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品读经典书,守望现代化——访马克思主义学院尹保云教授(上,1)

guo  2011.06.29   名师名课   9 条评论 总浏览数:13,211

 

摘要:本文是对尹保云教授采访稿的第一部分。尹保云教授讲述了自己多年从事“现代化理论”教学的经验和感受,包括课程的特色、难点,以及通过论文和讨论把握经典理论、培养严谨求实学风的教学思路与方法。尹教授还对马克思主义的局限性及对“现代化”研究的价值,大学与学术活动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见和建议。

 

一、“现代化理论”教学谈

记者:非常感谢尹老师!今天想向您请教一些教育教学方面的问题。您教的“现代化理论”很受同学欢迎,您能介绍一下这门课吗?

尹老师:“现代化理论”是一门交叉学科性质的研究生课程,从学科综合的角度研究现代化问题。开设这门课程是适应我们所专业转型的需要。我们所的专业叫“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其原来的课程安排或培养方案基本上不适合目前中国发展形势的要求了,因此除了一两门原来的课外,其余课程全部更新了。“科学社会主义”也是研究社会发展问题的,所以顺理成章地就把现代化研究作为的主要方向。

“现代化理论”尽管开设十多年了,但在还是一门新课。国外有类似的课程,比如“发展社会学”、“比较政治学”、“发展经济学”、“比较历史学”等等,也有一些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材。这些课程是分散在各个具体学科中的,各自的角度也不一样。而我们的“现代化理论”在内容上具有较强的学科综合性。在教材上,我最早是参考西方的各种教材、名著而整理出了一份很长的讲义,并在此基础上出了一本研究生教材,即《什么是现代化——概念与范式的探讨》(人民出版社,2001),主要内容是介绍和分析现代化研究的学术史和各种理论。

记者: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这本教材的特点?

尹老师:这本研究生课程教材也是一本研究性的著作,是在十几年讲课的基础上形成的,其间不断地积累、补充。它首先从“启蒙”时代的重要思想和概念讲起,比如“启蒙理性”、“自由”、“自然状态”、“平等”等重要的概念,讨论现代化思想的源头;然后是介绍迪尔凯姆、马克斯·韦伯等人的现代化思想;接着讨论“经典现代化理论”,包括结构功能论(社会学)、经济现代化、政治现代化、历史学方法等章节,阐述这些学科的现代化理论和代表学者。后面小半部分的内容是关于“非主流”思想的,包括马克思到列宁的经典不发达理论、依附论、依附发展理论、世界体系理论等。这样合起来就组成一个了体系,与国外分学科的教材是有很大区别的。我觉得给研究生上课,主要还是打基础,尤其是让学生掌握相关的名著和学术传统。这就要求有一个文献比较丰富的教材,学生通过参考它,可以把握整体的线索,从而建立一个跨学科的或多学科融合的知识结构。这是这本教材的特点,也是我们对这门课的要求。

记者:关于“现代化”的理论应该是社会管理层面非常关心的,同学也很有兴趣了解与研究,但这门课据说很有难度。您能介绍一下难在什么地方吗?

尹老师:首先,这门课程综合了社会学、经济学、历史学、政治学等多学科的关于现代化的理论,学科综合性很强,而我们的研究生来不同学科,原来分别是学历史、经济、政治学、社会学等不同专业的,并不具备学科综合的知识基础。其次,我国目前的教育体系与西方有很大差别,学生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思考方法受到旧教科书的扭曲很深,一时难以改变。比如,一个本科时学经济的学生,在经济思想上他的知识可能是新的,但遇到政治、社会、文化等问题,他的知识仍然是从小学到大学的旧政治课中的那一套。其三,有一些理论本身就比较难,像韦伯的理论、系统论和结构功能论等,本身就比较难;有一些外国原著,比如韦伯的论述,语言非常艰涩。老师把它转述出来,即使再深入浅出,让学生很清楚地理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记者:您能举个“现代化理论”中难懂的例子吗?

尹老师:比如韦伯的“理性化”概念。韦伯在他的书中提到很多不同的“理性化”概念,比如工具理性、价值理性、形式理性、实质理性、目的理性等等,有的内涵是交叉的,有的在现实中不好区分。简单地说,价值理性主要是指人们把知识和认识能力用来追求宗教的、伦理的、审美的终极目标,并以此目标作为评判事务的标准;而工具理性则是指把人的知识和认识能力作为工具,用来追求现实的、看得见的物质的和精神的目标,它强调所追求目标的现实性、功利性以及手段的可行性和精确计算,等等。韦伯说“现代化就是理性化”,但他指的是工具理性化。在他看来,传统社会是以价值理性为主导的,而现代社会则是以工具理性为主导的。韦伯的工具理性概念和形式理性概念有重合。形式理性与实质理性对立的,一个强调程序的重要性,一个强调实质和理性,韦伯认为现代社会的法律是最符合形式理性的,等等,像这样一些概念理解起来都有一定难度。

