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旁听”——“选你所爱”,体会主动的乐趣

guo  2011.09.27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505

 

在大学的课堂上,“旁听”的现象并不鲜见。所谓“旁听”就是指没有注册选课仍然去听课的情况。在北大,很多火爆的课程旁听的人数很多,不仅座位已经满满当当,就连过道的台阶上都坐满了学生。这些同学们为什么选择了旁听,旁听又给他们的学习带来了那些影响,他们又如何看待旁听这个现象?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位“资深旁听者”。

被访者介绍:吴同学,大四,来自理科院系。听到我们要写一个关于旁听的文章,她欣然接受了采访。吴同学对于旁听很有发言权,可以说,旁听已经成了她学习生活的一部分。从刚进入北大开始,吴同学常常去各种课堂上旁听,她对于旁听有着自己的看法和理解。让我们一起听听这个“资深旁听生”的心声吧。

 

记者:现在你已经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了,回想一下,当初是怎么开始旁听的?

吴同学:刚进北大的时候,我还保留着一些高中的学习模式,总觉得时间应该尽量地用在学习上。但是实际上,大一的时候闲暇的时间还是很多的。我还记得第一学习大概修了23学分,有几个半天是空出来的。那时候就想,还是不要把这些时间浪费了,就想顺便听听一些别的课,比如师兄师姐推荐的名课。这样我就没有让自己闲着,有专业课的时候去上课,没有专业课的时候我就挑一些自己喜欢的课去旁听。

 

记者:还记得第一节旁听的课吗?当时是什么状态?

吴同学:第一节旁听的课是胡涛老师的经济学原理。我自己对经济学有一点兴趣,但是几乎没有接触过,所以就希望在大学能够学点和经济学有关的东西。我的专业是理科,可以说和经济学关系不是太大。当时我问过师兄和师姐,有什么方式可以比较系统地学学经济学呢?他们就说你可以选经济学双学位的课。我当时以为大一就可以上经双了,就打开选课系统查带“经济”两个字的课,结果发现了胡老师的经济学原理。我还记得那课选的人超了将近一半,我就把自己所有的选课意愿点都砸在了那个课上。结果还是没有选上。我当时很郁闷,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既然有时间就去旁听。到了课堂上我才发现这不是经双的课,只是通选课。即便如此,我还是被胡老师的讲课风格给吸引了。他经常讲一些很有趣的小故事和社会现象,这些细节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经他一讲就觉得,这个世界很多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东西竟然也有规律支配,很多东西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都不一样。虽然上那个课的人很多,有时候我甚至得坐在过道的楼梯上,我仍然觉得去听这节课很值得,因为它给了我一个新的想问题看世界的角度。

 

记者:看来你第一节旁听课就收获不少。除了通选课,你还旁听过别的类型的课吗?

吴同学:当然了。我旁听从来不“挑食”。从选修课到别的院系的专业课我都旁听过。我觉得旁听的课也分很多种,有的是很热的课,老师很有魅力,课也很有意思,比如像中国历史地理这类课。还有的课比较难,也不见得特别有趣,但是很有用,对以后的研究能有很大的帮助,比如像计量、概统这样的课。另外就是一些专业性很强的课了,这些课可能和我的专业不太沾边,但是从课上我也可以学到平时不太关注到的东西,了解一下别的学科都在研究些什么。

 

记者:你提到第一节旁听课经原选课人数超了所以你选择旁听,那多数情况下选择旁听都是这个原因吗?

吴同学:原因很多。一方面是可能那个课很火爆,我选不上。比如很多课投99意愿点还是可能被踢,这就是比较悲剧的地方。另一方面可能是不能选。比如别的院系开的那些不是大类平台课也不是通选的课,我想要选上就非常困难。这时候就只能采取旁听的手段。

 

记者:旁听过这么多课了,你觉得旁听对你的帮助是什么?

吴同学:首先是学术上的帮助。就像我刚才说过的,很多课对我以后的研修学习有帮助,这种帮助可能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方法上的培训等等;也有的帮助是潜移默化的,我旁听了这些课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也说不上什么时候能用到课上学到的知识,但是我就是觉得自己在某些层面上有了提高。可能看问题能够更深入了,想问题也不光局限在一个范围内了吧。就像刚才所说的经济学原理,我旁听了之后觉得的确了解了一些东西,但是好像和专业、和生活也没什么关系。后来慢慢地就体会到这个课的强大之处了。因为我在做选择的时候也会考虑“边际效用”了,在判断很多问题时也想起“纳什均衡”,这对我来说就是思维上的提高。总的来说,我通过旁听感受到了北大的大家氛围,也学会了好好地利用自己现有的资源。

 

记者:你能具体解释一下“利用现有资源”吗?

