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以成才,学以济世——访国家发展研究院姚洋教授(1)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109

 

摘要:在这篇访谈中,姚洋教授讲述了自己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原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多年从事经济学教学的经验和体会。姚老师及其同事在学生培养上,一直坚持高标准、严要求的原则,教学效果和人才质量得到了社会广泛承认。姚老师还对经济学课程与大学通识教育、北大人才培养的方式与指导思想等问题上发表了独到的见解。姚老师认为北大教育要重点开拓学生的眼界、提升思想水平,而不是关注具体技能与就业问题,要强化精英教育的培养目标。此外,姚老师还对中国经济现状进行了分析,对未来发展发展进行了展望,并提出了很有价值的意见。

 

一、经济学教育与大学生素质培养      

记者:非常感谢姚老师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改革开放以后大学里经济类专业一直是热门,选修经济双学位的同学也非常多。今天想请教您一些关于经济学与经济学教学方面的问题。您记得刚从国外到北大任教时的情况吗?

姚老师:我刚回北大任教时给研究生开了“高级微观经济学”,这是我们经济学研究生的三门基础课之一。其实最开始我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凭着自己以前在国外上这门课的经验,然后考虑怎么把它迁移过来。高级微观经济学有一本在世界范围内都比较通用的教科书,我基本上就是参照这本英文教材,用中文掺着英文讲的。

新课压力总是很大,当时自己得重新写教案,用自己的语言解读出来,不能完全照本宣科,否则的话讲不下去。后面当然就稍微好一些,因为心中有数了,稍微调整一下,讲一点新的内容就可以了。一开始要把框架搭起来,还是非常费劲的。另外,这门课好多地方需要用到数学推导,因此有些学生很不适应。

1高标准、严要求的培养模式

记者:您能具体谈谈学生在这门课中遇到的问题吗?

姚老师:我们的本科生来自不同专业,学什么的都有。到了研究生阶段,我们这里的要求就是一定要经历一年魔鬼式的教育,怎么熬也得熬过来,学生也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一些同学在学习中遇到困难主要是因为这门课用到很多高等数学的知识,而且还和经济学理论结合在一起,所以学起来就比较吃力。但由于学时的限制,我也不可能回头来给他们补初级和中级微观经济学的知识,所以就要学生咬牙坚持下来。

我们的高级经济学课程都是两个学期的课。一开始学生也抱怨,但现在看来,我们这种高标准、高强度的训练方式还是很有好处的。一个标志就是我们的硕士生在人才市场上非常抢手,有很好的声誉。这跟我们的训练是有关系的,因为他们的基础很扎实。如果去金融部门的话,他们可以期望的年收入底线是20万,实际上我们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去了金融部门。在工作上,他也许用不上这么艰深的知识,但通过这些课程来训练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的确是管用的。

记者: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为例,学生课程学习的理论性很强、很艰深,而不注重一项具体的技能。您觉得这种培养方式对北大人才培养有普遍意义吗?

姚老师:是的。学生必须过这个槛儿,过了之后,他会发现其实对自己是一个思考问题和做事境界上的提升。有人总说我们的教育不适应市场的需求,其实关键要看什么市场,适应市场也不是说一定要教市场上的一些实务性的东西,实际上这样教出来的学生往往好像懂的很多,但实际上让他拿一个问题来分析,就不会了。就是说他做不了比较高端的事情,有经验的单位就不愿意要。

我们培养的博士生,在中国的金融机构里搞宏观经济预测的,占到了三分之一,这是绝对的优势,而且他们的工资也非常高。一开始我们也有过动摇,怀疑我们这种魔鬼式的训练是不是值得,市场上是不是需要我们这种人?现在看来,这条路还是走对了。一个标杆就是中信公司,那是我们国家最好的投资银行了,它每年都要招我们的学生,这样我们的品牌就建立起来了,而且进来的学生素质也高了。

另外我觉得北大研究生招生应该全部走直博或硕博连读,不要再去考了,条件完全成熟,而且学生素质也比专门通过考试练出来的要高。高考是没有办法,研究生再强调考试,已严重影响了人才选拔与培养。

记者:您说的扩大直博甚至取消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建议,有没有上升到学校政策层面去讨论呢?

姚老师:我们建议了很多次。但可能各个院系有自己的考虑吧,而且有些老师就是觉得考试最公平。我们院的研究生基本都是直博了,根据这么多年的实践,我们觉得这条路是正确的。

记者:除了课程比较深之外,国家发展研究院在研究生教学上有什么要求吗?

姚老师:我们在教学方面非常严谨,要求非常高。第二年的时候,我们有博士生的资格考试,过不了意味着必须退学。现在我们又提出来一个第三年论文,就是资格考试过了之后,还要写出一篇英文文章来。我们这里经费比较充足,而且跟外面联系比较多,有人捐了一笔款,可以把我们所有的博士生送到国外学习一年。在国外这一年就要求他必须写出一篇高水平英文文章来。从今年开始就要实施这个办法,如果论文答辩过不了,同样也无法转成博士候选人。我们的做法就是高标准、严要求,并提高学生待遇,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安心在这儿读书,不要想别的,不要在外面打工赚钱。对于那些没通过资格考试,被“刷”下来的同学,可以转成硕士,这样博士培养的机制就比较灵活了。

2经济学课程与通识教育

记者:北大的经济学双学位搞了好多年,一直非常火爆,您能不能对它的教学效果进行一下评价?

