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以成才,学以济世——访国家发展研究院姚洋教授(2)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401

二、学术研究与学科建设

记者:您觉得除了学生培养之外,国家发展研究院在学术研究上有什么成功经验?

姚老师:我们这里最大的优势就是和中国的现实问题紧密结合。这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因为现在由纯“海归”组成或者“海归”占主导的教学和科研团体已经很多了,在经济学界更是遍地开花。

记者:海归的经济学者研究中国经济会有什么问题吗?

姚老师:有两个问题比较普遍。第一,中国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发达国家的经济学者可能是以他们自己国家的经济为模本来看中国,可能看不明白。所以,这可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应该换个思路看中国。第二,中国很多制度方面的东西变化太快,在剧烈的变化阶段,海归的学者也不太容易把握。我们这里的优势是既有类似国外的比较正规的经济学培训,又对中国的现实比较了解,这跟我们老一辈研究者定下来的基调有关。这批人都是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的改革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像周其仁、林毅夫、宋国青等老师,是他们把我们带起来的。我们现在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就是新回国的研究者要和中国现实结合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我们的优势还在于我们对于中国的宏观经济有总体的把握,比如一个市长很熟悉他自己市里面的东西,我们则能告诉他全国发生了什么,然后我们还能把它跟市里面发生的东西对接起来,这样他才会觉得学者们还有点水平,对市政决策有价值。此外,我们也下去调研,让我们的博士生和年轻教师下去了解中国的现实。

记者:您说的使研究者做到能与市长对话是从哪方面入手呢?

姚老师:比方说人民币升值的问题。到了市这一级,他们不喜欢人民币升值,特别在广东,因为打击它的出口和就业。你不能上来就讲一套应该升值的理论,这样他会觉得你不了解实际情况,只会纸上谈兵。具体来讲,你得告诉他,人民币不升值就会有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会提高人工的成本,这其实与升值的结果是一样的。人民币升值虽然订单会少一点,但有一些有效的应对措施。我们也做过研究,温和的升值给就业的影响其实是很小的。他一听你还真有研究,然后又说的在理,可能就会接受。当然,我这里说的比较简单。总之,学者一要显示出有理论功底,二要了解中国的现实,又做过关于中国的研究,这样他才能信服你。这方面我们是有很多优势的,因为我们跟政界、商界联系非常多,还可以直接给上层做一些经济政策方面的研究工作。

记者:其它大学或研究机构类似的经济研究单位应该很多,它们为什么不能做到这一点呢?

姚老师:那就是基础与传统的问题。前面说了,我们的老师好多都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参与中国改革进程的。顺着这个传统下来,我们自然而然地就关注现实,而且我们的治学精神与态度也是一脉相承的。

要把中国的经济现象了解清楚还是很困难的事情。不到基层去看,真不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仅仅看统计数据,还必须得到基层去,真正问企业发生了什么,这样才能了解中国的现实。我自己也是隔一段时间就下去看一下,这样能“接地气”,否则就浮在上面了。我们这里的特色就是要走出一条教学、科研和政策研究相结合的路子,这对我们每一个人的要求都很高。

记者: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更名为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意图应该是很明显的。但是国家对于政策咨询也有自己专职的智库,与之相比,你觉得我们这儿主要的特色是什么?

姚老师:官方的所谓智库其实多数是设在部委下面的,它有部门利益,某种意义上它就是阐述自己那个部领导的意图。还有一些智库,如社科院,也有自身的局限性。他们一是要关注一些很具体的问题,比如说中央说了你必须去做什么调查,然后他们就跑去调查。另外他们的经费不足,其结果就是要拼命接一些横向项目,所以就陷在这个横向项目里面了。我们这里相对比较超脱,可以超脱于这种部门利益,也没有国家指定的任务,所以有时候做出来的东西反而是中央领导愿意看的。

记者:您认为我们现在有没有成型的、与中国现实紧密结合的经济学理论体系呢?

姚老师:我觉得还没有。我们过去三十年的摸索实际上方向很明确,即建立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一直怎么做的,我们就去怎么做,就去怎么学。所以我们过去的三十年是学习西方的一个过程,这个我们必须承认,而且的确是这样做的。三十年出现了很多新的、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总结、反思不能只是从经济学的角度,要有哲学与社会学的视野。我觉得北大哲学系应该做这方面的工作,但他们还在研究康德,我觉得真是遗憾,光研究经典和历史怎么能产生真正的哲学家。康德写的那些东西实际上也是对他那个时代的回应。

我觉得要从哲学高度总结中国的现代化实践是必要的,最重要的可能是随着中国的现实变化重新阐释实用主义,中国的改革哲学就是实用主义哲学。但是大家都似乎不耻做实用主义哲学。另外,在学术上我们还是弱势,要走出一条道路并得到西方学术界认可也很难,因为现成的理论都是西方传过来的,有一个先验的框架。

 

记者:您对国家发展研究院未来的发展有何建议?

姚老师:我觉得我们未来发展最大的问题还是人才,有了人才,经费就不愁。引进好的人才,招好的毕业生,这是最关键的。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有能力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我们这里就坚持一条原则,不够格就走人,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规模没有扩大的原因。新招的人要新办法,即规定六、七年不够格就得走,但是要提高待遇。

我们在引进人才方面的困难就是如何找到好的人才。国际上,每年好的人才就那么几个,你要别人也想要,跟美国排名前20的学校相比,我们竞争起来还是处于劣势。

记者:那我们如何能够保持甚至进一步提高我们的研究水平呢?

姚老师:这需要两条腿走路。一个是我们看到好的人就去问他们是否有来这里工作的意愿,现在看来是我们这里毕业后又到国外读书和任教的学生容易招一些。以后可能我们这样的学生会越来越多,我们会更加关注他们,毕竟有母校和师生感情在里面。再一个就是新招来的博士毕业生,我们要加大培养力度,让他们进入本土,然后提升研究与发表论文的能力。

 <<上一页   下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