吴同学: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吧。我曾经和学校的保安聊过天,他们问我会不会旁听课,我说会呀,他们告诉我,他们也时不时地去旁听一些课。我当时很惊讶,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去听呢?他们回答说,因为北大是最好的学校,北大的老师都是名师,北大有一种很好的学术传统,自己考不上北大,但是也想“沾点儿仙气儿”,好好利用自己在北大工作的机会多多学习,感受一下名牌大学的教学。我就想,他们不是北大学生,也许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但是他们也想利用好北大的资源充实自己的知识,积极地自我提高,那么作为北大学生的我们为什么要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呢?有很多好课,不是我们的必修课,如果不去旁听时间可能会浪费在上网、看视频、睡懒觉上。

 

记者:你觉得旁听带给你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吴同学:我想,可能是“自主选择的乐趣吧”。这么说有点笼统,解释一下就是,必修课是强制的,有些时候,尤其是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必修课时就是一个被动输入知识的过程。相比之下,旁听则是一个主动去索取知识的过程。主动地去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听起来也更带劲儿。我常常觉得自己能选择喜欢的课去上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北大一直以来就是鼓励学生们保持自由民主的精神的。我可以自由地选择我喜欢的课来听,即使我不是选课的学生,老师仍然会很乐于解答我的问题,也很支持我的旁听。在我看来,教育应该是灵活的,双向的。知识的传输不能是单线的,而得是双向的互动传输。我去旁听,不是为了修学分,不是写个作业得个成绩就完了。那些东西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在那个课上学到了什么。自主选择的乐趣,一方面是说我可以自由地选我喜欢的,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这些课是我自己选择去听的,我就会带着百分之百的热情去关注知识本身,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过程中去。我多次看到很多和我一起听课的学生们没在听课,而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比如赶作业,上网或者发短信。他们是选了课的同学,而我是旁听生,我却听得比他们认真。我想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自主选择的,我在这个过程中感受了收获知识的乐趣。

 

记者:你觉得旁听应该被鼓励吗?

吴同学:我觉得当然应该鼓励,但是也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度。有时候旁听也会造成一些困扰。比如很火爆的课就常常人满为患,整个教室挤得水泄不通。我曾经上过一个通选课,整个屋子里面都满了,连地上都没有地方坐。而且还有很多同学贴条占座,有些时候他们会因为贴条的问题发生争吵。后来我才知道,那节课上很多同学都是旁听的,结果搞得选课的同学没有座位,只能不上了。这就是过犹不及吧。一个课堂也是有容量的,如果人太多的话教学质量也会下降,我也这样可能是一些人比较不支持旁听的原因吧。不过总的来说,旁听给了学生们自主选择的机会,旁听同时也是学生们的权利,应该得到支持和鼓励。

 

记者:可能在刚上大学的时候学术任务比较重,就像你说的,保留了一些高中的学习模式。那么已经是大四的你,作为一个高年级同学还会在最后这一年继续旁听吗?

吴同学:会的。其实大四我觉得我旁听变得更加频繁了。因为时间更多了,学分也修的差不多了,有时候遇到自己喜欢的课就会去旁听。虽然没有大一大二那股拼劲儿,不一定能够坚持到学期末了,但是我还是会很经常地去,争取多接触一些新的东西。我这学期就在旁听公共德语,在人不多的一个小教室里面听老师讲课的感觉非常好。大四了,反而更加游刃有余,不会但是旁听占用了太多的时间影响我的专业课学习。所以也就能更加投入地去听每一节课。

 

记者:作为一个高年级同学,你给低年级旁听的同学的建议是什么?

吴同学: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选你所爱”。只有发自内心地去索求知识才能真正感受到知识的力量和魅力。旁听是一种很特别的体验,它的帮助不仅仅是知识上的,也有很多看不见的好处。不要带着功利的想法去旁听,要用心旁听。

 

================

记者:王梦楚

采访时间2011920

 

Comments are closed.