记者:我觉得从字面上来说,这些概念倒也并不是非常难理解。

尹老师:可以这么说。但对概念的理解是有不同层次的:第一个层次是把名词解释出来,就像我上面说的这些内容。即便是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我不敢说我上面的解释很好。比如“工具理性”这个概念,它的英文权威性翻译常被人批评,还有很多理解上的争议;第二个层次是能够与其它知识联系起来,放在知识体系中了解这个概念。比如,韦伯的工具理性与启蒙的“理性”和“自然状态”有什么联系?与经济学中的“理性”概念有什么相通和区别?与社会领域的“自由”之间的联系?等等,需要对这样的问题有思考;第三个层次就是能够看到它的问题。任何概念对于解释历史(现实)的庞大综合体来说都有局限性的。由于这样的一些困难,有些学生认为自己理解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掌握。我在阅读学生写的报告(论文)时会明显的感觉到明显存在着各种理解差别。我们教学的目的就是试图让学生能够达到对理论(概念)的深入理解。

搞自然科学的人会认为社会科学的理论很简单。实际上,因为社会科学涉及很多价值相互冲突的方面,又不像自然科学那样能求助于严格的实证,所以往往更加复杂。能真正看清问题、提出有价值学说的优秀学者也是很难见到的。

记者:您在讲课的过程中会用什么方法进行教学,以帮助学生理解概念和理论呢?

尹老师:每次讲课的时候我都会准备一个提纲,并补充一些参考书目。提纲里是这一节课、这一章或这一讲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也包括思考题。讲课的时候我首先会把这些问题拿出来问问学生,看大家能不能懂,如果不能,哪些地方不懂,就把不懂的地方搞清楚,然后再根据这一讲的重点来讲。这是老师的讲课。还有专门的讨论课,由学生讲他们的读书报告,老师和其他同学评论。

记者:您如何判断学生对理论理解程度的深浅?

尹老师:可以根据课堂提问、讨论和对话来判断。更深入的了解学生在讨论课中发表的课程论文,老师也可以由此来判断学生的掌握情况,如对原著的理解是否准确、是否抓到有价值的东西、是否看到问题,等等。我们这门课要求学生写四篇小论文,并且由于每一单元都会涉及很多名著,不同的学生要写不同的题目。比如“经济现代化”这一部分,因为20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组织了很多学者来研究落后国家的现代化问题,诺贝尔奖得主中就有好几位参加这个项目,这一讲中自然就包含了很多的名著。我让学生分别读不同的名著,读完以后写成小论文或读书报告,然后在课堂上讲。这是一个很好的知识分享和交流的过程。通过他们的发言,大家互相交流,老师也可了解他们的学习情况。

记者:学生论文的选题都是对名著的理论解读吗?有没有学生结合现实问题进行分析?

尹老师:我觉得硕士研究生教学应该首先培养学生解读名著的能力,其次才是对现实的分析,这个顺序不能搞反,否则学术素质提高不快。我们这门课的名著本来都是讨论现实(历史)问题的。不掌握名著的思想及其方法就急急忙忙地去讨论目前的现实问题,这是没有用的,也容易导致学生偷懒,因为写一个关于现实的小文章不用下很大功夫,网上有很多种东西。学生往往有一种倾向,即喜欢谈现实问题,比如腐败、贫富差距、就业难、官本位等等,因为讨论这些问题不用下读书的苦功夫。这些话题偶尔讨论一下以宽松课堂气氛,但对于提高学生思维水平没有很大作用。重要的是先理解名著。我要求学生尽量选择“某某人在某某书中对某某问题的研究”这样的题目发言,这样的选题能让学生提高的水平。

