上,国内普遍水平可能也还有待改进,这又涉及教学管理与激励机制问题。国外教师上一门课,一般会规规矩矩去上,有基本敬业心和职业态度。我们在这方面有进步,不过可能还是有改进余地。

但是我们有自身优势。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优势在于,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和追赶,并且在全球经济中相对地位越来越重要,使得中国经济研究对象问题丰富多样并具有挑战性,也意味着对经济学人才具有广阔的市场需求。在过去十几年,特别是过去的几年,全世界都想知道中国的问题,想研究中国的问题,想理解中国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发展成为我们这个时代一个重要的经济学研究课题。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制度、条件、前景,以及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上,我们有天然的优势。进一步看,中国是大国,与小国不一样,小国经济难以形成以自身问题作为特殊领域的研究对象,只能以国际上的标准题目来做研究。中国不一样,尽管我们在某些方面暂时还不如美国,还不如世界一流大学,但我们毕竟能结合中国自己的东西进行研究,通过中国经济发展具体途径研究,认识和阐发经济学理论,不仅有现实意义,还有可能对经济学理论创新做出贡献。

记者:您觉得对经济学的学习与研究来说,应该怎样才能做到很好地结合中国现实问题?

老师:数学和技术训练是重要的,但是基本理论逻辑和运用基础理论方法的直觉更为重要。为什么美国经济学越来越数学化了呢?因为对于一个成熟、稳定的经济对象,大致找准其研究方向后,就需要不断的细化,就要开始技术的工作。但中国的好多现象根本没有得到一个基本的、正确的描述和概括,这时简单用一个数学工具来套,可能会有更多的局限性。另外,中国的经济现象变化太快了,还没等到一套技术模型创造出来,可能一种经济现象的边界不在这儿了。在这个背景下,除了数学工具,可能更重要的是基本的逻辑框架和直觉的培养。哪些变量重要需要进入,哪些不重要不需要进入,这不是数学能解决的,这是理论要解决的。直觉、基本逻辑、基本假设,对基本变量和关系的处理和定量描述,再加数学方法分析,我觉得这方面对于中国经济问题的研究与理解可能更重要。

记者:具体您对教学方面有什么经验与体会吗?

老师:谈不上什么特别经验。我觉得一个称职的经济学教员,首先应该是一个好的研究者。其次就是要有认真态度,要真把教学当回事,不断地补充新东西,不断观察和结合最新案例并用以阐述经济学原理。经济学研究不能脱离直觉以及对经济对象内在关系的领悟,而直觉的培养,就是要用经济学原理不断地跟现实进行对话和沟通,要不断地解释新现象,从而鼓励和引导学生。

在学生最初入门的时候,教师应该引导学生不要把经济学道理当成书本上抽象的知识,而是应把经济学当作可以解释生活现象的方法和工具。案例要好好准备,经济学教科书最难写的就是案例,因为案例要贴切、符合原理,还要有启发性。教师要么研究文献中的案例,要么自己做案例,都不很容易。老师要好好做功课。说白了,一要认真研究,二要认真教学,这两点是最重要的。把这两个问题解决了,教学效果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记者:您在教学上下很大工夫,您觉得值得或者有收获吗?

老师:我觉得这是基本的职业要求,不是什么大道理和高标准。北大教授当然应该是合格教员,这是“保底”的起码要求。别的机构我不好说,我所在的国家发展研究院同仁,对教学工作从来都高度重视,老师都能普遍较好完成教学工作。

记者:在过去的20多年里,国内的经济学教学一直非常热。北大除了经济学院、光华管理学院的常规经济相关专业的教学之外,还有经济中心的双学位教学。双学位课程跟经济学院的常规课程有可比性吗?

老师:基本类似。经济学院课程可能更多更细一些,我们教的是核心和基础课程,具有方法论性质的课程。接受过我们的双学位训练,实际上就相当于接受了相当完整的经济学本科教育。

记者:经过这些年的教学实践,您能否对北大经济双学位的教学进行一个评价?

老师:我们的经济双学位项目开办十几年来,每年都有上千人报名,总体来讲口碑不错,并且培养了很多学生。这一方面是因为北大的学生素质好,另一方面是我们一开始就很重视。我们最好的老师,像林毅夫教授、周其仁教授、海教授、现在的央行副行长易纲教授,他们可以不上研究生的课,但是都要上经济双学位的课。不足之处是报名学生很多,课堂规模可能还偏大了一些。从精耕细作角度来讲,今后还可以进一步改进。

记者:如何改进有什么措施或想法吗?

老师:我们实际上也在不断改进,同时也确实面临师资力量约束。1996年开设双学位项目时,我们只有十位教授,现在也只有二十几位教授,他们还要负责研究生教学,还有很重的研究工作。经济双学位教学一直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优先的工作项目。现阶段面临一些限制和约束,我们也在尽量开拓师资资源,并采取一些奖励措施鼓励博士后和优秀研究生做好助教工作。

记者:您怎么看待修习经济双学位与本专业学习的矛盾?各院系老师对此也有一定的意见。

老师:我们也听到过外系老师的一些反应,同样一件事有不同看法也正常,最终都是为学生好,为教学好。经济学双学位与本专业会有矛盾,多学一个专业可能会分散同学精力。但这个问题也要从另外角度看。首先这是学生自愿选择,自愿组合自己学习知识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其次从大学教育宽口径,厚基础角度看,允许选择符合教育和人才培养规律。

另外还要看到,经济学双学位学习对本专业学习研究也有互补和促进作用。比如说学历史专业同学,通过双学位多懂一些经济学专业知识,应有助于理解社会经济史现象。经济是社会发展与历史变迁最直接的推动力,国外学历史的人就很注意采用一些经济学的方法。我们传统治学方法,强调文史哲不分家,基本精神就是强调不同学科之间互补交叉因素。十几年了,经济双学位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它总体上创造价值并有积极贡献。要不然学校、学生家长也不会同意。

   下一页>>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