姚老师:大体来说,修读经济学双学位对我们的学生是非常有帮助的。它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是他们的就业。我有时候出国常能碰到一些双学位的学生。比如有一次我去土耳其,有两个中央电视台驻巴黎的记者来采访,他们两个是学法语的,都是我们双学位的学生。我说你们上了这个双学位有用吗?他们说特别有用,对找工作还是帮助很大的,还说现在光有一门语言在找工作时是很困难的,有了经济学背景之后,做一些财经新闻就很容易了。另一方面,我觉得对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还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比如我接触的一个学计算机的、后来读了北航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生。我估计学经济学双学位对他找工作和专业研究并没多大作用,但是他告诉我,学了经济学之后,人生态度改变了很多,看问题的方法也变了。这个我觉得很重要。你看我们网络上愤青一大堆,为什么有愤青呢?很多时候是对社会规律缺乏了解,总带着一种狭隘的道德眼光去看,就觉得哪个地方都不对劲。经济与社会现实、日常生活联系是非常紧密的,学了经济学之后,他可能会从更宏观的角度出发,会有一个比较平和的心态来看这个社会,也会主动调整自己的人生策略。

我们的教学等于是两条腿在走路,一方面是普及性的,只要了解就行,不要求学生今后一定要做这方面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选拔一些尖子,比如我们这里三分之一的硕博研究生是从校内来的,这些人主要就是从双学位的学生里选的。这些学生有意愿学经济学,成绩非常好,而且往往双学位学的好,那么他们的专业课也一定学得不错。我们挑选学生的时候,也要看他专业课的绩点。

记者:对双学位其实北大其它院系的老师也有不少的意见。您认为我们在双学位的培养方面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姚老师:我觉得一个可能的改革就是降低双学位学分的要求,现在学分的要求太多,48个学分,这是没必要的。把分降下来,比如降到32,我觉得就差不多了。实际上就是经济学原理、中级宏观、中级微观、中级计量这四门课是必修的,在此基础上再选四门经济学的专业课,再加一两门方向性的课,大概十门课就差不多了。还有就是我们这个双学位学生太多了,每年校内、外的学生加起来有九百到一千,肯定会影响到教学效果,所以我们现在也在把规模往下压。

记者:您给经济学双学位的学生上课时有时间提问或讨论吗?

姚老师:没有,因为我们这个课太大了。但学生还是有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的愿望,甚至有人提出来说能做一点分组的项目,比如就中国的一个问题用理论去分析。我倒是想试一下,但因为双学位学生时间比较紧,又来自不同院系,凑到一起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记者:经济双学位影响如此之大,能否因势利导,在素质教育或通识教育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姚老师:我建议把经济学原理变成所有专业的学生都上的课,这是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我们现在有个误区,一提到综合素质就是读经典,这是必要的,但只是一个方面,不是说读了经典综合素质就高了。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要理解现实社会是怎么运作的才是最重要的,在此基础上,再加上历史、文学、艺术的眼光,就比较全面了。古诗文、名家著作是很好,但反映得只是当时社会的一个侧面,很多内容是经过夸大或美化的。对大多数人来说,钻到一个历史的侧面中,对他本人的发展也是有害的。另外我觉得本科生读经典不能都要求他们采用研究型的读法,要泛一点,比如《论语》读一些,朱熹的读一些,然后近现代的也应该读一点。

可以扩大学生选课的自由度,给他们一个大的框架,规定社会科学选多少学分,人文科学选多少,自然科学选多少,把元培班的培养模式扩展开去。

记者:您觉得我校元培学院的培养模式有什么问题吗?

姚老师:我觉得把元培学院的学生最后分到各个院系不是一种好做法,这是一种不彻底的“元培”,反而引起一些麻烦。有学生抱怨他们被分到各个系去之后,成了二等公民,元培的优势发挥不出来。我觉得可以让他们一直接受通识教育,高年级时根据自己的侧重,找相应方向的导师即可,不要再进入各专业院系。最好是元培学生一入学就有导师,元培的导师可以在全校范围内选拔,把能当元培的导师当成是教师的荣誉。

北大培养的学生应该是宽口径的。北大培养出来的就是精英,今后就是各个领域的领导者。北大得有这股劲儿,要没这股劲儿办什么北大啊?从元培做起,别老想着他们就业怎么办,动手能力差怎么办。北大学生动手能力差没有关系,北大学生需要的思想。我们八十年代就争论这个,你看人家清华学生动手能力多强多强等等。北大现在好像又在搞创业大赛,但我从没看到有哪一个企业家是培养出来的。创业的典型是比尔·盖茨,但他没毕业,所以他不是专业培养出来的,这是天才。北大就要给天才以天才的视野和天才的野心。

这样的培养方式可能会产生一些所谓“眼高手低”的人,所以要求来北大的学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另一方面其实这也不是问题,人的思想境界高了,再加上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具体技术工作其实很容易上手。

   下一页>>

1条评论

  1. 北京装修 说道:

    哈哈,文章不错,有点意思,收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