不读认真阅读原著会产生很多学术谬误。在学术界,不只是中国,也不只是个别人,对韦伯的一些误解就是因为不认真读书造成的。比如一个流行话题,即韦伯的“文化命题”。从70年代至今许多人都在重复这样的观点:“韦伯错误地认为儒教文化不能产生资本主义,但是韩国、台湾却产生了资本主义。”这就是没有认真读韦伯的书。韦伯一方面认为儒教伦理秩序阻碍了自发的资本主义产生;另一方面他又指出儒教文化能够“在现代文化领域里学会在技术与经济上均已获得充分发展资本主义”。他说儒教文化阻碍了“自发”,自鸦片战争后东亚地区的资本主义就不再是“自发”了,文化命题实际上是个历史结论。但很多学者却偏偏由此立论而写文章。把立论建立在错误理解或者故意歪曲的基础上,自然不能推进学术进步。所以,我说读好原著是至关重要的。老师要经常了解学生原著读得怎么样,这也意味着老师不可以偷懒,对原著的思想起码要把握得比较准确才行。如果自己都没读清楚,那学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我认为要求硕士生对现实问题做出深入分析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社会科学在改革开放后才刚刚起步。学生的世界观、方法论受到旧教科书的束缚很重,对人生、社会、历史、世界潮流等等还没有一个大体把握,对自由、权利、民主、公平等作为现代社会精神基石的概念也没有多少理解。硕士生一般理论基础还比较薄弱,很多基本的名著都没深入读过。没有很坚实的理论基础就等于没有认识工具,怎么去分析现实?即便是分析,也只会是很浅的,甚至容易对现实做出错误的解释。

以前学术界把教条主义视为真理,就是因为对理论和历史均没理解透彻。马克思本人的思想有局限。比如,他对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民主,以及人类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实行自由民主等问题并没有想清楚;共产主义的设想倒是诱人,但他没有看到现实和理想之间的矛盾和差距,不知道有的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有鉴于此,我们要避免在没有奠定好理论功底时就急于去分析现实问题、提设想和方案。这没有意义,甚至害人。对于学生来说是这样,对于学者来说更是这样。

记者:教条主义表面上重视理论,实际上正是对理论没有理解的表现。

尹老师:对。西方的现代主流学派已经发展了几百年了,现代理论也发展了很长时间了,他们的理论是建立在自由研究基础上的,是有价值的成果。我们应该先把这些理论理解清楚,否则,自以为是地搞出来的东西,要么是错的,要么是人家早已研究清楚的。创新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为创新而创新的东西,只能是学术垃圾,用来指导实践更是遗祸无穷。黑格尔说精神决定世界历史的进步,他说的“精神”包括人类的知识、艺术、道德、技术等等。他论证人类的每一步进步都是由“精神”进步所决定,“物质”(进步)只能是“精神”(进步)的产物。这本来是正确的、妇孺可知的道理,但是你不懂黑格尔的哲学,硬是要去创新,发明一套物质第一性、存在第一性的道理,岂不是误导人们思维?

 

记者:您会要求学生的课程论文要有自己的观点吗?

尹老师:是的。我的原则是,无论你什么观点,是左还是右,这都没问题,但必须得扎实,不能随便设想,必须论证充分。还有,我还强调在引用别人的介绍时一定不能随意,如果别人理解偏了,你再发挥一通,这就属于学风不正了。

 

记者:您说让学生在课上讲自己的论文,这时候会有一定程度的争论吗?

尹老师:学生在硕士阶段读的名著一般不会很多。我让一个学生写一本名著,写得比较具体。如果其他学生也读过这本书,就会有讨论甚至争论;如果其他人没有读过,也就没法提问题。两种情况都有。在讨论课中,老师的评论是很重要的。我会对学生的读书报告作出讲评,哪些地方写得好,哪些地方写得不好,怎样改进,哪些地方理解错了,等等。我总是努力做好对每个发言的点评。

记者:那平时的课堂上会不会有一些讨论呢?

尹老师:我觉得研究生课的讨论气氛是十分重要的。讲课过程中有学生提出问题时,我会先让大家就这个问题发表意见,这可能会引起大家的讨论。中国学生不喜欢提问,有时只好主动问他们,问好几遍。当然,我们有上面说的专门讨论课。我觉得通过各种讨论、交流,能够让学生更好地掌握理论基础知识。对学术史上的名著、重要思想和理论的掌握都是很重要的。有一些新的东西变来变去、让人眼花缭乱,其实无非是在学术史基础上延伸和发展出来的。要是理论源头及一些关键学者、代表人物的名著里面的思想理解不了,就很难对各种新的理论变体有深刻的把握。

   下一页>>

9 条评论

  1. 增高药排行榜 说道:

    不错的 呵呵

  2. 北京装修 说道:

    哈哈,文章不错,有点意思,收藏了

  3. 小锚 说道:

    有很多真知灼见,大受启发!

  4. 牧牛人 说道:

    这个先生学问高深,思考问题与流行格式完全不同,值得钦佩!

  5. 找工作 说道:

    很有学问,不错的

  6. 祛痘的药 说道:

    嗯,很值得学习呢,学问高深,值得阅读推敲。。。

  7. 东莞SEO排名 说道:

    东莞SEO排名 没法评论了?

  8. SEO服务 说道:

    SEO服务来了,博主写得真有水平

  9. 济南风光 说道:

    说实话学了那么久的马克思,不知道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