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品读经典书,守望现代化——访马克思主义学院尹保云教授(上,3)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5,157

三、大学与学术

记者:下面想请教您一些比较普遍的教育问题。现在中国的教育,尤其大学教育饱受诟病,“学术不张,培养人才不力”,虽然可能有一些片面,但确实反映了一些问题。您认为中国大学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尹老师:当前中国大学有两大问题,一是行政化,一是封建化。这二者是结合在一起的,与整个国家的大环境一致。

我访问过葡萄牙的大学,去过韩国和台湾的一些大学。客观地说,大陆大学的问题比较多。为什么?因为大学的气氛不一样,学生和教师的气质也不一样。我们的学术气氛是封建化的,教师之间不相往来,没有学术交流。一个个就像“学术小农”,各耕自己的二亩地。有的连自己的二亩地也不耕,而是去做别的营生。我也经常琢磨,为什么我们的教师之间没有进行学术交流的习惯?有一些教授不仅不跟同事、同行交流,也很少跟他的研究生交流,甚至他的研究生快毕业了还叫不出名字。真正决定一个学校创新力的是它的学术热情和活力。我觉得我们的大学体验不到学术热情,也没有建立起激发、传导这个热情的机制。这就很难产生真正优秀的学者了。

在国外的大学中,教授的角色重要,所以积极性也不用你去调动。我们不仅没有实现教授“治校”,甚至连教授“治学”也看不到了。因为经费掌握在官员手里边,掌握在各系的领导手里,教学、科研活动也由他们来组织。他们组织就有活动,不组织就没有活动。学校机关和院系领导也很辛苦,要琢磨、安排今年开什么学术会议、请什么人搞讲座等等。学校社科部也经常统计各个院系的学术活动,因为他们得写报告。这些由行政力量搞的学术活动,大家基本上都是稀里糊涂地来参加。有时候会议规模挺大,张贴通知、挂会议横标、请校领导讲话、拍录像,但效果不好,对学术发展没很大作用。国外大学有很多由教授组织的学术活动,如小型研讨会、讲座、成果发表讨论等等。教授的数量毕竟比系主任多得多,如果教授们积极组织、参与学术活动,那么整个学术环境就变了。现在没有这种气氛。教师之间没有常规性的学术交流,也很少自发学术组织,这样也就不会有对某个学术问题的深入研究、不会有学术流派产生。倒是有一些潜在的利益和人情关系的网络,在评职称或院系换班子时就表现出来了。总之,长期的行政化管理、长期的行政指挥和替代,导致了学术土壤的贫瘠化。

说到底,我们的大学的运转秩序和结构不对头。我们要首先在管理上向世界顶尖大学学习,少喊搞自己的什么特色。有人不断地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搞自己的特色,要依靠自己的文化资源。这都是一些奇谈怪论。我不知道中国大学校园里除了官本位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文化资源。国外大学采取时间讲师制度,很多本科生课程是由临时聘请的时间讲师来讲的,他们不是校内正式教师。仔细想一想,这个制度很重要。一方面,它给予刚毕业的博士生工作机会,使他们有一个缓冲;另一方面,它使大学在选拔教师上有充分考察;还有,它可以使大学教授保持较小的数量。教授多了不是好事,多了只能降低水平。目前,中国大学教授数量是世界上最多的。哈佛大学哲学系共有17名左右的教师,北大哲学系仅正教授就30多名。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经济学院是最大的院系,共有教师36名。大学里的教授数量多了,那就很难保证质量了。现在中国的顶尖大学的教授也有很多是水平不高的。让他们讲课、指导研究生,就是在降低质量。有的单位,越是低水平的教授招收研究生的劲头越大,这难道不是在误人子弟?

上面随便举一个时间讲师的例子是要说明我们大学的体制全面落后,需要彻底改革。目前也有一点变化,比如教授开始流动了。但是很初步。你挖我的人才,我挖泥的人才,北大挖清华的,清华挖北大的。挖过来的是“人才”,给予很高待遇,而自己原有的甚至水平更高的教授却不是“人才”了,闹出许多新的矛盾。当然,这种情况在教授市场建立的早期也是难免。但从这里可看出我们建设世界一流的道路很长。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经济学院有36名教授(包括副教授、助教授),老的小的,几乎清一色是从欧美名牌的大学毕业的博士。教授们也十分敬业,很多人发表英文论文一大堆,而且是很高的刊物。即便如此,谁承认这个经济学院是世界一流?世界一流是那么容易达到的?我们目前最好还是别头脑发热,老老实实地打基础,尤其是仿照别人的模式进行大学改革和重建。

记者:强调发文章您觉得对学术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

尹老师:强调发文章的确是中国大学的一个特色。教师要评职称、要每年一次地应付考核,学校也需要拿统计数字向上面汇报成绩以便获得政府拨款。美国的一千多所大学中,只有很少的一些是综合性的、研究型大学,比如常春藤这样的顶尖院校,还有一些州立大学的个别分校,它们比较强调科研。普通的大学,州以下的大学,主要就是对学生进行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在这些大学,教师讲课不错就可以了,并不很强调发表文章。中国在这方面是一刀切、一窝蜂。北大、清华等全国重点大学转向研究型大学,其它大学也一窝蜂跟着转。够条件要转,不够条件也要转。大学要评职称,中学教师也要评,一直搞得小学、幼儿园教师也评职称而且也要求发表文章,简直是荒唐透顶。

即便是研究型大学,一味强调发表文章也不是好事。为了大学排名、为了追求文章篇数,北大、清华等大学要求博士生必须在“核心刊物”上发表两篇文章才能进行博士论文答辩。博士生的关键是博士论文,它应该作出世界上领先(至少是别人没有的)创新性成果。博士论文好坏几乎决定博士生的一生学术前途。但是现在,很多博士生为了完成发表两篇文章的任务,常常丢掉博士论文的研究而去写其他文章。理工科的情况我不知道,人文-社会科学的情况是大家都在写一些应景性文章,然后四处投递。刊物系统这几年也很发展,还出现了代写论文、联系发表论文的产业。其中有不少“核心刊物”卷入,发表一篇论文从600元到1500元不等。这样的一个写作运动本来就不是学术探索,能会有什么价值?即便是一个有水平的教授,即便是他已有不少积累,要想写出一篇新的有创见的论文至少也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博士生这样匆忙中写的文章会有价值吗?前面说到大学教师(教授)之间缺乏交流,可能与目前的写作风气有关。明国时期的北大,谁要是发表一篇文章就会给周围人看,大家也争相阅读。现在没有这个风气了,文章发表出来后谁也不给看。因为你我心里明白:都是在为了填表而写的文章,是混饭吃的文字垃圾,不值得交流,还是各人自己捂着吧!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142日,上午9001200

录音整理:安胺

文字编辑:申超,王玉彬,郭九苓,尹保云

定稿时间:2011531日,经尹保云老师审阅。

 <<上一页 

2 条评论

  1. 防晒霜 说道:

    一直在关注

  2. 防晒霜 说道: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